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瓶邪】那天马老板懂得了海猴子的恐惧(13)

溶酒酒:

# 完结了给我自己撒个花!
# 非常努力的想要煽情一把……但是觉得自己水平实在是太烂了呜呜呜
# 这章就是林林总总交代一下众人的结局吧。


以下正文
——————————————
——————————————


黑瞎子本来正坐在远离吴邪一行人的沙丘后面,一边悠哉悠哉的啃着青椒炒饭,一边在心里哼着歌。虽说队伍里出现了会对吴邪造成生命威胁的汪家人,黑瞎子也没打算管过。
按理说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嘛,他本来也应该端着枪稍微带点儿紧张的盯着吴邪那一片。不过既然哑巴张在,小三爷的安危哪里还用得着他忙。更何况哑巴之前还特意在三更半夜避开吴邪跑出来跟他碰了个面,示意他最近不必操心吴邪的事。
原话怎么说的来着?好像是什么“我在,用不着你。”
诸位都听听!品品!咱张总这占有欲十足的霸道总裁味儿,跑过来针对他个单身狗有屁用。


但他也确实够省心,毕竟哑巴要是连个装傻子装的都快变成真傻子的汪家人都搞不定,那他回去可得跟道上好好宣扬一下,想尽办法把“南瞎北哑”的并列称号给哑巴撤了,省得在哑巴恋爱智商下降之后连累的他也被质疑能力,接不到活养家糊口。
不过说实在的,那天看见哑巴跟着小三爷从地底下出来的时候,他当场真情实感的“卧槽”了一句,然后忍不住想给这对倒斗生死恋为爱鼓掌——恋爱使人失去底线,这话真不是吹。真没想到瞧着清心寡欲世外高人飘飘欲仙的哑巴张,居然能连家业都不管不顾,专心致志跑出来陪祸国殃民倾国倾城的吴爱妃当个爱只美人不爱江山的昏君。
香港那边的张海客同志要是知道这件事,怕是得气死了吧。
黑瞎子正在脑子里琢磨“青椒炒饭歌”后边的歌词,谁成想他这一盒饭还没吃完,海子居然动了,连带着沙漠抖的跟触电似的。要不是他手稳,那一勺炒饭就能戳进鼻孔里了。
黑瞎子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恋恋不舍的把青椒炒饭丢在地上,从兜里掏出一个手机,打通了电话。他一边朝着海子的方向狂奔,一边对电话那头说:“可以把沙漠清理一下了。”
“哦你问我把那群人送到哪里去啊?”
“哎呀友好一点嘛,别动不动喊打喊杀的。”
“丢警察局门口就好了,咱都是遵纪守法好公民嘛。”
“行了行了不啰嗦了,我要跳水了。”
挂掉电话之后,黑瞎子把手机胡乱塞进背包里,然后憋住一口气,猛地扎进了水里。


老麦几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今天。
他坐在警察局的铁栏杆后面,剃了个寸头,身上穿着丑爆了的橘黄色马甲。本以为在沙漠里一番出生入死,又捡到了那么多金子,回来之后总有办法洗掉自己杀人犯的身份,再也不用东躲西藏,能过上个好日子。
谁想到,他在沙漠里被吴邪一枪打晕之后,醒来就已经躺在警察局了。警察发挥人道主义关怀精神,给他们几个人治了一下枪伤,然后就愉快的把一溜榜上有名的家伙都关押了。
马老板身上有刀伤,在昏迷中被送往了医院。摄影组一行人录完口供之后也都被放回了家,徒留他们几个通缉犯待在牢里双目呆滞。
老麦想不明白了,谁有这种闲心和能力把他们从沙漠里提溜出来之后,还他妈恶趣味的直接送到警察局?这到底是何等傻逼才干得出来的事?
最奇怪的是,跟他们出生入死的大姐头苏难离奇失踪了。也不知道是被凯子口中那些把他们带出来的“黑衣人”绑走了,还是她在他们之前先清醒过来,结果丢下他们就跑了。
不过苏难的下落其实也轮不到他操心了——他们几人明天就要被押送进监狱了,等待着他的,将是一座永不见天日铁皮屋子。


