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翻译】If Ye Be Worthy 若你值得

wunderhorn:

If Ye Be Worthy (the Stubborn as a Brick Wall Remix)


若你值得(倔成一堵墙之二次创作版本)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69454


作者:Taste_is_Sweet


本文为If Ye Be Worthy(作者:hitlikehammers)的二次创作


授权:





------------------------------






“喂,巴基!”克林特朝厨房喊,“你特么在里面干嘛呢?给你铁胳膊和微波炉介绍对象吗?”




“我让他俩决斗,赢的和咖啡机打架。”巴基喊回去。




“也许被冰箱上的磁铁袭击了,”托尼嘟囔着,眼睛看着电视。“说真格的,我们为什么要让索尔选电影?”




娜塔莎:“因为他比你有品。”索尔给了她一个闪瞎眼的笑容,一只手臂把她搂紧。




“小娜你现在这么说,你等他们用Windows 95打败一整个……”




“托尼,我们都看过。”布鲁斯温和的说。




史蒂夫:“嘘!我还要看呢。” 接着转过头朝着厨房喊,“要是有点爆米花就好了。”




“滚。”巴基愉快地回应。史蒂夫咧着嘴笑,然后听见微波炉的按键声和开始工作的声音。“要不是索尔把他的锤子挡在微波炉前面,爆米花早就做好了。”




“抱歉,巴基。”索尔轻轻的把娜塔莎放开,“我并非故意把Mjölnir随地放的,我这就来。” 他站起身。




“啊,不用了,我来。”巴基说。




“很好,”索尔笑,“希望你不用把整个微波炉挪开。”




“没,”史蒂夫听出巴基的声音中带着笑,“你的锤子比我想象的轻多了,我本来要使出洪荒之力,反手差点把碗柜砸了,索尔你该提醒我。”




所有人都定住了,只能听见电视里的声音和微波炉里玉米蹦得噼里啪啦。然后大家转过头看向厨房。




“老贾,把电视关了。”托尼说着,屏幕黑了。他睁大眼睛看着史蒂夫,“香草冰*说的是我想的那样吗?”




“我觉得是,”史蒂夫简单的回答。“巴基,”他朝对方喊,然后清了清喉咙,“你是说你拿起了Mjölnir吗?”




“对啊。”巴基听起来有点困惑。他走进客厅,右手拿着索尔的锤子,像棍子一样在手里耍着,朝盯着自己看的各位眨眨眼,“怎么了?”




“这是个玩笑是吧?”托尼站起来。他的眼睛仍然睁大着,头在巴基和索尔间摇摆不停。“这是个假的吧,你俩在耍我们。”




索尔看起来比托尼还震惊。“我向你保证,这就是Mjölnir。”




“这特么怎么了?”巴基开始紧张,史蒂夫能看出来,他的眼神像箭一样在每个复仇者之间扫射,像在检测威胁。锤子在手中停下,他换了个握法像是握着一只武器。




史蒂夫:“放松,巴基,没事的。”说着也站起来走过去。史蒂夫试着微笑,但一时感受到各种各样的情绪以至于他也不知道哪种显现在脸上:惊异、满足、佩服、骄傲、喜悦……以及,是的,一点点的嫉妒。史蒂夫只能让锤子挪一点点,他从来没举起过。“我只是……”他无奈的摇摇头,放弃解释,转而抱着对方,“我真为你自豪,巴基。”




“为什么?”巴基问道,现在已经明显懵了。他不自觉地用左臂回抱史蒂夫,另一只手仍拿着锤子。“我能拿起索尔的锤子,这有什么的?”




“你不知道?开玩笑?!”克林特问。




“知道什么?”巴基从史蒂夫身边退一步,现在看上去不是战斗模式了,但手上又开始紧张地转着锤子。




“我们中,除了索尔以外,没人能拿起Mjölnir,”布鲁斯有自知之明地一笑,“史蒂夫和我曾经让它动过一两次,仅此而已。”




巴基皱着眉头看着他,再看向Mjölnir。“根本不可能,这就是一个大锤子,我扛过的步枪都比它沉。”




“不是重量的问题。”娜塔莎说。




“确实不是。”索尔上前一步,双手握着巴基的肩膀,闪着微笑。“从未想过能见中庭有人举得起Mjölnir,真是太奇妙了!”他勾住巴基给他一个熊抱,巴基大叫,他大笑。巴基差点把锤子掉在地上,然后看上去想用锤子阻挡索尔,最后只能乖乖服从于对方的热情把自己的肋骨挤得咯吱响。 索尔放开手都有点眼泪汪汪了。




