T'hy'la

腐宅

Shall We Dance (上)

TigerLily:

本來我只想寫個輕薄短小的小甜餅,慶祝一下隊長的生日,結果這文就像我的體重一樣毫不節制地日益增長,而且我這兩天工作好忙啊每天都搬磚搬到腰痠背痛,所以來不及寫完,只好分上下兩集了。


這(當然)是盾冬文,隊長的生日賀文。Bucky吃醋了,隊長就倒楣了。


裡面Bucky劇透的書都是真實存在的書,兩本很經典,兩本在這兩年的書市很紅,應該有很多人看過。所以如果有哪位冰雪聰明的小夥伴認出是什麼書請不要說出書名來喔~


還有他們看的電影是《第凡內早餐 Breakfast at Tiffany's》,所以那個珠寶店當然就是,嗯我們這裡就不幫他們打廣告了XD


隊長,我是真心愛你的,請一定要相信我。生日快樂喔~





******


Steve有了其他人。雖然沒有證據,但Bucky認為他應該沒猜錯。




他是在一個偶然的情況之下發現第一個跡象。Steve很晚才回來,儘管他輕手輕腳地關門,把盾牌放在走廊上,脫鞋子,從衣櫃裡拿出乾淨衣服後迅速溜進浴室洗澡,企圖不發出任何聲音以免吵醒床上的人,但Bucky還是在他轉動鑰匙開門的時候就醒過來了。他縮在被窩裡,閉著眼睛,在黑暗中感受Steve的一舉一動,然後一股陌生的氣味鑽進他的鼻子裡。那是混合了香水和化妝品的人工香料味道。屬於女人的味道。




Bucky感到奇怪,但沒有多想。Steve在外面會遇到許許多多的女人,一點味道跟著回來,這也沒什麼。雖然平常他帶回來的,大多是一點汗味,塵土和煙霧的味道。




Steve洗完澡之後小心翼翼地爬上他們的床,然後輕輕在Bucky的後腦勺上落下一吻,再一手橫過他的腰,將他攬在自己懷裡,就像平常Steve晚歸的時候會做的那樣。Bucky安下心來,讓自己可以真正睡去。




所以當同樣的味道第二次第三次一次又一次出現在晚歸的Steve身上的時候,Bucky開始感到不尋常,特別是Steve晚歸的情況越來越頻繁。當然美國隊長不是什麼朝九晚五的工作,但即使沒有出任務的日子,Steve也會晚歸。在之前,Steve只要沒有任務就會待在家裡,和Bucky一起隨便做點什麼,或者帶著Bucky出去晃晃。他不催促Bucky快點融入社會,或是答應神盾局的邀請,或是出去交朋友,Steve並不逼迫Bucky變回所謂的正常人或原來的樣子,他讓他按著自己的步調去調整,包容他古怪的脾氣。神盾局幫他安排一個重新社會化的課程,讓他能再度融入與習慣這個社會,Bucky常常翹課,Steve也沒有說過什麼,看心理醫生他愛去不去也沒有關係。Bucky覺得自己好像被Steve放養在這個名為二十一世紀的大草原上,自由自在地東摸摸西聞聞,喜歡的話還能滾來滾去,沒人會命令他,但他有家可回,有人在一旁守著他。Steve愛他,他親口說的。




所以當Steve因為和另一個女人太過靠近,而沾染了對方的氣息,這種事讓Bucky感到不可思議。除了Bucky,Steve總是和他人保持適當的距離,不會冒犯對方的私人空間,也不會讓對方闖入。如果他不是待在一個滿是香水味的房間裡幾個小時,就得讓另一個帶著這樣味道的女子貼在他的身上,才能讓他帶著這個味道回到他們的家。




Bucky認為這推論很合理,但卻讓他的心感到疼痛,而且覺得自己好像在演什麼俗氣的連續劇。難道他要像那些懷疑老公外遇的元配一樣,開始翻找Steve的襯衫,尋找可疑的口紅印,檢查他的手機,要他一五一十地報告自己每天的行蹤嗎?Bucky可做不出來,更何況Steve還只是他的男朋友而已。Bucky採用更直接一點的方式。




