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MCU】來我墳墓前說故事 [Stucky]

香料罐子:


❥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二次創作,Steve Rogers x Bucky Barnes。


❥公開ICE05印製的無料,有部份捏造時間線注意。


❥以上沒問題的話,請用!








 Emma Dugan 每年都期待著到曾爺爺家去替他慶祝生日。他是一個幽默風趣又身體硬朗的老好人,而且他是個戰爭英雄,是美國隊長的夥伴──對小Emma來說這是全世界最酷的一件事。


每當曾爺爺過生日,就有好多好多的人寄各式各樣美麗的生日卡片給他,曾爺爺會用漂亮的花布大相本細心地把它們歸類收好。Emma總是會坐在曾爺爺旁邊,陪他一一細數這些祝福。




「看哪,曾爺爺,Dernier曾奶奶卡片上有一隻好漂亮的小鹿!」


「喜歡的話你可以留著它,小甜心。」曾爺爺溫柔的說,將Peggy Carter的賀卡夾進相簿中,去年是馬戲團的圖案、今年是冰原的風景。


  


  往年的生日會除了他們的家人以外,曾爺爺的老同袍也都會到場。Emma聽說在她出生前派對更加的熱鬧,但時間一個一個帶走爺爺的戰友,Jacques Dernier、James Montgomery Falsworth、Howard Stark。到了現在,還會每年出現的咆哮突襲隊成員,除了曾爺爺以外只剩下Gabe Jones與Jim Morita。




「曾爺爺,再跟我說戰爭時的故事嘛!」Emma吃完午飯就打斷老Dugan與他隊友的敘舊,拉著曾爺爺的手撒嬌耍賴。


「你小曾孫女喜歡聽那些啊?」Jones笑著問,他兒子可是一點也不耐煩聽他細數那些軍旅往事,他的孫子也差不多沒興趣了。


「是啊,她真是聽不膩呢。」Dugan拍了拍曾孫女的頭。「今天運氣很好喔!因為Gabby與Jimmy曾爺爺都來了,有他們的話故事會更加精采呀!」




  Emma忍不住跳起來歡呼,你想聽哪一個故事呢?曾爺爺問。


「說我最喜歡的那個!」


「你是說我被德國人俘虜,又逃出來的那個故事嗎?」


「對,就是那一個!」




  好吧,讓曾爺爺想想,故事要從哪裡開始說起。


  當然你Gabby與Jimmy曾爺爺也都在那裏──我們是在戰俘營認識的,並不是甚麼愉快的開始,對吧?




  我們被關在惡劣的環境裡,缺乏乾淨的水源與充足的食物,還到處都是細菌──如果有人生病倒下了,納粹會把他拖出去,我們從來沒再見過那些被拖出去的人。




「但你的曾爺爺從來沒有屈服!」Dugan揮舞著拳頭,就像那些看守他的德國士兵還在他眼前一樣。


「對,他還跟德國人嗆聲哩!」Morita笑著補充。


「真的?曾爺爺說了甚麼?」


「他跟那些納粹瘋子說,有一天我也會有一根棍子。」


  Emma咯咯笑:「你拿到你的棍子了嗎?」


「比那個更好,我拿到了一把超乎想像的槍!」


「你是怎麼拿到的?」


「那天我們像老樣子一樣被逼著做該死的苦工,然後被他們塞回籠子裡,我們全都累的像條狗,連一根手指都不想動,但我們還是在說話。」


「說些甚麼呀?」


「家人、夢想,在大海另一邊的結婚對象!還有戰爭結束以後要過甚麼樣的生活,孩子,我們需要讓自己不要放棄活下去。」




「你想過要死嗎?曾爺爺!」Emma倒抽一口氣。


「當然,那時候的我們就是瘋子納粹的手腳,我們活著的每一秒就是替他們製造對付祖國的武器,那很難解釋──你被逼著做你不願意的事,傷害你應該要保護的人,相信我Emma,死掉比較輕鬆。」Dugan輕聲說道,Jones與 Morita也附和,而這份年代久遠的傷痛還年幼的Emma無法感同身受。




