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盾冬】关于爱与量子纠缠的研究报告(7)(接复联3)

窒息

克拉德美索:

接复联3结尾剧情,HE


量子纠缠——两个粒子互相纠缠,无论相隔多远,他们永远影响对方。


如果我变成了量子幽灵,如果我所有存在过的痕迹都被现实抹杀,你还会记得我吗?


前文:(1)(2)(3)(4)(5)(6)


 


“我需要帮助!”当美国队长以少有的冒失劲闯入苏睿的研究室时,女王陛下和复仇者们都一脸兴奋地看向他。


 


“你可终于回来了!”娜塔莎看起来有点激动,“我们正需要你。”


 


“来得正好!”苏睿也用力拍了拍手,“你再不回来,我们也正准备要去把你找回来了。”


 


史蒂夫有点无措:“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是这样的,苏睿通过特殊的仪器观察到了一些事。”班纳博士耐心地解释道,“让我们产生了一种可以用科学来解释你身边灵异事件的猜想。”


 


“对,科学。”托尼插嘴道,“我就知道是这样,你的意识和意念传输电子,而就连光子也是有质量的,那么质量与质量叠加有可能会改变现实……总之我才不会相信真的有闹鬼这么一说!”


 


“对不起,托尼,我不太确定你说的是英语。”史蒂夫不客气地说道,“但我刚才再一次经历了‘灵异事件’,我确信他的幽灵就在我身边……”


 


“什么?他又出现了?但愿他现在还在你身边!快,队长!快过来躺下!”苏睿立刻将史蒂夫领到一张实验床上,手脚麻利地与班纳博士一起往他的脑部、胸部,手腕和脚腕上联结了一大堆导线,“配合一下吧,或许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们刚刚的那一套猜想,现在正好在你身上验证一下……”


 


因为早就商量好了会配合几位科学家做研究,因此史蒂夫并没有挣扎,但他仍旧纳闷地看着这位忙碌的女王陛下:“你们要做什么?把鬼魂召唤出来吗?那我需要怎么做?”


 


“不,不,什么鬼魂啊,听着就头大……专业点,那玩意应该叫做‘量子幽灵’好吗?”托尼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让我有点科学研究的仪式感吧!我不想把这个实验搞成一场法事。”


 


“闭上眼睛吧,队长。”苏睿诚恳地看向他,“你会因为神经作用而昏睡过去,然后就请把一切交给我们吧,放心。”


 


托尼忽然发出一声短促的坏笑:“虽然我们并不确保你入睡后倒地会看见什么……”


 


班纳立刻打断他:“无论你在昏睡中看到了什么,队长,请记住,那些都不是此时此刻所发生的事件,所以希望你能尽量保持冷静,我们也一定会确保你现实中的人身安全。”


 


“你们的意思是……我有可能会看到巴基?”史蒂夫的目光中并没有即将面对未知的恐惧,相反,他甚至流露出了一丝亢奋与欣喜。


 


众人面面相觑。


 


几个人都看向与史蒂夫私交最密切的黑寡妇:“谁是巴基?”


 


“巴基?……”娜塔莎沉吟了这个名字片刻后摇摇头,“不,从没听说过。”


 


“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史蒂夫已经带着一身的导线躺平,他睁着蔚蓝色的双眼,有点茫然地回答道,“但每当我念出这个名字……”


 


“他心跳过速了,大脑皮层亢奋异常。”苏睿盯着数据仪皱眉说道,“这个状态不太适合观测,谁去安抚一下队长?”


 


“放松,史蒂夫,放松……”娜塔莎握住史蒂夫的手,用她独有的低沉嗓音呢喃道,“如果那个幽灵就在你身边,那么或许你将获得一切问题的答案——你的灵魂牵引,你的挚爱,你口中那个‘巴基’……”


 


在女间谍训练有素的催眠中,史蒂夫终于闭上眼睛,彻底坠入黑暗。


 


 


他在坠落。


 


劲风呼啸在耳边,皑皑冰雪反射着耀眼的阳光,轻微的雪盲反应令他眼中刺痛,几乎就要流出泪来。


 


史蒂夫对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了——这当然就是那场坠落,在1945年初,为了阻止红骷髅的飞机所携带的炸弹飞往美国,他驾驶着飞机坠了入北冰洋中。


 


只是,这一场坠落似乎与他记忆中的自己略有不同。


 


“原来自己在这场坠落中,并没有印象里那么信念坚定、视死如归。”充分体会着自己此时此刻的心境,史蒂夫忍不住暗暗心想,“原来我也曾这样惧怕过死亡,对生命眷恋不舍,对这漫长的下坠茫然无措——可为什么现在的我对这些曾经有过的强烈情绪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呢?”