"為什麼你這幾天晚回來的時候身上都有香水味?"你跟哪個野女人去哪裡鬼混了小心老子掐死你這句話他沒有說出來,他必須保持從容冷靜的身段,冬兵因為打翻醋桶家暴美國隊長這件事傳出去大家都不要做人了。更何況現在場合也不對,他們正在一家手工訂製服店試穿西裝,準備參加Sam下個月舉行的婚禮,Steve是伴郎,當然不能隨便穿。裁縫師傅就蹲在他的腳邊不知道在修改什麼,但他還是適時轉動自己的金屬手臂,含蓄地創造一些威嚇的效果,以達到取得實話的目的。




Steve先是一臉茫然,然後他想起了什麼,明顯驚慌了一下,眼神左右游移,非常符合在外偷腥的老公或男朋友被抓包的反應,"呃,是跟我搭配的那個女探員,她有用香水。"




安靜的裁縫師傅抬起頭來看了Steve一眼,彷彿不敢相信他用這麼彆腳的藉口,然後他又低下頭去工作。




Steve說謊。Steve很不會說謊,Bucky一眼就能看得出來。Steve通常不會對他說謊的,他對他說的永遠都是實話。所以他真的在外面有了別人嗎?但他看著Steve,Steve正在凝視著他。當Bucky穿上剪裁合身有完美腰線的西裝,從試衣間走出來,站在三面穿衣鏡的前面時,Steve的眼神亮了起來。他兩手緊緊交握,看著Bucky的表情彷彿在看著這世上最珍貴的寶物,既深情又沉迷。這是深愛著Bucky的Steve,Bucky不會認錯。




好吧,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臥底任務千百種,或許Steve現在出的是他們得要緊靠在一起的那種,他說謊是因為神盾局要他保密,這也不算太奇怪。他想要相信Steve,他們之間的經歷太特別,太深刻,沒有人可以理解,也沒有人可以替代。Steve趁裁縫師離開時走過來,關上試衣間的門。他輕輕捧著Bucky的臉,給他一個令他全身發燙的親吻。他貼在Bucky臉頰旁的手心和眼裡的溫暖將Bucky心中所有的懷疑都沖刷得一乾二淨,還開始怪自己怎麼可以不相信他。他們試完衣服離開,散步回家,路上買了晚餐的食材,然後一起準備晚餐。所謂的一起準備,就是Steve負責洗菜備料和料理,Bucky坐在中島旁的高腳椅上,一邊喝著Chardonnay一邊對著Steve指手劃腳,我喜歡吃這個,我不喜歡吃那個,奶油多加一點。晚餐後他們一起看影集,一起洗澡,慵懶地做愛。Bucky看著Steve認真又嚴謹地幫他保養他的金屬手臂,他覺得很幸福,又很安全。什麼香水味的都被他拋到腦後。




******




然後是那張信用卡簽單收據。它就這樣落在地板上,Bucky撿起來的時候瞄了一眼,是在一家昂貴的名牌珠寶店的消費。上個月他們窩在沙發上看一部老電影,雖說是老電影,但和他們倆的年紀比起來,這電影還是年輕多了。優雅美麗的女主角坐著計程車來到這家店門外,看著玻璃櫥窗裡的珠寶,吃著麵包,喝著咖啡。Natasha說每個女孩都會希望自己擁有這家牌子的珠寶,特別是婚戒,Sam就是聽了她的話才會刮去一大部分存款買那家的婚戒向Laura求婚。簽單的日期是三周前,Steve既沒有也不可能戴珠寶,而那個簽單上又確確實實是他的名字和簽名。所以Steve去買了珠寶,送給某個人。Steve沒有姊妹,母親早就蒙主寵召,也沒有哪個值得這樣大禮的親友還在世。這女孩像那電影女主角一樣有氣質又充滿靈氣嗎?Bucky完全能想像Steve會被這樣的女孩吸引。或者是有點強悍,堅強獨立,像當初的Carter一樣?那也不是不可能。不管是怎樣的女孩,總之是讓Steve會願意刷下大筆金額去買珠寶來取悅的女孩。




