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盾冬】左手空位(一发完)

酸の橙🍊:


标题:左手空位


等级:全年龄


配对:盾冬


原著:《美国队长》电影系列


设定:原作向,这回走原剧情。


简介:Steve Rogers的左边一直空着。


声明:角色属于漫威,盾冬属于彼此,我只是看客,只负责同人。



1.


咆哮突击队第一次集合是在战场后方的小酒馆,第二次就是在联盟国基地的秘密会议室里。


一个人突袭九头蛇基地救出107军团战友之后Steve终于找到了点自信,不是说他以前很自卑或是什么,只是比以前更满意而已。


“坐这儿,Buck。”


他顺手拉开自己左边的椅子,就是Jim准备坐的那把。


“我不合适吧。”Bucky说着,往后退了一步,“等会儿Phillips上校还有其他军官要来,我只是个中士。”


“没关系,你坐吧,”Steve坚持,“他们有自己的位置。”


Bucky瞄了周围一眼,Jim非常大度地摆手:“没事你坐,我军衔比你低得多。”


其实也没有很多。


不过Bucky还是坐下了,从此以后Steve左手边的位置,只要Bucky在场,就都是他的。


 


2.


这天开会前Steve早到了几分钟。


不过显然他不是最早的,Bucky站在准备开会的军帐里,半坐在桌边抱着胳膊低着头,睫毛挡住了他的眼睛,但Steve熟悉他,知道他在生气。


“再说一次你能不能记住你是个狙击手,别总跑出来当靶子?”


Phillips上校从来不客气,Bucky不服气的下巴没给他看,上校生了一会儿气,通讯兵跑过来在他耳边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他瞪了一眼Bucky,撂下一句“好好想想”就走了。


Steve等他出去了以后才进去,扶着Bucky的肩膀问他:“嘿,他又说你什么了?”


Bucky满不在乎地啐了一口,Steve觉得军营真是能改变人,以前Bucky可不敢这么干,Barnes夫人知道了肯定会打他屁股:“没什么,他觉得你总是花功夫救我浪费时间了。”


“我也总是救其他人,”Steve替他打抱不平,“从我们组队开始,我援救你的次数是最少的……好几次还是你发现了偷袭我的人帮我干掉他们的呢,这又说明什么了?”


“我知道。”Bucky焦躁地搓头发,“记得上次么?我刚把对方的狙击手打死,他们就喊‘先集火狙击手!美国队长总是护着那个狙击手活捉他就成功了’!拜托,这是什么见鬼的谣言。”


“完蛋了Bucky。”Steve突然低声惊呼,吓得Bucky立刻站了起来:“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你说他们是不是发现了我们两个在谈恋爱?”Steve难得使坏,笑起来特别促狭,“一般反派都会先捉正派的家属,他们肯定知道你是我的男朋友了。”


“我真不该带你去看那么多爱情电影。”Bucky松了一口气,在他肩膀上不轻不重地捶了一下,虽然他知道Steve今非昔比了,但是这一下力道仍然不大,甚至没弄皱他的军装。


“你只负责给票钱,亲爱的,”Steve得意地笑,“看什么电影可是我说了算。”


“是啊是啊,不让你选你就摆一天的脸色给我看。”


Steve成功转移了话题,然后其他参加会议的战友走了进来,还以为他们只是在说小时候的事情。


22岁还带着哥们儿去看爱情片,不知道当时谁更居心叵测。


 


3.


前线指挥官们和队友们都习惯了美国队长左手的位置是Bucky的,如果知道这场有他参加,所有人都不会坐这个位置,Barnes中士话不算多,对于Rogers队长的计划全部投赞成票,适时加点补充,他对九头蛇的阴谋相对熟悉,没人反对他坐在那里。


他们去喝酒的时候也一样。


Steve喝不醉,也没有想喝醉的意愿,一开始大家还会劝酒,但自从Steve把被喝趴下的队友打包送回营地之后就再也没人挑衅他了。


然后目标就变成了他最好的朋友Bucky。


Barnes中士酒量也很惊人,不过终究没有四倍代谢能力,最后还是醉得脚踝都在打颤,Steve笑吟吟地坐在他旁边看他喝酒,然后在他跳到桌子上准备唱《星条旗永不落》的时候把他拉下来,防止他兴奋起来再跳个热舞,他可不想出来喝酒还搭上一张桌子钱。


战火纷飞,有战争就有伤亡,Steve最庆幸的是他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他的团队,从咆哮突击队组成以来没有一个成员有严重伤亡,让他们得以在每次突击行动后能去战场后方残存的小酒馆里喝上那么一两杯。


末日欢歌也好,劫后余生也罢,他不想把日子过得太苦,他已经能看到胜利的曙光不远处向他们招手了,就等战争结束,他和Bucky拿了慰问金就回布鲁克林,买一间房子,也许继续当兵,也许他们会厌倦炮火,Steve也可以重操旧业去画画,Bucky呢,他经商头脑其实很不错,如果没去军校他肯定会是商科的尖子生,Steve能想到他西装革履跟人谈判的样子。


谁能抵抗James Barnes的眼神呢?他就那么看着你,你就会相信他嘴里说的都是真心话,他就是想跟你成就一番事业,而不是算计你口袋里的支票。


 


4.


Steve一直觉得商人Bucky才会说谎,军人Bucky绝无虚言。


然后他知道自己其实是错的。


Bucky有生以来最动人心扉的谎言,就是“从布鲁克林来的傻小子,挨打了不知道跑,我得看着他。”


然后他让布鲁克林来的傻小子在漫天风雪里眼睁睁地看着他从疾驰的火车上坠入悬崖,惊慌的惨叫声在傻小子的耳朵里留存也不过几秒钟。


Steve后来坐在小酒馆的废墟里想,就那几秒钟也很快没有了。


 


5.


Rogers队长的左边席位从此空了出来。


不过也没有很久,第一次没有Barnes中士的会议上Steve决定了追击九头蛇到阿尔卑斯山下500尺,第二次连Rogers队长也没有出席。


 


6.


很多很多年后,Steve站在瓦坎达皇家的实验室里,看着冰冷的雾气渐渐弥漫上Bucky那张平静的,但伤痕斑斑的脸,这个场景有点眼熟,当年他把Bucky从九头蛇的实验室里救出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受伤,束缚,昏迷不醒,只是一次他把Bucky唤醒了,一次却要送他沉睡。


他心里觉得不公平,他拯救了世界,但是世界总是要把他最爱的人从他身边夺走,然后用最残酷的方式对待他,不管他之前拯救过世界还是拯救过Steve,反正总是有各种理由让他离开他,不给他们留一点亲昵的时间,而他只能尽力微笑,用尽全身上下所有能调动的力量,笑给他看:“好,既然是你的决定。”


 


7.


我左边的空位一直留给你。


我胸腔左边的空虚只有你能填满。


除了你回到我身边,别无他法。



评论

热度(168)

  1. T'hy'la酸の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