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盾冬】相依没命(上篇,丧尸AU,只甜不虐)

晒豆酱:

 背景:巴恩斯中士有点儿痞。布鲁克林区的街坊都认定如果巴基没入伍那一定是个恶少。




1.


巴基刚刚救了一个丧尸。当然了,他自己也是一个丧尸,完全和好莱坞电影里一模一样的丧尸。说到底,他自己也没想过会有这样的结局。


和电影一样老套的设定,突如其来的病毒席卷全球,每个国家毫无预兆地被卷进生化灾难里,瞬间生灵涂炭了。


但身为一名军衔为中士的军人,巴基并不认为自己活不到最后,他有充足的装备、矫健的身手和过人的胆量,按照剧情的发展怎么也应该撑到大结局。但事实是他连第一集都没撑过去。




当他再醒过来时自己已经是丧尸了,值得庆幸的是四肢健在,仔细检查了自己一番又松了口气,军装被撕破了不少,军帽也不知道哪儿去了。除了致命伤身上也没有特别明显的伤口,他又看了看裤裆……身上该在的部位都在。


所以他解决十几个缺胳膊少腿甚至没了半截身子的丧尸还真不是什么问题。再者说他活着的时候也不算是老实的士兵,打架这种事儿照样没少干。




“滚!”


当他踹跑最后一个指手画脚的丧尸时,他敢肯定这哥们儿生前一定是个政客。是的,他们都是丧尸,都是死人。




“谢谢你救我……真的太感谢了……”


被揍得爬不起来的丧尸站起来比巴基还高半头,弯腰放走了怀里护住的流浪猫,相信是这只没被传染的猫引来了丧尸。好久没见过生肉的巴基舔舔嘴唇,要不是饿得跑不快了也想追上去。他瞟了一眼大个子胳膊上蹭破皮的伤口,还有衬衫底下大片被啃咬的模糊血肉,即便丧尸的伤口不会喷血可仍旧还是暗红一片的血迹。


然后巴基嘴角一抽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昏过去之前他真想崩溃的哭一场。嚣张的巴恩斯中士从没想过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他变成了丧尸,可他还天生晕血。


 


2.


“你看我干吗?”


巴基醒了之后看见大个子正蹲在旁边看他,又联想到刚刚的昏厥有失颜面,急忙坐起来的动作太快让他一阵眩晕。没人规定丧尸不能眩晕,特别是他从变成这模样那天开始就没吃过一口东西。


没吃过一口人肉,或者别的肉。


大个子扶了他一把,把他稳稳地接住,声音也透着暖人的耐心,这在末日一样的环境里太少见了,所以巴基相信他活着的时候一定很受欢迎。他穿的外套已经看不出颜色了,衬衫一片血迹说明胸腔的伤很重,微微含着胸可腰背挺得笔直,“你刚刚晕倒了,所以……我猜你晕血?”


标准的宽肩、结实的窄腰和长腿,巴基看着史蒂夫脸上坚毅的轮廓咽了下口水,尽管他已经没有唾液分泌了。




“嗯……是的,是晕血。所以我还没吃过肉……每次看他们咬得鲜血淋漓……我就直接昏了。”巴基趁机摸了摸大个子的手臂,还真是个肌肉发达的大家伙,要是活着的话真是喜欢的类型,可现在的状况……正适合收做跟班,“活着的时候大家都叫我巴恩斯中士,现在你叫我巴基就好了。”


“好,我叫史蒂夫,谢谢你今天救我一命……不是,我们早没命了……”


“是的……”巴基也苦笑一声,“我们早就没命了。”


 


3.


“你是怎么回事儿?”