Bucky不知道該把這張簽單收據怎麼辦,又不能繼續丟在地上。他想把它撕碎,然後在一個戲劇性的爭吵中將碎紙扔到Steve正義的臉上。但他實在不敢相信,也不願意相信Steve會做這樣的事。Steve可是那個會把盾牌丟進河裡,把自己的性命交給Bucky,只為了讓Bucky想起自己的人;他可是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跟在他屁股後面,不強迫他回來,只是默默守護他,讓他做自己想做的事的人;他可是花了一個又一個的夜晚,陪著因惡夢無法入眠而崩潰的Bucky的人。Steve對Bucky的心誰都不該懷疑。Bucky安慰自己,或許那家珠寶店有賣珠寶以外的東西,例如輪胎和機油?或者是其他很昂貴的東西?他不知道,新世紀太令人匪夷所思了。他找到Steve平常存放收據的櫃子,抽屜裡整理得井然有序,他把這張簽單收據和其他信用卡的收據放在一起夾好,關起來。




"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寫,這可是我第一次的伴郎致詞。又要溫馨又要幽默,到時候我說得出話來嗎?"Steve盤著腿坐在他們的床上,對著手上的稿紙塗塗改改,然後嘆了一口氣。"而且我還得跳舞,跳舞,唉。"




Steve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高腳杯,喝了一口晚餐喝剩的Gevrey-Chambertin之後把杯子遞給Bucky。Steve難得今天沒有任務也沒有晚歸,也沒有香水味。他很早就回來下廚,給他們兩個做了一頓大餐,開一瓶好酒。Bucky忍不住想這是什麼補償心理嗎?但Steve只是笑笑說最近他回來的時候Bucky都睡了,他想他了。Steve的表情一如往常地真摯,毫不保留他對Bucky的感情,這讓Bucky感到一陣悸動又很困惑。他心裡疼痛的地方擴大了,只要想到Steve會對那個女子露出這樣的表情,對她說"我想妳了",那份赤裸裸的愛再也不屬於Bucky,就讓他疼痛不已。他過去經歷過太多可怕的折磨,但這種感覺就像是有人把手伸進他的胸口,用力擠壓他的心。他驚訝於自己竟然對Steve淪陷得那麼深,所以他不打算保持沉默。




"一定沒有問題的,你可是在舞台上跳大腿舞給大家看過的人,伴郎致詞和跳舞小意思。"Bucky小心不要捏破手裡的高腳杯,或者是把高腳杯從Steve的頭上砸下去。他把杯子裡的酒全部喝光,"還有你為什麼跑去買珠寶?"




Steve嚇一跳似的抬起頭,"你怎麼知道的?"




"信用卡簽單收據。"為了不讓自己聽起來太像疑神疑鬼翻箱倒櫃就為了盤查老公行程的元配,他特地強調,"掉在地上被我撿到。"




Bucky覺得有那麼一瞬間Steve要說實話了,但他考慮了一下又縮回去,"那是幫Sam先刷卡買的,送給Laura的。他的卡刷爆了。"




Steve又在撒謊了。但既然他不願意承認,那麼Bucky現在也不打算戳破。法院要判刑也得有真實的證據,他會找到的。




Steve顯然想到一個移轉Bucky注意力的方法。他把Bucky手上的高腳杯拿過來擺在床頭櫃上,把稿紙往地上一扔,拉著Bucky一起倒向床鋪。Bucky在他的身子底下掙扎,Steve擠進他的雙腿間。Steve壓著他,Bucky賞了他一巴掌。Steve鉗住他的手,強吻他。Bucky咬他的嘴唇,咬到他都能嘗到血腥味,Steve不放開。最後Bucky軟化在那個堅定不移的親吻裡,他的手被Steve用力緊握開始發疼,但那也不妨礙他們扯掉對方的衣服。Bucky發現在習慣了Steve平常溫和的對待之後,自己竟然挺喜歡他現在霸道的樣子。