「說說你被救出來的那邊!」Emma催促著。


「我怎麼可能不說呢?那個人出現在我們的籠子上方,就像個天使一樣!金色的頭髮與藍色的眼睛,高大的身材、光看著就讓人感到可靠又安心,告訴我這是誰呢?」


  Emma用壓抑許久的興奮口氣大叫:「美國隊長!」




「對,美國隊長──他那時候還沒有任何戰功,大家都只當他是個賣國債的草包,但他做了沒有人敢做的事情,他一個人闖進敵營!」


「為了救你們!」


「呃,這倒也不對──他其實是來救某個人的。」


「噢!噢,是他的公主?他的心上人,一個像Carter探員那樣美麗的女士?」


「呃我還是不能說完全不對──」旁邊的Jones與 Morita已經忍不住大笑,Dugan自己也笑了出來。


「他救的那個人,之後會成為我們的副隊長。」


「BUCKY!他是隊長最好的朋友!」


「對,事實上,說最好的恐怕還不夠形容──」


「比最好還要好嗎?」


「比最好還要好,他們──他們深愛著對方。」Jones笑完了,還帶著抹不去的笑意回想著好多年前的那一天。






  他們攻陷那座基地,等著美國隊長與Barnes中士扶著對方走出來。起初他們都以為是祖國的軍隊派這個超級士兵來拯救他們,後來才知道這是一次抗命的秘密行動,沒有支援、沒有掩護,但美國隊長做到了無人能及的戰果。在小酒館裡聽見這個事實的咆哮突擊隊樂歪了,更加確定他們沒有跟錯長官,舉著酒杯為美國隊長歡呼。




『你為什麼要來呢隊長?沒搞好的話這是要軍法審判的啊。』


『別說軍法審判了,搞不好會跟我們一起死在那個鬼地方呢!』


『你是覺得我們肯定還活著?知道我們是一群值得你拯救的好士兵?』


『不,你是聽到了什麼軍事機密吧?你知道了一種一定可以把我們都救出去的戰術!』




『呃,其實也沒有,』那時候還很青澀的Rogers隊長不好意思的搔了搔頭。『我只是聽說107步兵團被俘虜,怎麼樣也無法忍耐──』


  歡快的氣氛一下就冷靜下來,對,沒錯,回想起來美國隊長見到他們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在找James Barnes中士,可那時候情況太混亂,他們都以為隊長找他可能是因為這個士兵握有某些逃脫的關鍵或重要的情報,而不是──




『──你一個人闖進敵人的軍營,救走四百個俘虜,炸掉了整座垃圾納粹的基地,毀了一個神經病統治世界的陰謀,只因為他們『可能』抓走了你的童年玩伴?』


『呃,對啊。』美國隊長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他身邊的Barnes中士笑得非常得意。


『看來你們終於搞清楚你們的救命恩人究竟是誰了。』布魯克林最帥的小夥子這樣說。






「噢,他們真的是最好的朋友!」


「是啊,最好的最會吃醋的朋友。」Jones大笑,Emma好奇地問:「甚麼吃醋呀?」


「嘿,別跟我曾孫女說那些可怕的軍帳裡的故事!」Dugan大叫,卻自己露出了懷念的表情。「隊長總是不太願意跟他的中士分開,是吧?中士的狙擊鏡也總是跟著隊長轉,他就怕隊長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出事。」


「全美國也只有他一個會覺得美國隊長是需要人保護的體弱多病的小兔子。」






  即使從小到大的感情堆疊得多麼深厚,隊長跟中士也是會吵架的,他們會爭執戰略、爭執執行任務的方式,怒氣沖沖揪著對方的領子大聲說話、大吼著打斷對方。咆哮突擊隊起初還覺得這很新鮮有趣,直到發現他們的對話簡直讓人聽不下去。




『你為什麼要跑的那麼前面?那不安全!四倍體力不是讓你像個四倍的蠢蛋衝上去擋子彈的理由!』


『Buck總是要有人去做那些事!而且你自己不也把狙擊點設得太過明顯!那是個開槍的好位置,但掩蔽性連四倍的蠢蛋都覺得差勁!』


『你以為我是為了誰?我要不靠前一點,誰保護你的後背!』


『我不也是為了你!我如果先解決那些渾球,他們的槍口根本來不及對準你!』


『你這白癡──』中士大吼,『你給我坐下!我以前跟你吵嘴的時候,根本不需要仰頭看你!』






「他們有和好嗎?」Emma擔心的問。


「有啊,隊長後來仔仔細細把一塊布洗乾淨又烤了火,拿去給中士做肩頸按摩。」Morita說完他們都大笑起來,那時候他們對那種關係只是略有耳聞、避而不談──但後來他們得以近距離的觀看,發現那份愛也與常人無異。




