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待授权翻译】【无差】噩梦

Joan:

原作者:LadyRazzle (crimegimp)


原文链接:Bad Dream


作者GN还没给回复,想想还是先发出来了,等作者GN给了再替换一下,如果作者不同意或者已经有人要过授权了,我就删掉,放着自娱自乐吧XD




这篇文的灵感来自于《复仇者联盟2:奥创时代》预告片,其中有一幕出现了史蒂夫在舞厅的场景。





旺达向史蒂夫展示了如果他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会出现的另一种人生。


根据漫画,绯红女巫旺达的主要能力是使用混沌魔法,扭曲现实。




NOTE:


有主要角色死亡!有主要角色死亡!有主要角色死亡!


虽然是史蒂夫的幻境,但确实有主要角色死亡!想清楚了再看!






没有Beta,所有错误都是我的=3=




-----


当那个年轻的女人碰到他的手时,史蒂夫闭上了眼睛。有那么一瞬间,整个世界的喧嚣都在他耳边消失了。当世界的声音再次回来的时候,却又不是原来的那些了。鸟鸣声变成了人们讲话,干杯的声音;呼啸的风声变成了老式的,熟悉的爵士乐队的调调。史蒂夫还没张开眼睛,就已经开始微笑了。


那舞厅就像他在战争前看到的一个样子。不是现代刻意营造出来的那种“复古”却又不尽相似的复制品,而是带着回声的,觥筹交错的,温暖的,充斥着笑声和随意舞姿的舞厅。这是他见过最美的东西之一。他低头看着自己,突然意识到身上的牛仔裤和紧身衬衫在这里是多么的格格不入。他身边的人看上去都精心打扮过了。他看到一些穿着制服的男士,和精心打理过自己的卷发,穿着漂亮裙子的女士,他们动作优美,舞姿妙曼地在舞池中舞动着。史蒂夫双手环着胸站在那儿,突然觉得有些局促不安。


女人在他身边用手碰了碰他的手臂。史蒂夫吓了一跳,他已经几乎忘记她的存在了。


“没关系的,他们看不到我们。”她说,“我们只能旁观。”


“我以为你要给我看些黑暗的东西,”他回她说,“无意冒犯,小姐,但这些东西很美好。”


她看着他微笑。


“每个人眼里的黑暗都不一样,”她说,“大部分人都对自己恶劣,自私的一面深有了解。我不知道你将要看到什么。”她又狡黠地加了一句,在史蒂夫正准备开口发问的时候,“但那绝不会是什么美好的东西。”


史蒂夫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开,转回到了人群中,看到了他们。或者说,她。佩吉·卡特,依旧年轻漂亮的佩吉穿着蓝色的绸缎裙子,正站在舞池的边缘看着跳舞的人们,自己也随着音乐的节拍扭动着身子。她的头发比他记忆里的要长,但是红唇依旧和他记忆里的一样鲜亮,而她整个人散发出来的那种自信和气势也一如往昔。史蒂夫在现代也偶尔会去看望佩吉,但这不一样,要说他不想念眼前这个她只能说是自欺欺人。


佩吉转过身,朝着身后微笑着,史蒂夫这才看到了跟她一起的人——她身后的桌子周围坐着的都是他记忆里的脸孔,或熟悉,或认识。有几个咆哮突击队的队员,他们勾肩搭背着,或者倚着舞伴的椅背。霍华德·斯塔克一直盯着坐在他旁边的一个漂亮女孩看着,现在正因为达姆达姆讲的一个笑话而开怀大笑着。坐在霍华德旁边的是......


“如果你不那么自私,这就是你可能拥有的生活,”旺达说,“在这里,你没有把飞机开进大海,而是让霍华德救了你。”


“我以为我会死,”史蒂夫皱着眉头不服气地为自己辩护,“你怎么会觉得这是自私的行为?”


“这不是由我来告诉你的事,”她过了一会儿才回答他。史蒂夫只是又一次把目光从她身上收回,还是没有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


他曾经听说过,如果在现实生活中看到另一个自己,也许会认不出自己的脸,但是史蒂夫觉得那是错的。另一个他,他们管他叫队长的那个,随意地坐在椅子上,当其他人都在尽情欢笑的时候,他就只是费劲地在脸上挤出点笑容。
这时,女服务生端着一托盘的酒杯朝他们这桌走来,整张桌子都欢腾了起来。桌子上一半的男士都想站起来去帮她,但女孩只是“嘘”的一声制止了他们的动作,帮他们一个一个地端上酒杯,直到盘子上剩下了最后一杯酒,她疑惑地瞟了一眼桌子。队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伸手去拿那杯酒,脸上带了点微笑。女孩一走,他就把这杯多出来的白兰地放在了他的右边,一个空座位前。没有人说话,他们的视线也没在那个座位上多停留一秒。


“来吧。”