Steve將一個又一個的吻印在Bucky的嘴唇和身體上,他的疤痕上。Steve溫柔又專注,就像他們每次共享這種親密的擁抱一樣。似乎永不停止的愛撫,令人全身顫慄的進入,Steve在Bucky的身體裡,和他緊緊結合在一起的事實總讓Bucky陷入一種身處綺麗美夢的錯覺裡。他拋開不安和疑慮,允許自己享受和品味他的愛人用無數個親吻與炙熱的撫摸和逐漸加快的節奏所建立起來的神奇時刻。在他們緊抓著彼此的臂膀和腰際,吐出粗重的喘息與近似哭泣的呻吟,在強烈的撞擊裡,即將攀上高峰,最激烈也最失控的時候,Steve在Bucky的耳邊不停低語他的名字,而我愛你這三個字則是伴著他們上升至快感的最頂端。




事後Steve趴在Bucky的身上睡著了,他緊抱著Bucky的樣子,就好像他很怕Bucky隨時會消失不見一樣。一個超過兩百磅重的超級士兵要是這樣壓在別人身上一整晚的話誰都吃不消,但是Bucky可以承受,也不介意。Bucky用他有感覺的那隻手輕撫Steve的頭髮,的確,Steve在某些事情上對他說謊,他有事瞞他,但他一定有他的理由。更何況當他說愛他的時候是真心的,就算Bucky再怎麼胡思亂想也不會否認這點。他把胸前的Steve抱得更緊了點,感受他的重量和體溫。"我也愛你。"他輕聲說。Steve聽不見,他從沒從Bucky口中聽過這句話,因為每次Bucky都是在他睡著的時候才對他說的。




******




Steve的生日快到了,這是他們在一起以後Steve第一次過生日。同時這也是美國的生日,Sam的婚禮也將在這一天舉行,他說這樣他就永遠不會忘記結婚紀念日了。Bucky想要有所表示,算是對於他受到Steve無微不至照顧和陪伴的感謝。他記得以前給Steve的禮物都是書,因為Steve就是會抱著書窩在角落裡一下午的那種人。這次他也想再送本書,因為Steve好像什麼都不缺。




Bucky看看窗外的天空,藍天白雲,陽光普照。今天是好天氣,適合出門。他站在窗前掙扎了一下才下定決心,這是他每次單獨出門前必須跑過一遍的流程。不過是自己出門,有什麼了不起的,比起過去他進行過的無數次任務,暗殺萬人簇擁的宗教領袖,除掉關在銅牆鐵壁裡的軍閥,諸如此類的,自己出門真的沒什麼,打開門跨出去就好了,他不斷這樣告訴自己。別打給Steve,他把手機塞進口袋裡,又拿出來,找到Steve的電話,又放棄,再把手機塞回口袋,又不是三歲小孩了出門還要人陪,他鄙視這種神經兮兮的行為。他換上一件改造過的工作褲,挑了一把SIG P226塞進右大腿邊那個有槍套的口袋,又拿了一把小刀放進腰間的暗袋,再穿上一件有薄的連帽杉。他拉上拉鍊,用帽兜蓋住腦袋,把頭髮撥到臉頰兩旁,忍住不要挑選更多武器帶上街的慾望之後才出門。他看起來就像現在街上許多站沒站像的年輕人一樣,稍微駝背,兩手插在口袋裡,iPod耳機塞進耳朵,努力不引起別人的注意。紐約太多高樓了,到處都有可供狙擊手藏身的點,每次他出門都在小心注意著可能的威脅。有Steve在身邊的話他會放鬆很多,但他的眼睛從來沒有停止搜索過,深怕來自過去的鬼魂會再跳出來將他拖進無邊的黑暗裡。