「再後來呢?」


「後來──後來戰爭進入尾爭,我還很清楚記得那年冬天特別冷,流汗要馬上擦掉,不然鬍子一下就會凍成針葉林。」曾爺爺邊摸著鬍子邊笑著說。「我們執行了一個俘虜九頭蛇科學家的任務,隊長跟中士在高速行駛的火車上跟敵人作戰──」


「然後呢?」




「那一次的任務中,中士從火車上掉了下去。」


  Emma發出一聲尖叫:「他死掉了?!」


「是啊,他是咆哮突襲隊裡第一個脫隊的人。」


「──我從沒想過會是他。」Morita輕聲說。


「美國隊長一定很傷心。」


「Barnes死了以後,隊長就變了。他本來就有點古板,嚴肅又認真,後來我幾乎沒有看過他笑,Barnes把他的快樂都帶走了。」那是一段艱困的時間,他們之間少了一個總是帶來歡笑的人,仇恨跟遺憾的氣氛籠蓋著整個小隊,直至戰爭結束。




「後來發生了甚麼事?戰爭怎麼結束的?」


「我們摧毀了紅骷髏,但是那輛載滿炸藥的飛機失控了,為了不讓他攻擊美國,隊長駕著他撞進北極海裡。」




  Steve Rogers與Bucky Barnes是咆哮突擊隊裡為國捐軀的士兵,其他的人都生還、成為戰爭的英雄,史密森尼協會裡,有著他們的紀念區。


  而他一個人睡在冰冷的雪山裡,他一個人睡在冰冷的北極裡。






  Emma摀住了臉,被曾爺爺抱到腿上。


「隊長不應該死掉的,他應該要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小女孩帶著哭腔這樣說。


「他會的,他會比誰都幸福,因為他又跟Barnes重新相聚了。」曾爺爺安慰她。


「──他跟他的快樂重新相聚了,對嗎?」Emma抽著鼻子問。


「他們是彼此的快樂。」






  他們是溫暖的連寒冬都能夠融化的人。肯定在遙遠的天堂裡兩個人無憂無慮地生活著,一來一往的互相嘲弄嘻笑,Hey punk、you jerk,那些笑語將不再被籠在戰爭的陰影下,風平浪靜、歲月靜好,再沒一點冰雪能夠刮傷他們的面頰。






1944年,戰爭英雄Bucky Barnes死於意外墜落,享年27歲。


1945年,戰爭英雄Steve Rogers死於飛航事故,享年27歲。


1968年,戰爭英雄Jacques Dernier死於槍擊事件,享年57歲。


1985年,戰爭英雄James Falsworth死於心臟麻痺,享年69歲。


2001年,戰爭英雄Gabe Jones死於肺炎與併發症,享年83歲。


2005年,戰爭英雄Jim Morita死於醉酒駕駛追撞傷重,享年86歲。


2008年,戰爭英雄Timothy Dugan在子孫環繞下離世,,享年96歲。






  最後一個隊員的離世成為了重大的頭條新聞。國家特別打造了一套全新的勳章贈予這幾個為戰爭帶來重大改變的英雄家庭,史密森尼學會的展覽擴大為常設展館,那時候整個美國都是懷舊與愛國的氣氛,好好休息吧,我們的英雄,已經沒有戰爭,和平的年代終於到來。




  至此咆哮突襲隊的成員,終於能在另一個世界的小酒館相聚。






2011年,在北極的冰層裡,科學家探測到罕見的金屬組成元素,以及非常微弱的生命跡象。




  極北之地的冰海裡從來沒有屍體,阿爾卑斯的雪山也從來沒有屍體。


  Steve Rogers與Bucky Barnes從來也沒能獲得安詳的長眠。








 -







我看這世界上也沒其他一對世紀愛侶可以像他們這樣錯過7749次


我朋友看完以後跟我說『他們沒有獲得安詳的長眠讓我腦子裡一路飛過所有他們相關的劇情』


我在寫作的時候確實是這樣想的,能被這麼精準地說出我的想法真的超感動


希望也能讓你們想到他們究竟是經歷了多少痛苦與悲傷,卻仍然這麼善良與堅強的兩個人

评论

热度(42)

  1. T'hy'la香料罐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