巴基正靠在废弃的建筑物一角,他来回打量着新认识的同伴。


丧尸多半沾满血污或是缺失了一些身体组织,再严重的可能没了人形。可史蒂夫却是个仪表堂堂、干净完整的丧尸,尽管皮肤白得没了血色、嘴唇青紫,胸腔像被野兽撕咬过,胳膊也有伤口,可放在丧尸的评分标准里还可以说是满分。


他仍旧是老老实实蹲在一旁,本应柔亮的金头发现在是一片泥土黄,“没赶上撤退……就被咬了,你呢?”他抬起脸,眼睛是看不出的颜色。丧尸的眼睛被尸膜覆盖,只是像白内障一样,灰白灰白的死气而已。




“我?说出来你可要吓死了,看到我衣服上的军衔了没?我是个大兵,中士级别的那种……你懂什么叫军衔吗?你打哪儿来的?”巴基看他面无表情的冷脸,浑身都要起一身鸡皮疙瘩,当然丧尸不会起疙瘩了。


活着的时候巴恩斯中士就像个小军痞,更何况现在死了呢?更何况命没了,可皮囊还在。


史蒂夫勉强笑笑,那真是笑得勉强,丧尸可没有表情,“不懂……事实上我刚从俄亥俄州来纽约不久就这样了,很多事我都不太明白。”




俄亥俄州?好家伙,原来是个好骗的乡巴佬。巴基像样的摆摆手,但其实动作又慢又僵硬,“好吧,量你也不明白……总之中士呢,就是军衔里最顶用最老大的那个,看你受这么严重的伤……以后跟着我吧。”


“好……原来中士这么厉害,怪不得你几下就把那群家伙踹跑了。”史蒂夫起身过来跟他靠在一起,站起来健壮又魁梧,气势很足,可听他语气诚恳地这么一说,巴基倒是真觉得史蒂夫只是个空有发达肌肉却头脑简单又好骗的乡巴佬了。




巴基一副面瘫的样子,摇晃着站起来,心里暗自建设,这下可有小跟班给自己弄生肉吃了,“那好,先帮我弄几个活人吧,一个也行,为了救你……我都快没力气走路了。”


“这个很抱歉,恐怕我帮不了……”说到这儿巴基生气的回头,看史蒂夫也是挣扎在眼熟的眩晕里站起来,扶着墙的样子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惨,“对不起,巴基,我吃素……而且我也一直没吃过东西……”


巴基的气刚上来就没了脾气,自己捡的大个子跟班也是个饿得站不住的丧尸。


他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自己变成了丧尸可天生晕血,捡了个养眼的跟班可他吃素。


 


4.


这有什么啊,这有什么啊,不就是饿着。巴基这么安慰自己。




“真没想到丧尸的生活这么无聊,你看过丧尸电影吗?电影里我们挺拉风的,跑得比小轿车还快。”夜深了,两个丧尸直挺挺地坐在路边。


史蒂夫转过脸就像能从巴基脸上看出食物似的,“我没什么机会看电影,真羡慕你,巴基。”


“哼,的确。我可是布鲁克林区的小霸王。”巴基拼命地闻着空气,试图像活着那样能闻出烤肉还有啤酒的香味儿,可死了就是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可不可以带我在纽约市里面转转?”说着他用手从巴基肩头拔下一根钢钉,就好像那个人还有痛觉一样,“我是说……我从没来过这种大都市,活着的时候没机会转转,死了也不想再有遗憾……”


巴基发现了自己作为丧尸的恶趣味,当史蒂夫像小狗一样看着自己、脸上充满崇拜,心里特别满足。


“好……不过我饿了太久,行动速度很慢……先扶我起来……别太使劲,否则会卸掉我的手。”


 


5.


但是谁也没想到会这样慢。


每一座大桥都挤满了叠在一起的报废轿车,隧道或者收费公路口更是惨不忍睹,他们不得不换着绕一条远路,毕竟空着肚子根本翻不过几辆轿车。


丧尸确实跑得过小轿车,他们跑不过是因为饿。


走到曾经熟悉的闹市区就花费了两天三夜,巴基每走一步都饿得难受。但幸好这一路不算孤单,有个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小跟班给他解闷儿。




“巴基,你到底是怎么弄的?”史蒂夫的行动速度也没快到哪儿去,两个丧尸拖着脚一起向市中心晃荡。曾经繁华热闹的纽约大都市俨然成了座死城,一条条巷子里都是他们这种活死人在转悠着觅食。


巴基在心里默默地摔了把椅子,这家伙怎么就咬死一个问题不放呢,“我……我也是不小心被咬了。哦天!这家店……”


他一激动,喉咙卡住的声音像脖子断气了,尽管他早就断气了,“你在乡下听过《星梦成真》这部电影吗?这是系列片,最近第三部才上映,该死的我活着的时候还没去看呢!”