巴基摇晃着后退一步,双眼大睁地看着周围的人,“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




“好问题,老冰棍。”托尼双手交叉站起来,瞅了一眼索尔。“据说这把从文艺复兴博览会来的锤子是一颗特别的雪花、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要举起它只能……”




“她。”索尔纠正道。




托尼翻了翻白眼,“只能是-女也-觉得配得上的人才能举起来,也就是直到刚才为止除了索尔没别人。”




巴基睁大眼睛看向托尼。“配得上什么?”




“这特么真是一道价值六万四千刀的问题。”托尼骂了一句,针对索尔的。“我猜对了吧?这个配不配得上的煞笔问题就是给你打晃子的,其实你的锤子跟你有血缘关系吧,还让小冰手帮你一起打屁折腾我们。”




“不,托尼。”索尔说,“并非……”




“本来就是。”托尼打断了他,现在听起来真的生气了。“好吧,行,我是自我中心、冲动任性、半个酒鬼、发战争财还没发够,配不上你家锤子姐姐*,我懂,行吧?但就他?冬日战士?”




“托尼闭嘴。”娜塔莎咆哮道。




托尼用鼻子哼了一声,“说心里话,你是要我们大家接受史蒂夫罗杰斯、万丈光芒的队长没有资格拿起你家喵喵锤,但这个gong匪就可以?”




“到此为止。”史蒂夫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一手抓着托尼的衣领快要把他拎起来,一手在身旁攥成拳头,直到感觉到布鲁斯拉着他的手臂,才眨眨眼迅速放下拳头,但另一只手并没有放下托尼。“巴基是我认识的最好的人,你敢----!”




史蒂夫身后传来一声巨响,把他吓了一跳,放下托尼、迅速转身。




巴基的左手紧紧抓着右臂,仿佛受伤了似的。他朝下盯着被索尔的锤子砸出一个大洞的地板。




----------------------------------






“得了,史蒂夫,我不想听。”




“你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




凌晨2:35,史蒂夫终于从床上爬起来去寻找巴基。他先去了大厦的健身房,巴基肯定会在那里--他猜对了。 取决于白天发生什么,他俩任何一人平时跑来这里待着并不稀奇,太多讨厌的回忆让他们不是醒着就是做一个接一个的恶梦。再说超级士兵并不需要太多睡眠。




“我当然知道。”巴基没往上看一眼,把摇摇欲坠的拳击袋往死里打着。汗水积在喉咙的三角处,把他的胸和背染的闪亮,但他没有喘得厉害。“你想跟我说,被搞成红房子杀手然后九头蛇的疯狗七十他妈多年不是我的错,托尼在放狗屁,以及你想不到有谁比我更配得起Mjölnir。”




“你说的对。”史蒂夫没有太惊讶,“所以你他妈为什么还呆在这里?”




巴基有些逃避的瞪了他一眼。“因为咱俩都知道那是胡说八道。如果是真的,我就不会在知道它怎么运作后马上把它掉了。”他对着拳袋恶狠狠地猛刺,史蒂夫为他的右手吃痛,默默希望拳袋破掉巴基好能停下来。可惜,托尼早把拳袋加固了。




史蒂夫把手叉在腰间,从牙间挤出一声叹。自从托尼嫉妒得发了一顿彪,这已经远不是第一次他们争论了。“你把Mjölnir掉了是因为托尼让你自我怀疑。如果你不够格的话,你第一次根本就不可能拿起来。巴基你他妈的----” 史蒂夫懊恼地把手指插在头发里。“托尼是个好人,但有时候他是我见过的嘴最贱的蠢货。他说的东西有一半是放屁,这还是他不想特意膈应你的时候。你知道这些,但为什么宁愿信他而不信我?”