王盟找到黎簇之后拍醒了他,回头一看发现老板人没了。他又急匆匆跑回海子边,看到吴邪正盯着平静的水面发呆。
王盟小心翼翼的问:“老板……张爷呢?
吴邪继续发呆:“回他该回的地方了。”
王盟心下了然,估计张爷又回去守那堵青铜门了。他看吴邪还惆怅的盯着水面,知道是他老板风里来雨里去,苦守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机会见到还能活蹦乱跳的人,又要被张家世代欠下的命运逼的离别,现在老板心里肯定难过的紧。王盟试探着出言安慰:“老板,不管怎么说,至少证明了现在张爷在那后头是安全的,只不过就是人身不自由而已嘛。再说了都快到时间了,你再熬一熬就能见到人了。”
吴邪之前和张起灵合计了一下,决定先把“张起灵是穿越回来的”这个耸人听闻的消息瞒着,也就是说除了他俩之外没有人知道,所以王盟也只当张起灵是临时从门后头爬出来的。
吴邪突然笑了起来,摇摇头道:“也是,反正总归能见到的。我其实也没什么感觉,就是想起来刚刚没在他走之前扑上去亲一口,挺亏的。”
王盟从来都没有这样直面过吴老板的恋爱闪光弹——毕竟这些年众人见到吴邪,几乎都默契的对他和张起灵的事避而不谈——一时之间被闪的眼前一片恍惚。吴邪转头往沙丘上走去,轻快的说:“不提他了,我们来好好分析一下,现在咱们到哪里了。”


张起灵在雨村庭院里的躺椅上醒过来。竹藤的椅子在夏天最是舒服,足够凉快,也并没有会伤人脾胃的寒气。这是他特意挑给吴邪的,至少能让吴邪肯在庭院里多待一会,多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福建昨晚刚下过雨,空气湿湿润润清新的不得了。张起灵难得睡醒后还有点恍惚,不过这也是必然的——谁叫他刚穿梭过时光隧道。
吴邪推门走出来,见张起灵醒了,笑眯眯的走过去弯腰给了他一个黏糊糊的亲吻,而后推他起来:“走,吃饭了。”
张起灵点头,坐起身来准备走。吴邪却又突然拉住了他,有点犹豫的说:“小哥,我……昨天晚上好像做了一个梦。”张起灵偏头去看他,吴邪支支吾吾继续道:“我梦见你在沙海里面一直跟在我身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个梦。”
张起灵愣住了,定定的看向吴邪,希望他继续往下讲。吴邪欲言又止了半天,最后撇撇嘴又不肯讲了。他低头蹭了蹭张起灵的脖子,有点惆怅的说:“那时候你要真在,我恐怕反而不知道要把你搁在计划里的什么位置上了。”
张起灵伸手搂住吴邪,顺了顺他的头发:“那就专门保护你吧。”
“哎?”吴邪猝不及防被张起灵砸了一句温吞的情话,有点惊讶的抬头看他。张起灵没打算跟吴邪说他刚刚一觉穿越的事情,省得再给吴邪这个喜欢揽事儿的脑袋增加负担。
屋里胖子已经嚎了半天叫他们去吃饭了。吴邪见张起灵没有多说,便也不再多想,把张起灵从藤椅上拉起来拖着他回屋:“反正也就是个梦而已,没什么好在意的。无论当年有没有你在 我不都好好的走过来了吗。不过说真的啊,你要是真一路跟着我,黎簇那小子估计就废了,哪里还有他历练的机会啊。”
张起灵神色温柔的看着吴邪絮絮叨叨。他眼前的这个吴邪和他十几分钟前在那个疑似梦境的穿越中看到的吴邪有很大的不同。
那个吴邪阴沉、沧桑、疲惫,整个人像是个披着件年轻外皮的迟暮老者。而眼前的吴邪,四十余岁的脸上虽然无可避免的有些岁月的痕迹,但仍旧白皙、健康,说话神情里有着无穷的活力。这几年在雨村的休养,总算是把他养回来了点当年西湖畔小少爷的气息,几乎和那个站在茫茫黄沙之中眺望远方的关根判若两人。
吴邪说的是对的。张起灵缺席了他历经坎坷的十年,但所幸他再也不会缺席吴邪未来的任何一个十年。
路还很长,但他们一定能携手一直、一直走下去。


——END——

评论

热度(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