“乡、乡下?……嗯,我没看过这部电影,况且我连电影院也没去过。”史蒂夫一字一句地说,像是在说悄悄话。他盯着巴基,巴基左右看了几眼,确定周围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便把货架上《星梦成真》系列的三张蓝光碟片都揣进口袋里,“走吧,运气好的话我们能找个放映机。”说着把口袋交给史蒂夫拎着。


“等、等一下。我们还没有付款。”史蒂夫忽然开口,差点儿没把巴基噎死。


巴基暗自感叹幸好自己早就死了,“付款?可没人收钱了。”说着一起畏手畏脚地望着收银台,“更何况这条街都是我罩的,没人敢收我的钱。”


收款机上留下了一张便利贴——巴基和史蒂夫欠款共42.99刀。


 


6.


“史蒂夫,你活着的时候逛过这么大的超市吗?”


“没有,我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商场,我真高兴。”史蒂夫勉强地推着超市手推车,跟在一步一摇的巴基身后。


巴基饿得简直要受不了了,花了28个小时才带着史蒂夫走到这家大超市,它位于纽约上东区的豪华住宅街道,不用想也知道这里应有尽有了。他们站在短路正打着电火花的广告招牌底下,留心着别被什么杂物砸成肉饼。即便是丧尸也只有一副躯体,更何况大脑受损就真的玩儿完了。


“既然我们弄不到生肉也吃不了,那总该试试吃点儿别的。”


 


7.


巴基找到了冷藏柜里的冻肉,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小跟班,“我不是批评你的生活习惯,我也尊重每一位丧尸应有的权益,但你必须要改一改,你得吃肉。”


“不,我不想吃。”史蒂夫的脑袋僵硬地扭向另外一侧,用余光瞄着巴基。


巴基盯着他结实的大腿,真想像活人那样吹个口哨,“真不知道你不吃肉怎么长这样结实,比我还高……”


“我、我……我干农活,有草房和马场。”史蒂夫说完安静了一会儿,他们又坐在了一起。走得太久了,说话也没什么力气。


对面亮亮的冰柜玻璃映照出他们现在的样子,巴基慢慢挪过去看着自己,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




一样的,跟史蒂夫一样。脸色青紫也毫无血色,就连眼睛都像下了大雾。不,这比雾更可怕,像发霉的棉花球。


“看来我真的是死了,死得透透的。”但是不管怎么说,巴基还是需要解决填饱肚子的生存难题,“我活着的时候挺精神的,整个布鲁克林区都知道巴恩斯中士。”


史蒂夫俨然经历了一系列心理斗争,终于决定靠近他,慢慢说,“那好,我们可以试试吃些别的。”


 


8.


两个人维持着奇怪的站姿,巴基搀扶着步伐不稳的史蒂夫,他们紧紧抓着对方又完全不知道如何安慰对方,就算死了也是很为难的样子。


“看来我们注定要饿死了,吃什么都不行。”巴基只咬了一小口冻肉就差点儿把胃吐出来,字面意义上的吐出来。而史蒂夫试着嚼了口罐头里的鹰嘴豆,咽下去之后比巴基还惨。


他直接呕血了。




“还真是吃什么都不行,我活着的时候还挺爱吃那个牌子的罐头豆子呢。”史蒂夫揉着自己胸膛上被撕开的皮肤,猛烈地咳嗽了几下。这下巴基才看出自己的跟班早就断了跟肋骨,这不,一咳嗽直接戳出个骨头尖儿。


“你活着的时候一定很穷。”巴基盯着地下的血迹,高高昂了昂自己的标准下巴,自豪地拍着自己的肩章,“中士可不一样,我从不吃罐头,那都是军队里的新兵蛋子吃的。”


史蒂夫抬起头像听见了什么,朝巴基后面看了一眼,巴基也跟着转身,几乎被抢空的凌乱货架一侧多了几个人类男性。


活的,没有被感染的,像史蒂夫和巴基曾经那样鲜活的生命。只不过他们每人手里都有一把来福枪,紧张地左顾右盼,同时把货架上剩余的东西划拉进口袋里。




“巴基,你走的比较快,从我身后走。”史蒂夫明显看到了枪口,多讽刺,明明已经死了可脑袋再来一枪才是致命的。


巴基拖着他的胳膊往冷藏室里面拽,军装外套早就被撕烂了。他一边饿得哆嗦一边挡在门外,“既然是我的小跟班还是让布鲁克林小霸王来罩你吧,况且我还是个中士......别出声!”