Bucky在書店閒晃了幾個鐘頭。平常日的早上書店裡客人不多,他可以在冷清安靜的氣氛裡慢慢逛,翻翻這一本,翻翻那一本,把書拿起來聞一聞,摸摸乾燥的紙頁。最後他挑了一本Edward Hopper的畫冊。他記得很久以前,Steve喜歡過他的畫。他的畫不美,但很寫實。Bucky把包好的畫冊拿在手上,走上紐約的街頭,Nirvana音樂在耳邊響著。無論是誰推薦Nirvana給Steve他都搞錯了,這根本不合Steve的味口,非要說的話,他更喜歡60年代到80年代的搖滾音樂。從服裝到音樂品味,Steve無一不受到Bucky"你這個老頭子"的評語。但和現代正流行的歌曲比起來,他們倆聽的都退流行了,現在的年輕人聽Justin Bieber,多麼令人哀傷啊。和剛出門時相比,Bucky覺得自在多了。身邊的人熙來攘往,沒有誰多看他一眼。




他在一家花店前看見Steve的哈雷機車。同款的,他告訴自己,但他還是慢慢走到花店的櫥窗旁往裡頭窺視。他看見Steve,他的Steve,就站在櫃檯前低著頭寫什麼東西。Steve和店員交談,然後付錢,之後走了出來,手上並沒有拿任何花。Bucky躲到柱子旁,Steve沒有看見他,跨上他的哈雷機車,騎走。




Bucky想了想,推開花店的門走進去。




"午安!需要買什麼花嗎?"店員從一桶桶的花裡朝他搭招呼。




"剛剛有個......Rogers先生,來買花?"




"請問您是?"




Bucky突然有一股衝動,要把這位和藹的店員直接掐死,這樣就不用跟他解釋一堆了。但他很快壓抑下那樣的衝動,他仔細回想那個幫他重新社會化的課程有沒有提過碰到這種狀況要怎麼處理,結果一無所獲,於是他依直覺行動,不用殺人的那一種。




"Rogers先生說他剛剛來訂花,資料好像留錯了,要我來修正一下。"Bucky說謊說得很自然,不曉得他的老師會不會給他打個A+




"喔這樣啊。"店員不疑有他,走進櫃檯翻出訂貨單。"他才剛出去呢。"




"老人家記性不好。"




店員爆出笑聲,"說的也是,以美國隊長的年紀來說他是老年人了沒錯啊。"




Bucky仔細看了訂貨單。Steve訂了一大束花,送給一個叫Gloria Lopez的女人,地址在SoHo區,那個聽說現在在路上隨便撞個人都能撞到藝術家的地方,而送花的時間在兩周後。Steve還留了言要寫在和花一起送去的卡片上:




Dear Gloria:


生日快樂,謝謝妳的耐心。


Steve




Bucky匆忙離開,留下一臉錯愕的店員。果然有個女人,而Steve要送花給她。這個模糊的影子不再是Bucky偏執幻想下的產物,而是有個名字。Gloria Lopez,這名字Bucky一點也不認得。那個香水味是屬於她的嗎?




他的手機響起,是Steve。"嘿,我剛打回家沒人接,你在外面嗎?"Steve的聲音傳來,他好像在什麼很吵的地方,"我剛好有幾個小時的空檔,一起吃午餐好嗎?"




Bucky很想拒絕,可是他想不到理由。"好。"




"你在哪裡?我去接你。"




在查你的小祕密,Rogers。"不用了,告訴我你在哪。"




Bucky到了中央公園裡一家位在湖畔的餐廳,Steve微笑看他走來。Steve今天穿得簡單休閒,卻還是像服裝雜誌裡走出來的模特兒一樣好看,金髮在陽光中閃耀,站在人群裡的他特別顯眼。他好迷人,Bucky心想,可是我現在應該生他的氣,因為他送花給別人。但Steve用指背輕輕摩擦Bucky的臉時他沒有躲開。"你願意自己出來走走是好的,今天天氣那麼好。"




"你有事先訂位嗎?這家餐廳很紅的,連我都知道。"




"我想當美國隊長還是有好處的吧。"Steve注意到他拿在手裡的包裹,"那是什麼?"