旺达带着史蒂夫走下了楼梯,来到舞池边上,一直走到离那桌大概几个桌子的距离,他们现在可以听到他们说的话了。虽然知道别人其实根本看不到他,史蒂夫还是低着头弯着腰,徒劳地想让自己变得不那么显眼。他们看着那一桌人,大笑着,就着一些小事情开着玩笑。其中一个咆哮突击队队员会开始讲故事,然后其他人就会接下去讲,并且加油添醋,讲得神乎其神。佩吉小小地喝了一口她的酒,微笑着对其他人摇头。史蒂夫看了一眼旺达,想看看她的反应。他在想,也许除了得出他在和平时期就是个可怜的混蛋这个结论之外,他还应该对眼前的场景有点其他想法?其实她根本不需要魔法也可以让他明白这点。


盖博放下了他的酒杯,向佩吉走去,彬彬有礼地伸出了手。


“女士?”佩吉笑了,把手放在了他的手上。


“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开口呢。”她在朋友们善意的起哄声中让他领着她进了舞池。队长只是无甚兴趣的看着他们,脸上找不到一丝嫉妒的痕迹,也没打算去阻止他们。


突然传来一个沉闷的,转瞬即逝的声音,然后是砰的一声。霍华德的女伴正在他的大腿上挪动着,却突然停在了那里。在那么一个耐人寻味的瞬间,舞厅里一片沉寂,每个人都仿佛定格在了原地,盯着女孩黄色裙子身侧绽开的血花。


下一瞬间,一切都重新动了起来。队长朝霍华德扑了过去,把他从椅子上撞了下来,刚好避开了下一颗子弹,那子弹直直擦过队长的前臂。接着更多的子弹射了过来,前一刻还欢歌笑语的人们开始惊慌起来,纷纷散开,时不时地被别人绊倒,跌跌撞撞地向出口跑去。史蒂夫想去帮忙,但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人们看不到他,也碰不到他,他根本没有办法提供任何帮助。


咆哮突击队的队员迅速集合起来,想办法反击,他们躲在遮挡物后面,试图定位袭击者的位置。虽然没有带枪,但他们不会逃跑的。队长正对霍华德用力地摆手示意着,无声地叫他和他的女伴快点离开,那女孩失血严重,但是还有呼吸。当整个舞厅除了他们这一队人再没有其他人时,枪声缓了下来,最后停止了。但是每当他们有人移动的时候,子弹就会再次发射出来,打中或将将擦过身体露出来的部分。他们被钳制住了。


“停止开枪!”队长大声喊道,“我的名字是史蒂夫·罗杰斯队长。你这是无端挑衅。我们并没有武装,而且战争也已经结束了——站出来,告诉我们你要什么。”


没有回应。队长朝达姆达姆看去,想寻求他的认同,但后者只是困惑地对他耸了耸肩。


“我要站起来了,”队长说,达姆达姆用力地朝他摇头,尽管他对现在的情况不甚明朗,但他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好计划。“站出来,我们可以谈谈。”


他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从桌子的残骸里走了出来,双手高举走到舞池中间。


有那么一会儿,什么动静也没有,他开始放下自己的手臂。然后,史蒂夫能想到的最糟糕的东西从房椽上跳了下来,站到了队长的面前。一个全身黑衣的杀手,他的头发散落在眼睛周围,堪堪略过遮住下巴和嘴巴的黑色面罩上缘。他还没那么强壮,战斗服和手臂也没那么先进,但史蒂夫绝对不会认错的——罗杰斯队长现在面对的正是冬日战士。史蒂夫此时比另一个自己知道的更多。他知道战士绝对不会屈尊去谈判的。


队长朝他走近了几步,手臂安抚性地举了起来。在战士背后,森田正拿着一把不知从哪里找到的刀靠近他们。队长试图让他走开,但他的动作显然没有隐晦到可以瞒过杀手。冬日战士转过身,上前一步,用手攥住了森田的咽喉,毫不费劲地把他扔到了房间的另一头,把他跌在舞台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乐器中间。当他再次转过身来面对队长的时候,战斗开始了。


“他得停下来,他可以理解他的。”史蒂夫说着试图对抗另一个自己,但结果再次证明这只是徒劳的尝试。咆哮突击队的队员都停下了脚步,他们知道当队长在战斗的时候,他们根本无法插手。他们开始找自己身边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等候着时机,等候着攻击者疲软不备的时机。但史蒂夫知道他们会比预想中等待的时间更久。


“你什么也做不了,队长。”旺达的声音听起来几乎像是带着同情了。


“拜托,你这个白痴,好好看看他!”史蒂夫喊道,既像是在对那些听不到他的人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把他打晕过去就好了。”


这是非常有可能实现的。史蒂夫可以看得出来战士还没有经过打磨,他的攻击非常有力,野蛮,无情,但是动作间还不够熟练,缺少未来几十年的训练和经验给予他的优雅。在这场打斗中,队长占了上风,但也只是略微的上风。他出拳更加迅猛,想要压制住杀手,想要活捉他,好带他去审问。比起杀戮,不管哪个空间的史蒂夫都会更倾向于扣押。