他的伤比自己重很多,可躲过了这次也许还能活,只要史蒂夫开口吃生肉。


巴基这么想着时就没了退路,人类看自己的眼神都是黑沉沉的,他很想告诉那几个哥们儿,嘿,其实丧尸不都是那么风光,比如自己和里面那个,不仅害怕人类而且苦巴巴的没吃一口人肉,所以能不能饶自己一命。


哦,不对。巴基突然想起来,自己早就没命了。


高度紧张的人类戒备地举起枪后退,他们的瞳孔透着恐慌但还是会剧烈收缩,美得让巴基嫉妒。而丧尸的语言在人类耳朵里只是嘶吼和吞咽的噪音,他们几乎立即就注意到了巴基,一个从喉咙里发出恐怖气音的打着哆嗦的丧尸。


“巴基!”史蒂夫喊了一声向外挣扎着靠近。


“有两个!”在人类听来只是又多了一个丧尸在嘶吼。紧接着是震耳欲聋的破门而入的动静。


 


9.


“别怕,慢慢跟着我,巴基。”


巴基紧张地摸着史蒂夫的手,这双手很大,如果要是他没死那摸上去绝对是骨节分明,现在摸上去像是干枯了几十年的木头枝子。要是没死那这双手的温度应该令人满意,想着巴基又是一阵眩晕。


他暗自想象着史蒂夫生前的样子,一个来纽约大都市打工的穷小子,平日里只吃罐头豆子,连电影院都没进去过。


简直完美,当他的小跟班再完美不过了。


他一边跟着史蒂夫一边郁闷地听着周围同类进食的声音,像是野兽的咆哮和撕咬,皮肉和骨骼断裂的脆响折磨着巴基,然而这种“盛宴般”的进食场面自己不仅无法参与甚至连看都没得看。




他把脑袋靠在史蒂夫后背上蹭了蹭,无意识地揉着眼睛,“妈的,我快要饿死了。能不能帮我捡点儿剩下的?看看谁吃剩了一只手还是什么?”


“我不想这样做……况且真的没有什么剩下的了,只有啃得干净的骨头。”史蒂夫说着踢远了一块血糊糊的内脏,跌跌撞撞地领着巴基向前走。


“等等!我闻到了!”


巴基喊了一声见史蒂夫没反应就干脆猛地扑到地上,喉咙里发出气流流窜的丧尸吼,“我闻到了!有东西吃了……我真的要饿死了……在哪儿呢……”


“巴基!巴基!不……”史蒂夫跟着冲了过去,看穿着一身破破烂烂军装制服的中士滚在地上摸索,敏锐的嗅觉很快就帮他找到了血腥味儿的源头。


巴基的两只手已经抓住了还热乎的人类脏器,“我就说有东西吃!”然后深深地咬了下去。




“啪”的一声,手掌击肉的声音跟着史蒂夫心痛的声音,“巴基!”


“你混蛋!老子跟你没完!”


到嘴边儿的食物飞了,巴基杀气腾腾地盯起罪魁祸首,如果史蒂夫不是已经死了真想再咬死他一次,曾经漂亮的眼睛被埋在那层厚厚的尸膜后面,“你……”接着两眼一翻就又晕了过去。


余光瞥到了屠宰场一样的四周,这杀伤力对巴基而言不亚于上两枚原子弹了。


 


10.


又慢慢张开了眼睛,史蒂夫没有焦距的空洞眼睛正紧张盯着自己,两只手僵硬地捧住他的下巴,“你又晕血了,巴基。我很抱歉。”


巴基还在惦记着刚刚热血的味道,它现在是自己鼻腔唯一能闻到的了。现在只觉得今晚一定要饿死了,尽管他早就死了,“……你看什么看,我晕血不行吗?”