“因为……”巴基边说边更加用力地捶打着,一拳强调一词。“他……说的……对……” 最后一击出自他的铁臂,把拳袋摇晃得像钟摆。巴基在晃回来打到自己前抓住拳袋,额头顶着加固了的皮革,因为消耗体力以外的什么原因喘着粗气。“他说的对。” 隔了一会儿他重复一遍。他把拳袋放开,终于面对史蒂夫,双手耷拉着像用尽的武器。“说的对,跟是不是我的错没关系,因为根本改变不了我干的那些事。如果你都配不上Mjölnir,那像我这样从地狱里爬上来的傻逼更不可能。”他用右掌恶狠狠地抹去额汗。






史蒂夫把双手放在腰间叹了口气,垂下眼。“我不觉得我配得起那把锤子,巴克,因为我就是一个从布鲁克林来的小屁孩,不是什么特别的人物。”听到巴基激烈的抗议,他摇摇头。“我只是幸运地被Project Rebirth选中,又幸运地有很多好的、够格的队友在战场上照看我的后背。然后现在又有了复仇者们。”




他没有说的是,如果我够格的话,我就会在没有你的情况下勇敢活下去,而不是找个方法牺牲自己。或,如果我是大家想象的那样的人,我就不会让你掉下去。 他没有说,因为有些事虽然思来想去多年,说出口却太痛苦了,而且他也不值得让巴基劝说他一切不是这样的。




“别给我来这套。”巴基吐了一口吐沫。“你拯救了世界四次,史蒂夫,四次,妈的。而我做到的呢,就是差点杀了你好让九头蛇再杀它几百万人。你站在这里跟我说我比你更好?史蒂薇,那把倒霉锤子直直从我手里掉下去了!别告诉我它说明不了什么!”




“就是说明不了什么。”史蒂夫简单地回答,“如果你没有拿起Mjölnir的资格,她根本就不会让你拿起来,非常简单。这是唯一重要的事实。”




巴基愤怒的吐了口气,从额头把汗水浸透的头发抹开,“它就是个锤子,史蒂夫,它没法-让-我干什么。”




“-女也-让你把她拿起来了,”史蒂夫重复着,“因为她和我一样,知道你是怎样的人。 ”




巴基只是盯着史蒂夫好一会儿,脸上读不懂的表情,然后鼻子哼了一声,摇摇头。“史蒂夫,我知道你希望我是什么样的人。”他终于说话,“但是我已经不是他了,也许我从来都不是。”他转过身对着拳袋,又开始出击,每一拳都忍痛咬紧牙根。




-----------------------------






巴基那晚没有去床上,史蒂夫也没打算回床上--他在大厦里转悠着,就像有时候不想跑到精疲力竭,思想中的暗影却不让他安生,除非他把大厦的公用场所上上下下巡视个遍。有几次遇到娜塔莎和克林特干着同样的事情,但今晚他是一个人。




索尔的锤子在大厦公用层的咖啡桌上。对于一个有着神一样能力、几乎永生的外星人来说,索尔有时候及其擅长把Mjölnir 像车钥匙一样乱放。挺可笑的。




但是索尔又的确可以随时召唤锤子,反正没人拿得走她。现在就连巴基也不行了。




史蒂夫站在那里盯着锤子,双手握拳在身体两侧,但终究也没有碰她。他知道试了也没用。




------------------------






“够了。”托尼对着无线电喘着,“我受够纽约了,草泥马的纽约。我要搬家去Malibu,永久性的。”




“你在Malibu的房子不是被炸了吗?”克林特问,一边躲着一个有太多手脚的生物。




“细节⋯⋯哇哦!它们过来了!”




克林特:“我上了!” 一秒钟后史蒂夫在无线电里听到微弱的爆炸声,追赶托尼的生物被带爆破物的箭打中。




史蒂夫几周前才看过《环太平洋》,因为巴基喜欢怪兽片,第一反应是那个托尼的掌心炮打上去像蚊子咬一样的巨兽让他想起开菊兽和金刚的混血产物(如果金刚没毛还有条尾巴的话)。




事实上,九头蛇的残余监狱又开始积极开发超级士兵血清,尽情地实验,才导致了现在的惨境。史蒂夫不知道九头蛇认定实验成功与否,也不知是否特意在纽约被放出来。




总之怪兽很多。X-Men从Salem Centre赶过来帮忙,神奇四侠也在某个区忙活着,但按照惯例,复仇者们的打斗占大头,也就是说目前为止他们这里有至少有十三个怪兽,其中一个像开菊兽那么大,绿巨人跟人家比起来只是个绿皮宝宝。




“可恶,我快没子弹了,到底什么才能杀死这些玩意儿?” 巴基的抱怨从上方传来,“我跟铁头在一起,我⋯⋯队长!身后!”