"你的生日禮物。"




"我猜,是書吧?"




"不是,是一把機關槍。"




"書本造型的機關槍,我都不知道他們有出這種型號。"




"科技日新月異,誰知道他們能搞出什麼。"




Steve發出一陣輕笑,Bucky發現自己因為Steve的笑聲而感到愉悅。但這是不對的,再一次強調,他應該要生氣才對,他剛發現他訂花給一個陌生女人。他應該要揍他一拳,或者跟他大吵大鬧,把他的東西從他們位於三樓的公寓窗子往外丟,徒手拆了他的哈雷機車。可是他還是很想要相信Steve的,這裡面一定有什麼誤會,他也很懶得再問Steve送花的事,因為Steve八成會用另一個拙劣的理由來搪塞他。他的心裡有兩個拔河小隊在比賽,拉過來又扯過去,他覺得很煩,想破壞,想拆東西,他的老師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跳進他的腦海裡。




他們進餐廳之後,被安排到湖邊的位置,視野絕佳,能看到天鵝游來游去,遠方還有人在划船,湖面泛起陣陣漣漪,還有涼爽的微風,這是家氣氛很浪漫的餐廳,情侶一對對。Bucky看過電視節目的介紹,知道這裡是熱門的婚禮場地,不提早大半年的都訂不到,他想像了一下一堆新娘子為了訂到夢幻婚禮場地而大打出手的畫面。有著明艷笑容的女服務生對他們的造訪熱情歡迎,正確說來,她的熱情是給Steve一個人的,而Steve則有禮的回應她。是啊,像Steve這樣的人,高大英俊,彬彬有禮,氣質出眾,還算是個名人,會吸引很多女孩的注意吧,會有很多寫著電話號碼的字條塞進他的口袋吧,Gloria Lopez是這樣搭上他的嗎?女服務生因為Steve一句平凡無奇的話笑得花枝亂顫,Steve也回以微笑。




Bucky突然覺得很火大。你是在對誰笑得那麼好看?是在笑個屁!




他不動聲色地把怒火集中在Steve身上,然後點了菜單上最貴的餐點,企圖用傷害他的荷包來傷害他。




但這招顯然沒用,Steve眼睛眨都沒眨一下。事實上Steve為Bucky花錢從來不手軟,例如他們去買西裝,手工訂製服本來就不便宜了,Steve還為他訂了兩套,一套比要穿去Sam的婚禮那套還要更正式的,就好像他有很多婚禮要參加一樣。點最貴的餐點這招攻擊力道顯然太小了。




服務生離開之後,Bucky瞇著眼睛盯著Steve,就好像他是他的任務,必須除之而後快,Steve被他盯得汗毛直豎。Bucky的課教他怎麼面對社會上各式各樣的衝突情境,店員找錯錢給你該怎麼辦?不,Barnes中士,你不能因為這樣就揍他一拳。在路上被路人不小心撞到該怎麼辦?不行,撞回去不是一個合適的選項,用踢的也不行。他的重新社會化課程教他很多如何融入社會的技巧,如何像個正常人一樣的反應,卻沒有教他男朋友出軌的時候該怎麼辦。我可以拿衝鋒槍掃射那些企圖勾引我男朋友的女人嗎?Bucky打算下次去上課的時候這樣問老師。衝鋒槍太過激烈的話,我可以扯光她們的頭髮嗎?我可以扛著RPG去轟掉Gloria Lopez的家嗎?我有地址!