“不是不行,只是你……”


巴基猜自己的跟班史蒂夫可能在低头组(合)织语言,也难怪,乡下来的能说出什么好话。


“士兵入伍的时候不是都要体检吗?你晕血这么严重怎么……”史蒂夫一副不解的样子,胸腔直直地戳出一截雪白的骨尖来,“你体检怎么通过的……”




巴基听着把眼睛又闭上了,史蒂夫就识相地把嘴闭了。他沉思了两秒,想着这个跟班还是挺听话的,要是没死可以往其他关系上发展发展,“其实……血不太多也没事儿,太多了就……就这样了。”


“所以你当初是不是因为晕血就……”


史蒂夫说完就停在原处,像个气势十足的傻大个子,没有表情也没有眼神,小臂上的裸露伤口已经被他自己找了东西裹了起来。


巴基有一丝心花怒放的窃喜,琢磨着再几天就能够摸一摸他的腹肌了。但是也并不准备把自己在逃跑过程中因为晕血而昏倒、最终挨咬变成丧尸的秘密告诉他。


史蒂夫像是满怀期待地等他回应,可巴基已经想Google一下“丧尸可不可以接吻”这种问题了,他装出一副没事儿的模样,又摆出从前的傲人姿态来,“臭小子,你知不知道违抗中士的命令有多严重?嗯?你自己不吃干嘛也不让我吃?”


“因为……因为我总觉得你没死,巴基。我希望你没死。”史蒂夫说完打了个寒颤。




巴基知道自己现在不应该笑,作为丧尸也根本做不了笑容,这一点深感遗憾。现在他的嘴角是僵的,除了把嘴巴张开,脸上任何一块儿肌肉都动不了,可毕竟他是布鲁克林区最像样的笑容,他真想发出一声发自内心的漂亮的自嘲,“我早就没有心跳了,看看我的眼睛,省省吧!看看我史蒂夫,我已经死了。你也是。”


史蒂夫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是,我们都已经死了。”低头的姿势像是给巴基义正言辞地道歉。


“而且今晚我们说不定就会再饿死或者冻死一次。”说着巴基也跟着打了个寒颤。


 


11.


巴基已经开始嘴唇打颤、牙齿磕得“咯咯咯”直响了,“史蒂夫,你饿吗?老子就没这么饿过。”


“我也饿,真不知道死了还这么饿。”说话的时候他们头顶的路灯忽然闪了几下,“砰”的一声碎掉了,史蒂夫抖着撑开双臂把同样抖着的巴基挪了个地方,一弯腰又让巴基看到了那截断掉的骨头。


不过说话之前巴基还是在心里嫌弃了一把,但是又有点儿小庆幸。老实讲史蒂夫真是个英俊的男人,山根挺直,棱角分明,哪怕变成了这幅鬼样子也还是怪好看的。




“嘿!你肋骨是不是断了?”张嘴之后也嫌弃了一把自己,这不是摆明了的吗?史蒂夫的肋骨早就折了。


“嗯,撤退的时候摔下来了,当时就把肋骨……巴基!”


想象中很容易,可真要拽出来一根骨头还是很费劲儿的。史蒂夫察觉到了起身压住他,巴基立即用手撑住大半个身子,热切又惋惜地说,“哥们儿,别紧张好不好?我们已经死了。”


说着“咔嚓”一声,挺直了僵硬的肩背,生生拽出一根自己的肋骨来,“反正我也是伤在这个地方,快把你那根碍眼的骨头给我扔了,违反中士的命令可是要挨揍的。”


还真是死得够透,连血都不流。巴基看着自己的伤口感叹。


 


12.


史蒂夫紧紧捂住了自己的胸膛,用布条缠紧了伤口,尽管这样做是多此一举。他已经愣愣地看着另一个人好几小时了,“巴基……”


“我不疼,哥们儿,我真的不疼,你这破问题都问了我几十次了。像我这种军衔尊贵又有钱的城里人早就不在意这点儿小伤了……这可真是骨中骨。”


“骨中骨……”史蒂夫又愣了片刻,“这句说得真好。”


巴基由衷地点头,“那你可记好了,这可是我原创的。”


 


13.


“史蒂夫,你曾经是做什么的?”


“我……”


“我猜你是从乡下来城市做苦力的,你看你的身材即便是……”


“你饿吗?巴基?”寒冷的夜很长,但终究会亮起来。


“饿,而且为什么我们还没饿死?”