史蒂夫转身及时举起盾挡住了紫色章鱼状的玩意往他脑袋上砸的混凝土块,被撞的趔趄着,绿巨人抓起怪兽的两只触手给扔到了对面大楼的墙上。




“谢了。” 他说,绿巨人对他露齿一笑,然后跳到下一个目标上去。




他听见巴基松了口气,刚想提醒对方保护好自己,只听巴基一声惊叫,史蒂夫抬头正好看见他从大楼边上掉下来。




“我来!” 托尼朝史蒂夫担心的吼叫喊了回去,只见一抹金红色窜出空中去抓巴基,史蒂夫见巴基对托尼伸出手臂放松地叹了口气,心跳恢复正常。




上方一柱闪电从空中劈到最大的怪物身上,那怪物的吼叫声仿佛爆炸,反身击中离它最近的猎物,即为了救巴基被迫进入攻击范围内的托尼。托尼受到直接打击,两人冲破玻璃摔近旁边的大楼。




“我去帮他们!” 索尔立刻说。闪电停止了,他甩着锤子把自己飞到他们那边。




“士兵!钢铁侠!请回话!” 史蒂夫朝通讯器里喊话,边往大楼方向跑,绝望地想听到一个回答,但仍注意着周遭的情况,于是他看到怪物恶狠狠地一甩让索尔无法躲避,接着听到可怕的噗通一声,只见怪物那张车子大小的手掌把索尔像网球一样撇飞了。




索尔疲软的身体像流星一样飞出去,虽然他也许比除了绿巨人以外的其他人更强壮、不易受伤,但这样地摔下来并不一定能活下来。




史蒂夫不准备冒险,他及时跳上一辆车顶做好准备接受打击……




----------






“我在这儿呢。” 巴基呻吟着,吃力地翻个身趴在地上。“队长,提醒我给你多道几次歉,上次把你从窗户怼出去,太他妈疼了。手办模型,你还活着吗?” 他问托尼。




两人都没有回话。




巴基起身跪在地上,甩甩头让自己清醒。“队长?队长!操。” 他咬着牙一瘸一拐地起身,过去托尼那边跪下来,左手敲了敲托尼的面罩,“托尼,托尼!醒醒!” 托尼没有反应,巴基掀起他的面罩,左手的感应器感受到温暖的呼吸才松了口气,“钢铁侠昏过去了,但还喘气。队长特么到底在哪里?”




“索尔和队长都倒下了,” 娜塔莎的声音发紧,“我们不把他们移到范围外他们会被压得粉碎。鹰眼,绿巨人,你们有没有离的比我近?”




“没有,” 克林特迅速回答,听起来和娜塔莎一样焦虑,“绿巨人在打六个怪,我太远了。”




“上帝啊。” 巴基扑到窗边去,身体远远探离窗沿几乎要掉下去,看到怪物被索尔先前的雷电烧的黑红一片,但不足以把它放倒,而怪物距离踩上索尔和史蒂夫就差一两巨步,如果没有先把大楼砸在他们身上的话。




巴基下意识用手够他的狙击枪,可惜从楼顶摔下来的时候掉了,再说小一点的东西给怪物造成的打击就他妈跟飞吻一样。




“操,操,操。” 他从腰带拿出最后三个手雷,一个个拉动引线,用机械手迅速扔出去,全都精准地在怪物变形了的左太阳穴处爆炸。




怪物怒号着,巴基不得不用手堵住耳朵希望没把队友震聋了,但手雷起作用了,只见巨头转向了巴基,还留着绿色粘液一样的血。




“这就对了⋯⋯就这样,你个狗娘养的,来你爷爷这里⋯⋯”




他准备好在怪物过来之前抓着托尼跑到楼顶跳过几栋大楼--




--然后才意识到怪物准备把他们一掌拍出来。




“我操!” 巴基趴到托尼身上护着,怪物红衫树一样的手臂从屋顶上扫过,大量混凝土块和钢铁像雪崩一样灌到旁边的大楼,一面残余的墙壁把巴基从托尼身上撞下去,险些又飞到空中,他用机械手勾住残破的窗框,被撞击的身体侧面拉的生疼。他在那里吊了一会儿,思考他剩余的选择,疼得直喘。托尼目前多少安全了,史蒂夫和索尔还被困在下面,而那个恶心的大家伙对大楼没兴趣了。