最後Bucky終於打破沉默,"笑得很開心啊?要不要跟她要個電話啊?我不介意的。"




Steve是個敏銳的人,特別是在關於Bucky的情緒反應上,所以他知道自己現在皮要繃緊一點。"我不想跟她要電話,我也沒有笑得很開心。"他加重語氣,像在對法官保證自己的無辜。




Bucky的腦中突然冒出一個畫面,他看見自己越過桌子用金屬手臂掐住Steve的脖子用力搖晃,要他坦白從寬,快給老子從實招來那個Gloria他媽的Lopez跟你是什麼關係。




但他只是冷著臉坐在位子上,"怎麼?她不是你的菜?"




"你知道我的菜是什麼。"Steve想說個笑來沖淡緊張氣氛,"要有褐色的頭髮,大眼睛,講話很柔軟,腮幫子很大。你要是有認識這樣的人可以介紹給我。哈,我面前就坐一個。"




Bucky一點都沒有笑,"我是說真的,我不介意。如果你有看上哪個更喜歡的,跟我說一聲就行了,我們都是大人了。"




Steve嚴肅起來。"我不想要她的電話,我也不會看上其他更喜歡的。我只要你而已。"




送沙拉和麵包過來的服務生僵住在他們的桌邊,Steve和她一樣尷尬。"Steve小親親,我的寶貝,沙拉送來了。"Bucky對著Steve微笑,笑得Steve心裡發寒。




服務生很快將餐點擺在他們的面前。"親愛的,我要你餵我。"Bucky對著快步逃離現場的服務生背影說。




"讓我當眾出糗很好笑啊?"




"超好笑的,我肚子都痛了。"




"能讓你笑是我的榮幸。"Steve幫Bucky把麵包塗上奶油,遞給他,"扯平了吧?"




一個女孩子的聲音插進來。"不好意思打擾你。不過你是美國隊長嗎?"




一群打扮光鮮亮麗,活像從Sex and the City裡走出來的女人,像巨木林一樣圍在他們的桌子旁,散發香水味。她們興奮地拉著Steve站起來到一旁和他合照,說笑,把手搭在他的胸肌上笑,笑得她們潤絲過的長髮左右搖晃,發出快樂的尖叫聲。她們把Steve包圍在中間,Steve笑得有些靦腆。扯平?Bucky撕下麵包的一角塞進嘴裡,我跟你沒完。




Steve終於掙脫那些香噴噴的女孩子,收斂笑容回到座位上。"抱歉,我不知道怎麼拒絕。"




"沒關係。"Bucky塗了一塊麵包遞給他,做為理解的表示。Steve看起來像鬆了一口氣一樣地接過麵包。




"明天要去Sam的婚禮彩排,你沒忘吧?明天應該沒有課吧?"Steve問。




"我得要問一下我的秘書,有沒有幫我安排這項行程。"




"別這樣,我跟你道歉,不要再生氣了行嗎?"Steve的手伸過來握住Bucky的。




不行。Bucky對他微微一笑,輕拍他的手背。




湯端上桌。Bucky的是海鮮濃湯,Steve的是番茄蔬菜濃湯。紅通通的番茄蔬菜濃湯剛出爐,還冒著熱氣。




Bucky指著Steve背後的方向,"那是誰?"




"誰?"Steve轉過頭去。Bucky把水杯的水倒在自己胸前。




"我沒看到誰。"Steve轉過來,"Bucky你胸口都濕了!"




Bucky搖搖水杯,"我手滑了。"




Steve離開座位去幫他拿紙巾。Bucky打開桌上的辣椒粉罐子,把整罐辣椒粉都倒進Steve的番茄蔬菜濃湯裡,然後攪拌均勻。




Steve拿著紙巾回來,幫Bucky擦拭衣服。然後Bucky拿起自己的湯匙喝湯,Steve也是。Steve在吞下第一口湯的時候,他先嗆了一下,接著開始劇烈咳嗽,臉色急速脹紅,滿頭大汗,服務生跑過來關心。




"我的天啊怎麼回事?"




"湯..."Steve咳到說不出話來,他拼命灌水。




服務生嘗了一小口之後吐掉,"好辣!怎麼會這樣?"