他从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自己变成了丧尸可天生晕血,捡了个养眼的跟班可他吃素。但最要命的是丧尸不会饿死,只会靠在一起瑟瑟发抖,一边走一边哆嗦,说不清是饿的还是冻的。


惨死了。


 


14.


更惨的事还有,幸存的人类开始反击了。


但值得高兴的是,巴基终于带着史蒂夫晃悠到了布鲁克林区。想到这个他真想嚣张地笑几声。


 


15.


“这一整条街都是我的。”巴基曾经好看的嘴角现在绷得紧紧的,费劲地指着整条街道最显眼的那处房子,“看,那房子也是我的。”


骗骗史蒂夫还是挺容易的,反正死无对证。果然他扭过脸用不可思议地表情赞叹道,“巴基的房子真是最好看,很漂亮。”


巴基都能听到自己心里的轻笑了,“那是,我曾经在那里开派对,同时邀请了起码一百个漂亮的姑娘。你要是没死真应该去军队打听打听,就知道巴恩斯中士到底有多受欢迎。”


史蒂夫摸着自己的胸口,那里面有根骨头是巴基的,“为什么你这么受欢迎?巴基?”


“这不很明显吗?我军衔最高又长得好看,大家都喜欢我。更何况巴恩斯中士英勇善战,引体向上我一口气能干一百个。”


 


16.


晚上他们仍旧靠在一起取暖,虽然感觉不出温度但这样还是挺舒服的。


“死了之后连妞儿都没得泡了……”巴基嘟囔了一句,冲帮自己揉肩的跟班说:“再往左一点儿,你这手上功夫太差劲了,怪不得只能做力气活。”他只是喜欢看史蒂夫好欺负的样子,天知道丧尸本身就没感觉。


“你曾经……有很多妞儿?或者女朋友?”史蒂夫的动作停了一下等他回应。


巴基趴在地上,看着迟早要四分五散的四肢,点点头,“我是万人迷,不光是女朋友,还有男朋友。”


史蒂夫的反应看上去像是吓到了,巴基调整了一下姿势,坐起来看着他,“吓着你了?”


“不是。”史蒂夫进行了长达一分钟的对视,“没吓着我,只是……两个男人怎么做?”


巴基趁机低下头朝他靠近些,出手把史蒂夫渐渐推倒在地板上,另一只僵硬的手指摸过他的腰间,用生硬的抚摸代替轻挠,“当然是一个那样、另一个那样了。”


“你做过?”在巴基把几乎能想象出的体位都假装成自己的经验耀武扬威地炫耀完,史蒂夫疑惑地问。




“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这有什么稀奇。”巴基有点儿兴奋,没想到死了之后也有艳遇,“想做吗?我先检查你的家伙还在不在……”说着一只手向下探去,僵硬的关节显得动作格外生疏。


“真是个大家伙。”巴基抓住史蒂夫的手绕过自己的屁股又摸了摸,“想做吗?”


出乎巴基意料,史蒂夫点点头,直直得盯着他,“想。”


巴基的身体吓得哆嗦了一下,他可不想死后以这种方式四分五裂,“我也想,但我们死了。打一炮之后我们的身子都得分家,也许还要在地上找哪只手是你的,哪只脚是我的。不过我要说可以接吻......你能保证不咬掉我的舌头吗?”


 


 


17.


爽死了爽死了爽死了!亲吻的动作只停滞了一瞬间,但史蒂夫说这是他的初吻。没想到死后还泡了个男人,这回巴基更坚信他完全是个乡下来的,居然还是初吻。


爽死了!虽然他们早就死了。


 


18.


“史蒂夫,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我是指你活着的时候。”巴基眼巴巴地看着远处一个活人在单独行动,可他和史蒂夫都跑不起来了。


“蓝的,你呢?”


“我不告诉你,这属于军事机密。”


 


19.


人类可能快赢了吧。


巴基和史蒂夫已经连续几天没见到同类了。这时候饿了好几个月的巴基完全快走不动了。当然他只是走不动,但饿不死。


“如果没死的话我真想看《星梦成真》第三部!”巴基迷迷糊糊地思考着,“这场灾难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史蒂夫贴着他的耳朵问,动作很轻,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对方的耳朵扯下来,“这电影讲什么的?”