“我们没事!” 他朝通讯器里喊,因为克林特和娜塔莎都看到了刚才的一幕,紧张地想知道他和托尼是否还活着。说‘没事’也许夸张了,巴基看来都差不多。“我去队长和索尔那边。" 说着一松手放开窗框。




下落时他把机械手指插入混凝土墙面(非常他妈的难受)用来缓冲下落的速度,直到离地面足够近了才直接让自己掉下去,被撞伤的一侧没好受到哪里去,但他选择无视,往索尔和史蒂夫那里奔去。二人仍躺在大楼、汽车和街道组成的废墟中,身上挂满了淤青伤口和身边的残骸别无二致。巴基不晓得他们是否还活着,他站在高楼一样大的怪物的影子里,像身处死亡之谷,没时间检查脉搏。




他也没有时间分别把二人转移到安全场所,更无法同时扛着两个人。总之他丢下的那个必死无疑。




巴基焦虑又恐惧地哼哼着,绝望地查看四周能有什么来保护他的队友。他没看到史蒂夫的盾,虽然大小也遮不住他们三个人,但索尔还握着他的锤子。




巴基冲过去,双手抓住短柄用力。




一动不动。




不行,他不够格。他知道的。他不是一个好人或者英雄,更不是什么神,如果史蒂夫都不够格的话那巴基更别想了。




但他的确拿起来过,那时候他还不明白其中的意义。如果现在无法拿起来,他认识的最好的两个人会死的,其中一个他爱得更甚于自己的生命。




他换了个握法,乞求那个他多年没有信过又忘了其存在更多年的上帝,拜托,我知道自己不够格,但我没有别的办法了,求求你帮我救他们。




他用尽浑身力气拉着Mjölnir大声吼着,一下子拽了起来,摇摆着锤子及时砸到怪物三只巴士大小的脚上。




巴基听到巨石破裂的声响,怪物像雾角一样地怒号,摇晃着后退,压扁了一排早已压扁的汽车,搞塌了又一栋楼。除了冲击波之外的什么东西回荡在巴基的手臂里,一种……被认可的感觉。像是小时候父母为他感到自豪的时候,或是史蒂夫不管自己过去干的一切仍把他视为宇宙的中心。




奇怪的感觉,倒不坏,只是奇怪。




可是砸了肉山大魔王的脚趾头不足以打败它,他必须像索尔那样烧了它。




巴基不清楚怎么才能召唤雷电,但还是咬着牙双手举起Mjölnir,脑中想象着闪电从空中劈下来把所有怪物变成焦炭。




乌云开始聚集。




轰隆冲进锤子里的蓝色电流差点把巴基整个人掀起来,他感受到满溢出来的能量像铁丝网从手臂到脚趾翻滚着,很疼。冲击让他喘不过气来,就像一头扎进冰水,但他双脚抓在地上坚持站立。他再次感受到了被认可的温暖感,以及明白了怎么引导电流。看着闪电冲出锤子直直打在怪物的头上让人很满足,那东西发出脱轨火车般的尖叫,往后退着,头摇得像条狗。




“死吧,你个混蛋!” 巴基咆哮。但仅仅一个霹雳远不够,索尔召唤来了一连环的雷电才对那玩意有所伤害。巴基苦着脸又举起锤子,觉得必须得召唤一个雷暴。




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雷暴。




乌云密布、阴天变得完全黑暗,巴基周围的空气极速变冷,一开始没注意直到看见呼出的雾气。雪急落,随着一阵疾风变成冰,冰雹像针一样刺着巴基裸露在外的皮肤,连接机械臂的臂膀交界处疼得要死。




接着乌云拨开一条缝,放出雷电。




如果一个霹雳的感觉像铁丝网,那么这整个暴风雪就像碎玻璃把皮肉剥离筋骨,巴基的号叫忍不住冲破喉咙,就像雷电冲出锤子又冲破他的身体,流动着疼痛的胜利的号叫,只见他对准怪物,释放出雷暴。怪物被电击着燃烧起来,伴随着风和冻雨还是臭不可闻,但它没有死。它没有倒下,巴基必须了结了它,在它伤害更多人之前。可他不是索尔,他离神或是起码一个好人都差远了。而且他冷死了,像以前被冻起来那么冷,雷电穿过他的身体就像又被绑到椅子上洗脑了一样,他无助地除了颤抖和号叫什么也干不了,让电流劈开他的身体--




 “巴基!”