 


但毕竟,他已经可以确认自己的记忆被某种力量修改过,那么或许现在这个坠落的他这才是真正的他,这番心情才是真正的心情。


 


所幸的是,幻境中的世界并没有令他再体会一次坠入冰海后的那种几近于死亡般的寒冷与痛苦,还在下坠途中,幻境就已经发生了改变。


 


一个拳头冲他的脸揍了过来。


 


史蒂夫本能地想要挥拳迎击,但他发现,自己根本来不及抬起拳头就已经被揍翻在地。


 


当他试图从地上爬起来与敌人搏斗时,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孱弱瘦小——该死,脑海深处的回忆带他回到了饱受欺凌的小时候。


 


被一拳打中的鼻子酸涩不已,口中也传来熟悉的腥甜气息——史蒂夫明白,自己已经被打伤了。


 


他眯起眼睛,看向对面的四五个不良少年们,然后呲了呲牙齿,于是嘴角传来一阵刺痛,一股热流从鼻孔中流了出来。


 


是啊,这就是过去的他自己,将他伤害得鼻青脸肿甚至鲜血横流是一件如此轻易的事,甚至也不用付出任何代价。他的命运只比街头那条瘸腿的流浪狗要好上那么一丁点——因为他还算是个人类,这些小混蛋们再怎么坏,也不敢将他凌虐致死。


 


“来呀!”明知只会被一次又一次的击倒,明知没有人会来帮助他,但史蒂夫仍然挺起了他那具豆芽菜般的瘦弱躯体,咬着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扬起了下巴,“我不怕你们,我可以这样和你们耗一整天!”


 


在他的记忆中,自己马上将会为首的那个恶霸少年踹倒,紧跟着将迎来新一轮的狂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


 


但他并不害怕——无论拥有不拥有美国队长的身躯,他都永远是史蒂夫·罗杰斯,那个打起架来从不会逃跑的布鲁克林少年。


 


可那记忆中的第二轮群殴并没有到来。


 


“嘿!小混蛋们!”一个少年逆光站在巷子口,大声冲这边呼喝着,“群殴一个小个子算什么本事?一群懦夫!有本事挨个来和我单挑!”


 


“我劝你别管闲事!”为首的少年恶霸戾气十足地回骂道,“不然我们连你一起打!”


 


史蒂夫愕然地看着那少年一拳打倒了一个阻止他靠近的人,紧接着又对第二个人挥拳相向。


 


看身手他应该练过拳击,是真的很能打,但纵使如此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他便捉襟见肘。


 


“想什么呢小个子?!”正在史蒂夫傻呆呆看着他的时候,那少年忽然从人堆中抢身而过,一把拽住了他的手腕。


 


他的手指清瘦纤长,史蒂夫只觉得被他抓住的那块皮肤泛起没来由的滚烫温度。


 


“我们跑!”那少年狡黠地冲他用力眨了一下眼睛。


 


逃跑不是史蒂夫的风格,但他却如着了魔般,任由那个少年拉着他一起跑。


 


因为他发现,自从这个少年出现之后,自己简直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挪开。


 


身后就是追兵,史蒂夫与那少年手拉手,如一阵风般在上世纪初期的布鲁克林街头奔跑。


 


那少年似乎对布鲁克林的大街小巷轻车熟路,很快,他就凭借了解地形的优势,带着史蒂夫东拐西拐窜进了一栋漂亮小楼的后院。


 


“好了,没事了。”那少年弯着腰扶着自己的膝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向史蒂夫眯起眼睛,“喂,你这个小个子怎么那么倔啊?明明打不过也不知道逃跑?”


 


史蒂夫却皱眉反问他:“为什么没事了?他们不会追过来了?”


 


少年笑了:“因为这里是我家。”


 


“你家?”史蒂夫惊讶地看了看这个被收拾得绿意盎然的小院子,和身后明显价值不菲的房子——他真的完全不记得自己小时候认识过这样一个富家公子哥,更别提还帮他打过架。


 


“那么你是谁?”他自然而然地问道。


 


少年好看的绿眼睛中露出骄傲的笑意。


 


他将下巴高高扬起,露出自己强壮完美的下颚线:“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你可以叫我巴基。”


 


巴基……巴基!