沒多久餐廳經理和大廚都來了,大家圍在Steve身邊,給他遞冰水和牛奶,Bucky則是拿冰毛巾幫他擦汗。經理不斷道歉,表示一定是廚房哪個環節出了錯,Steve擦著眼淚和鼻涕說沒有關係,然後他們獲得了一頓免費午餐,雖然Bucky很懷疑此刻Steve麻木的舌頭還能吃出什麼味道,四倍體力四倍力氣四倍持久力的美國隊長原來並沒有四倍的吃辣能力。




吃完午餐之後Steve用紅腫的嘴唇親了親Bucky,帶著發紅的眼眶回神盾局。Bucky則繞回去書店,在店員的推薦之下買了幾本家裡沒有,但絕對精彩的推理小說和犯罪小說。他找了一間光線明亮的咖啡廳,挑了一個能看見入口和店內幾乎每個座位的角落,點了一杯特大杯的咖啡,加三顆糖,還有三塊蛋糕,然後開始閱讀這些小說。九頭蛇給他打那個莫名其妙的血清有一個挺不錯的功能,就是閱讀速度很快。他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把這幾本新買的書讀完,再跟店員借一隻筆。




他翻開第一本書,在大約二分之一,也就是讀者已經進入狀況,卻也還猜不到結局的地方,在主角推測誰為兇手的情節上,寫下"每個人都是兇手,都進去捅了死者一刀。" 他翻開第二本書,在中間找到一個名字,圈起來,"媽媽就是他老婆。" 第三本,他在三分之一的章節,空白處寫上"女主角沒死,一切都是她自導自演陷害丈夫的陰謀。" 第四本,他決定仁慈一點,第二章就把男主角的名字圈起來,"他不是她老公,是她的情夫,當初就是他攻擊她的。"




回家前他到了禮品店,挑了一個禮物盒,把這些埋了劇透炸彈的書和Edward Hopper的畫冊一起扔進去,請店員包好,還特地選了有星星圖案的包裝紙。他去買了幾件和Steve的內褲一樣款式和顏色,但小了一號的新內褲回家,然後把Steve的舊內褲都丟掉換上新的塞回衣櫃裡。




他找到Steve放在車上聽歌用的iPod,把裡面那些經典搖滾爵士藍調340年代歌曲全部刪掉,然後把Mariah Carey、Celine Dion和Whitney Houston等人的跨世紀天后情歌精選輯通通灌進去。親愛的Steve,My heart will go on,I will always love you,句句都是我的真心話,希望你能感受到我的愛,Bucky一邊在iTunes上買歌一邊隨著音樂搖頭晃腦的,我是不是你的Dreamlover啊Steve。同時為了讓Steve日後和年輕美眉調情說笑的時候能跟上她們的腳步,他也沒忘了灌進Justin Bieber的專輯。他想像美國隊長和他的隊友們,一起坐在車裡,要前往某個地方打什麼外星怪物的時候,Baby baby baby ohhh~的音樂在車廂裡響起,大家會是什麼表情。Bucky冷笑一聲,把變身完畢煥然一新的iPod放回Steve的車上去。




晚上Steve又帶著香水味晚歸了。Bucky被他抱在懷裡,越想越生氣。他一個翻身把金屬拳頭砸在Steve的臉上。Steve被驚醒,流著鼻血,在浴室裡對裝出一臉愧疚的Bucky擺出可憐兮兮的樣子。看到Steve受傷Bucky突然覺得自己有點過頭了,或許那個女人只是他的朋友,香水味真的就只是搭擋,珠寶也真的是Sam要買給Laura的,而且也不是他主動找那些女人來糾纏他的。Bucky的內心湧起歉意,走過去抱著他。Steve仰著頭一手拿衛生紙摀住鼻子,一手摸摸Bucky的頭髮,跟他說我沒事不用擔心就算你打斷我的鼻子也沒關係的我還是愛你。




待續




中在→這裡


下在→這裡


番外篇→這裡

评论

热度(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