史蒂夫的盾像子弹一样飞快砸到他举起的手臂,巴基感到右手腕骨裂了,锤子从他松握的手中飞出去,一瞬间缺失的痛感让整个世界陷入黑暗。






-------------------------






他从颤抖中恢复意识,在很长很难受的一段时间里他几乎确认自己又回到了九头蛇,抹除记忆被冻起来,而现在正经历着漫长痛苦的解冻程序。




“嘘,嘘,你现在安全了,巴基。你在大厦里,你没事。”




“史、史蒂夫?” 揉着他后背的大手温暖得不像话,察觉了巴基意识到自己被裹在一层层的毯子里,蜷曲侧躺着。房间里的空气闻起来是大厦医疗间常用的消毒液,而不是金属、汗或血的味道,他也能感觉到吸入的空气的温暖,但还是抑制不住地哆嗦着。




“是我,我就在这儿。” 史蒂夫透过毯子揉着他后背,好像被熨烫的感觉。“我没事,索尔和大家都没事。” 他在巴基张嘴问前回答。“克林特在你制造的风暴里冻得够呛,现在也没事了。你才是我们担心的那个。”




“风暴?” 巴基不再抖得那么厉害了,但仍觉得冷得可笑。他抱紧了身体,希望能再加几条毯子,虽然理智上知道,他的新陈代谢加上温暖的室温和多条毯子,他不应该这么冷。




“对呀,你制造的暴风雪,记得吗?哎呀,巴克,” 史蒂夫在巴基能抖出一句话前说着,“你抖得像片叶子,等下。” 他绕着床走过去,从身后爬进来,把巴基隔着层层毯子搂紧在怀。医疗间的床比普通医院的大,但还是挤,巴基不在乎。“索尔拿过去Mjölnir的时候你体温过低,我想你的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你在回暖,这样行吗?”




“嗯。” 巴基叹气,挺直身体尽量把全身贴在史蒂夫身上,他开始暖和些了,现在的确记起来暴风雪,更别提手腕了,虽然快痊愈了但还有些刺痛。“我记得暴风雪。”




“那就好。” 史蒂夫的呼吸将几撮从裹着巴基的毯子里钻出来的头发吹的一动一动。“锤子从你手中掉下来那一刻你就像砖头一样倒下,我知道九头蛇曾⋯⋯总之,我很担心。”




巴基用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你是说怕我不小心给自己清除记忆又给自己冻回去了?我跟你一样担心啊,伙计。”在史蒂夫能发出更多担心的声音前说,“但我很确定脑子并没有比往常更糟糕,” 他疲劳地歪嘴一笑,“虽然没好到哪去。”




史蒂夫也笑了,将一个吻落在巴基的头上。“你知道吗,你做的实在了不起。我只看到了几秒钟,但⋯你看上去就跟索尔一样,巴基,好像锤子是为你而生的。”




“然后你意识到我把自己速冻上,还过电了。”




“然后我意识到它在伤害你。” 史蒂夫说,“索尔对此非常抱歉,你见到他的时候他肯定自己会告诉你的,因为--”




“因为我还不够格,配不上。” 巴基接上话,音调尽量压抑着苦涩。他明白自己不够资格,Mjölnir允许被他拿起来已经不错了。“她是为了让我救索尔才让我拿起来的,我明白。在怪兽踩上你们之前我就应该除了砸不玩那些花样的。”




“事实上,” 史蒂夫尖锐地指出,“我想说的是,你的左臂是导体,至少对于阿斯嘉德的科技来说,而且温度五分钟内突然降了有八十度(华氏),之前你还受伤了。能在这种情况下活下来已经太了不起了,这也是我尽量不去想的。” 他把巴基抱得更紧。




“抱歉。” 巴基说。




“不,” 史蒂夫咬着牙说,“不要为救了索尔或我的性命道歉。我只是……我差点又失去了你。” 他粗喘着,“我不能失去你,巴基。




“我知道,我也是。” 巴基不再打冷战了,但史蒂夫死去的想法比任何挨冻的记忆更糟糕,他蹭着挪动着无视对方的抗议,一堆毯子半掀开半堆在史蒂夫身上,他翻身面对着史蒂夫双臂环抱着对方。“当我看到你那样躺在地上,快要被踩到……” 不住地打了个战,但不是因为冷。“Mjölnir能让我用她我已经很开心了,即使差点弄死我。”