“星星,和宇宙有关。如果你想看懂估计要先补课。”他们只能把鼻尖靠在一起,用来代替亲密的亲吻。


“想做吗?”巴基问他,青紫的嘴唇擦着同样没有血色的嘴唇。


“想,但我不做。”谁都知道这代价大得好笑,打个炮就是永别了。为了爱惜对方的身体现在连亲都不敢亲了。


也许在最后一天来临之前应该抓紧机会做一次,巴基攥着拳头想着,虽然已经死了,可再死一次之前也有爽的权利。


他不动声色地盘算着,暗暗叹了口气,反正我们早就死了嘛。


 


20.


“为什么我们这么惨……我快饿死了史蒂夫……”巴基又把军装上的皮带紧了紧,真想吃点儿什么,“你饿吗?还是乡下人都不容易饿?”


“我也饿……不过反正也饿不死。”


“废话,因为我们已经死了,怎么会再饿死一次。史蒂夫……我是不是已经饿的说胡话了?”


史蒂夫要是没死那眼睛一定是酸涩的,很想来个用力的拥抱,“没有,既然我们都已经死了,那我就陪你死着吧。”可他的肘部关节早无法胜任,况且用力的拥抱能把他们的身体挤碎。


 


21.


巴基昂着头,呆呆地眨了几下毫无神韵的眼睛,伸出手尝试着拉了几下史蒂夫的胳膊。史蒂夫僵硬的腰缓缓弯得很低,这对于一个丧尸来讲太不容易了。


“我不信,人类会杀了我们。”


“最起码相信一次,反正我们早就死了,可如果成功了我们就可以做了。”


“那好,抱我起来。”巴基伸直胳膊,僵硬得挽住了史蒂夫的后颈。


 


22.


史蒂夫尽力走快了许多。


全副武装的警卫和穿着防护服的人类看着他们,一个丧尸拉着另一个一瘸一拐的丧尸,一边抖着一边利落地晃着飞机扔下来的小报。


“真有血清了?可是我们都已经死了啊。”巴基尽量礼貌地笑着,但他也知道自己看上去就是一副快散架的身体。大兵的枪口都懒得对准自己了,因为看上去估计跑几步腿就断了。


“已经试验成功了,但前提是丧尸化之后从未进食过鲜肉,看来这很适合我们这种倒霉蛋。”


“别说了……我真的快要饿死了……”


好几道精确的机械门依次打开又关闭,严丝合缝的。两大排穿着笔挺军装的人以立正的姿势站在实验室外面,巴基看着他们冷酷的表情有些迟疑,“史蒂夫,要是有什么事你先……”




“敬——礼!”


一声命令“唰”地一声,他们的上体直立,两手整齐地取下军帽向前伸直,肘部弯曲呈九十度将帽檐置于左肋同侧。右臂与肩膀略成了一条直线,右手与英挺眉角同高。而他们的注目让巴基恍惚了,疑惑地看着这群行一丝不苟军礼的人类。


他对这动作再熟悉不过,若非胳膊硬得弯不过来,听口令时差点儿自己也来一个。


对自己和史蒂夫敬礼和行注目礼?这可不在巴基意料之中。


终于他看着史蒂夫松了一口气,“别慌,好歹我也是中士军衔,你知道美国军队里就是规矩多,以后我跟你慢慢讲。”他扭头看着史蒂夫和满屋洒进的阳光,却看不清史蒂夫的脸。


其中一个摆着和军装配套表情的军官带着一列士兵走过来,利落地又行了一个军礼,“欢迎您回来,我们一直在等您的消息。这是您的军装,罗杰斯将军。”


紧接着由列队士兵毕恭毕敬地端上整套的军装和军帽,巴基怯怯地看了一眼,操啊,真他妈是将军肩章。




“礼——毕!”


“巴恩斯中士……”史蒂夫转过来看着他,阳光折射下金发才开始闪得异常夺目,饿得四肢发软的中士被他拽到怀里,惊恐地看得傻眼,“......怎么?布鲁克林区小霸王?不给我行个军礼吗?”


(万字上篇,车没开出来……)




评论

热度(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