一声枪声响起,战士只来得及用金属手臂挡开了子弹。是佩吉,她大概把抢藏在了她的包里,或是哪个隐晦的皮套里,史蒂夫不想去多做联想。她正准备开第二枪,但是战士已经反应过来,向她攻了过去。他很轻松地挡下了第二颗子弹,同时抽出一把刀打算除掉这个威胁。在离佩吉还有一步远的地方,战士忽然倒在了地板上,背上压着一个两百磅重的超级战士。冬日战士在他身下扭动着,队长用力朝他的颈侧挥下拳头,只听到嘎吱一声,响彻大厅,冬日战士不再动弹了。队长停了下来,伸回手准备再来第二下。佩吉在他们面前弯下腰,伸出一只手放在了战士的脸侧,把他的头转了过来。他的头轻松地随之晃动着,史蒂夫几乎要吐了。


“他死了,史蒂夫,”她说,“他的脖子断了。”


史蒂夫在旺达身边跪了下去,所有的呼吸都被他阻塞在肺部之外。


“该死的,”队长说,放开了身下压着的身躯,站了起来,“我没打算杀他的。我们得搞明白是谁派他来的。”


“他的衣服上并没有明显的标记。”佩吉用枪柄戳弄着战士的袖子和衣领,试图找到些什么徽章。其他咆哮突击队的成员警惕地靠了过来。“也许是九头蛇的残余,想继续完成他们的事业。我们会回基地去看看那些文件里有没有什么有用的。”她最后这么总结道。


队长点了点头,揉了揉肩膀上子弹的擦伤,转身打算走开。佩吉倾下身子,伸出一只优雅的,细致地涂了红色指甲的手掀开了战士脸上的面罩。


“快走开,”史蒂夫低声说道,他感觉自己的眼睛在燃烧,“不要回头。”


佩吉发出一声极度震惊的吸气声。


“这不可能。”盖博在她的肩膀上方说,他的声音几乎和达姆达姆的“这他妈的是怎么一回事”重合。队长转过身,开始重新朝他们走来,却突然被佩吉挡住了去路。


“史蒂夫,没有什么,你没必要去看...”


“不要去!“史蒂夫在一边叫道,看着队长推开了她,朝她身后那具脸上没有任何遮挡的躯体走去。巴基·巴恩斯躺在那儿,他的脸像冬日一样苍白,没有任何遮挡地出现在破损的舞台地板上。队长慢慢地跪了下去,双目圆睁,嘴巴大张,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他伸出一只手放在了巴基的胸膛上,按在那颗再也不会跳动的心脏之上,手掌在他胸前的织物上收紧。


“这是什么?”他的声音几乎听不见了,他抓起巴基的衣服,轻柔地抚上他的脸颊,想要让这具破碎的躯体重新恢复生命力。“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他的声音慢慢变成了叫喊,“他们对他做了什么?”他对其他人吼道,他们都站在他周围,被发生的一切震惊到了,没办法想出一个答案来。他转头重新看向巴基,他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脸上的表情扭曲着充满了悲伤。“我对你做了什么?”他轻声说,“哦,我的老天,我做了什么?”


他把巴基瘫软的躯体用力地拥入怀中,把自己的脸埋进了他的颈窝,倒在了他的身上。他开始叫喊,把心里所有的,乱糟糟的痛苦,悲伤和后悔都喊了出来,那声音太过尖锐,史蒂夫几乎可以听到他声带撕裂的声音,他自己的喉咙也开始发痛,就好像那些哭喊其实是从他的嘴里发出来的似的。


“带我回去,带我回去,求求你带我离开这。”史蒂夫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伸出手去抓旺达的手。他的恳求愈发地大声,和另一个自己的痛苦哭喊抗衡着,他跪了下去,双手撑着地面。


然后世界忽然又变得一片寂静。史蒂夫的手指重新触摸到了地毯,也重新听到了鸟鸣声。他坐在脚踝上,用掌根揉着眼睛。


“他是谁?”


史蒂夫花了一会儿时间才放下手,哽咽着吸着气,像是要把泪水咽回去。


“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一切。”他回答,有些被自己的坦承诧异到了。


“他就是你的黑暗?”旺达问。“我只能给你看,”看到史蒂夫疑问的表情,她继续说,“不能告诉你这意味着什么。”


“他不是我的黑暗。”史蒂夫说,“他是我知道的唯一光亮。但是失去他......一次又一次地失去他......这......”


“就像是通往黑暗的路。”旺达帮他补充完整。“你很有意思,罗杰斯队长。我们会再见面的。”


然后她就消失了。史蒂夫甩了甩头,他现在脑子里都是巴基,没有精力去探究她话里的深意了。他看着自己的双手,他那双没能抓住巴基,伤害了他的手。他看着它们吸了一口气。“下一次我再抓住你的时候......”他暗暗发誓,收起十指紧握成拳,直到指甲在手掌上刻下了深深的半月形印记。






END




* 是不是BE大家自己看着办吧,不要找我谈人生,去给作者GN留言谈吧T^T

评论

热度(458)

  1. 暖风Jo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