史蒂夫皱眉。“你还没弄明白,巴基,她并不是为了救索尔才让你使用她的,你--虽然你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但你是的,从来都是。Mjölnir……我不知道怎么运作,但如果你不够格的话根本连挪都挪不动,这就是为什么你能举起她,在托尼让你以为你不配之前。”




“但为什么你不行?” 巴基反问,这比争论更容易。史蒂夫早在身体变的像硬邦邦的砖墙之前,思想就跟一堵墙一样固执了,他不想听的巴基永远无法说服他。




“我在努力。” 史蒂夫说,也许那个看起来真诚的微笑更有点自我贬低的意味,巴基知道他指望不了其他反应。“可我们刚才在说你。”




“-你-在说我,我什么都没有说。”




巴基咧嘴一笑让史蒂夫不满。“巴基……”




“好,行,” 巴基吐出一口气,“我配得上索尔的锤子姐姐,行吧?满意了?”




“你要是更诚心一点我会更高兴,但……” 史蒂夫扮了个表情,然后只是叹气,翻身仰卧,把巴基拽上隔着毯子躺在史蒂夫的怀里,床因为二人的重量咯吱出响。“我只是希望你能像我眼中的你一样看待自己,像我们大家看你那样,看待你自己。”




“好吧,你也是。” 巴基隔着乱七八糟的毯子回抱史蒂夫,“像托尼说的那样--如果我配得上Mjölnir,你肯定也能。”




“他不是这么说的。” 史蒂夫说,仿佛这才是他们的议题。“好吧,行,我试试,只要你也试的话。”




“别无所求。” 巴基知道这不代表什么,但也没的可说。




而且,管他的,他也可以试试。






----------






“嗯,” 托尼说,“据可靠消息,我有时候貌似的确是个混蛋。”




巴基从沙发抬头慢慢眨了眨眼,身穿麋鹿图案套头衫,被史蒂夫的胳膊环抱着肩膀,吸满对方的体温,简直像在烤箱里一样,舒服极了。“不是吧?”




托尼白了白眼。“是,我知道,好震惊啊是吧。” 他把手深深插在口袋里,像一个校长室里犯错的小孩一样看着周边。“说实话,我知道我最近说了一些混蛋话,然后你为了救我们差点死翘翘,我只是希望你知道,嗯,如果索尔的喵喵锤跟谁劈腿的话,我很高兴那个人是你。”




“谢了,托尼,这真是……只有你能讲出来的话。”巴基对托尼伸出一只手笑笑,托尼握住也笑了。之前巴基并不是真的生气,但现在这样挺好。




“好!” 托尼双手一拍,看上去放心多了。“那么,我们今晚看什么?”




“《骇客帝国》,如果你不挡在屏幕面前让我们看就更好了。” 史蒂夫说。




“《骇客帝国》?” 托尼双眼恐惧地睁圆。“先是看愚蠢无比的穿越剧,然后上周看的从解刨角度来讲可笑的外星人和荒唐的电脑操作界面,现在是《骇客帝国》?讲真,你们这帮人有什么问题?是存心想膈应死我是吧?”




“如果能防止你电影从头到尾讲个不停,那么我们愿意膈应死你。” 娜塔莎说,同布鲁斯、克林特走进来,索尔拿着Mjölnir跟在后面。她对巴基眨了下眼说,“你知道你穿成这样让我们没办法严肃看待你的。”




巴基咧嘴一笑,“拜托,鹿角明明很严肃的。”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史蒂夫吃吃直笑,在巴基太阳穴上亲了一口,嘴唇的温暖隔着套头衫传来。




“我喜欢《骇客帝国》。” 布鲁斯说,不过巴基很确信他只想让托尼抓狂。




“你越膈应他,他话越多。”克林特说,“嘿,哥们儿。”他对着屋子里的三人点点头,看了眼屏幕,“咱们看《骇客帝国》啊?太好了。”




“我讨厌你们。” 托尼沮丧地一屁股坐到角落的沙发里。




“索尔选的。”巴基说,只因为这么说能让他抓狂。




托尼呻吟着,“必然是他选的。”




“巴基骗你的,今晚的娱乐项目是他选择的。” 索尔说,对所有人张嘴大笑,“但我很乐意观看。”




托尼一脸众叛亲离的表情看着巴基,后者爆笑。




奇怪的是,仿佛没人注意到索尔并未像往常一样把锤子放在碍手碍脚的地方。索尔知道巴基注意到了,只是给了他一个充满阴谋的微笑。




然后突然下令,“巴基,接着!” 然后直直地把那玩意扔向史蒂夫。




巴基隔着史蒂夫伸手抓住了半空中的锤子,跳起来,用脚把咖啡桌推到一边,手里的Mjölnir换了个握法好方便他砸进索尔的脑袋里。“这他妈的是干嘛?”




“冷静,朋友。” 索尔张开手臂,仍然微笑着,虽然有些洋洋自得,让巴基真想扔锤子砸过去。“我只希望向你证明你已知的事实。”




“什么?” 巴基追问,然后才反应过来,他看着锤子,在手里轻的没有重量,仿佛她就属于自己。




他之前没有想过,先是为史蒂夫害怕,然后对着索尔生气--他现在还是很生气--以至于没有想过,现在想想,锤子还是轻的没有重量。




“哦。” 巴基小心把Mjölnir放在咖啡桌上,活动着手指盯着她。心底还是有些不相信,也许他永远都不能相信,但再也无法否认。他三次拿起过Mjölnir,用她召唤过一次雷电。如果那种感觉意味着什么的话,那意味着Mjölnir对他的认可。




他从来没想到会再次有配得上这份荣誉的感觉,但不管怎样,他需要接受。




事实上感觉挺好的……虽然还是有点生索尔的气。




巴基抱着手盯着对方,“但是如果你错了怎么办?怎么能这么不长脑子?你杀了他怎么办!”




索尔摇摇头,仍笑着。“不,史蒂夫没有危险,我知道你能接住Mjölnir,若不知何故你未接到,我也把她召唤回来即可。”




巴基张大嘴让索尔知道他多么'信任'这个不靠谱的想法,然后感觉到史蒂夫揽上他的手臂。




“没事的,巴克。” 巴基低头看着他,“我知道他刚才想这么做。”




“什--么--?”




史蒂夫丝毫没有抱歉地耸耸肩。“我知道你能接住的,你接住了不是。”




巴基抓着头发张着嘴,“我不……我……老天啊,史蒂夫!你他妈的什么毛病?” 他咬紧牙,沮丧地有些无语。“我向上帝发誓,我他妈不用锤子砸死你是因为旁边有人看着。”




“那个什么,不要因为我们碍手碍脚。” 




“托尼……” 布鲁斯叹气。




“闭嘴托尼。” 巴基朝他喊。“说实话,” 转向史蒂夫,“你他妈到底在想什么?”




“在想你能够接住Mjölnir。你接到了。” 史蒂夫朝着巴基放闪,仿佛因为对方要砸死他而超级开心。巴基不仅想揍他,还想吻他。




于是他就吻上去了,因为那人可是史蒂夫,而且巴基永远不会伤害他,再也不会了。




“这并不表明我没有生你气,罗杰斯。” 他们俩终于分开,因为克林特发出的干呕声让人闹心。




“我知道。” 史蒂夫仍旧对他放闪。




然后巴基容忍着在座各位祝贺他拿起来那个倒霉锤子,直到托尼开始抱怨还看不看电影了。




于是巴基又自告奋勇去做爆米花,部分原因是想和大伙儿分开几分钟,倒不是说巴基不相信他们,虽然索尔家的锤子姐姐品味不怎么样,只是……




他们是他的朋友,他也信任他们,只是有时候会很吵……好吧,娜塔莎不吵,但在经历了这一切后独处几分钟还是不错的。




而且还意味着他可以这么干……




巴基假装无意地拿着锤子进了厨房,像是要还给索尔,但他一转身大喊,“接着!” 把锤子扔向史蒂夫。




在锤子离手的瞬间,他再度感受到在战场上的那股熟悉的肯定感,仿佛她也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似的。




史蒂夫大喝一声接住了锤子,就像巴基深信的那样。






--完--








*香草冰(Vanilla Ice):一个吊吊的说唱歌手


*文艺复兴博览会:文艺复兴风的cosplay展(不是)


*锤子姐姐:lady hammer --找不到合适的翻译,hammer有JJ的意思,lady hammer有点嘲笑索尔的男性器官是个娘娘腔、人妖JJ的感觉呵呵




史蒂夫也有爆粗口的时候(damn=特么的),而且不论巴基怎么爆粗史蒂夫都由着他嘿嘿嘿











评论

热度(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