 


“原来你就是……”


 


原来你就是巴基。


 


一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了,严防死守的千里之堤骤然决口,被忘却的重新被唤醒,被抹杀的重新被归位,浮光掠影般的金色沙粒从天而降,在他回忆中的无数个孤孤单单的自己身边化形成人,凝固成眼前这个少年的模样。


 


那是他的巴基。巴基的名字,巴基的模样,巴基笑起来时嘴角的弧度,巴基微微仰头时眼角的骄傲,巴基曾经像个骑士般挺身而出为他赶跑恶霸,他们曾千千万万次手拉手一同奔跑在二十世纪初的布鲁克林大街上,是巴基教会了他初级格斗和拳击,也是巴基与他分享了那些青春期男孩们难以启齿的秘密。


 


那是他的巴基。巴基与他从小到大形影不离,就连约会女孩也一定要拉着他一起去。而在巴基参军的那个晚上,他发誓要紧随其后追随他而去。他们此后各有际遇,但他是为了拯救身陷敌营的巴基,才真正成为了不只是马戏团猴子的美国队长。


 


那是他的巴基,那当然是他的巴基!任何力量都不应该能抹杀掉他关于巴基的回忆——他怎么会忘掉巴基?他怎么可能忘掉巴基?


 


 


“队长怎么了?”苏睿皱眉盯着数据仪上那几条波动得宛若惊涛骇浪般的线条。


 


“不仅仅是他!”班纳看了看手中的测量仪,又看了看与史蒂夫链接的仪表,难以置信地说道,“天哪,我……我真检测到了!托尼!那玩意真的存在……我是说量子幽灵!而且他的数据波动与队长完全一致!”


 


“这竟然是……”托尼也观测着数据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不会相信这世界上真的存在以人类的思想意识为载体的……量子纠缠……”


 


“什么意思?史蒂夫他没事吧?”娜塔莎焦急地看向托尼,“他看起来有点不对劲!”


 


史蒂夫的确不太对劲,他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指甲扣入了掌心的血肉中甚至都已经渗出了血丝,眼珠子在眼皮下面紧张不安地乱动,苏睿面前的仪器与班纳手中的粒子探测器同步以相同的频率疯狂上下震动,数据波动大得几乎像是能把仪器直接炸掉。


 


“他们……是不是在共振?”苏睿愕然地看向斯塔克和班纳,“队长的思维意识在和一个量子幽灵共振?”


 


“……我认为,只有这一个解释。”班纳看着仪表说道,“真想知道现在队长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猜,是过去的回忆。”托尼难得正经地说道,“而且应该是他被抹杀……不,应该说是我们所有人集体被抹杀掉的回忆——真实世界的回忆。”


 


“史蒂夫!”娜塔莎忽然尖叫了一声,紧接着,除了班纳手中的粒子检测器还运作良好之外,其他的所有仪表都暂停工作重新归零,一些小型仪器被导线牵扯着倒在了地上,本应陷入昏迷的美国队长从实验床上猛地坐了起来。


 


“巴基!不!!!”


 


史蒂夫在哭,他嚎啕着这个神秘的名字不断流泪,他显然还沉浸在坐起身前那一刻所看到的场景中,他的手臂向前伸长用力够着,像是想要在虚空中够到什么再也无法抓住的东西。


 


没有人能劝得住他,没有人能安抚他,就连娜塔莎都拿他毫无办法。


 


“史蒂夫……你在昏迷中到底看到了什么?”娜塔莎忍不住轻声问他,“75年前的你,到底发生了什么资料上没有记录的事?”


 


史蒂夫无助地盯着她的绿眼睛看了许久,眼中逐渐蓄满了泪水。


 


“刚闭上眼睛的时候,我经历了一场坠落。”他颤抖着嘴唇说道,“起先,我以为那是我自己驾驶飞机撞入北冰洋时的回忆。”


 


“后来,我才意识到……那并不是我自己的经历。”


 


“惧怕死亡,对生命眷恋不舍,对这场漫长的下坠茫然无措——因为那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坠落,从一架高速运行的火车上。那时候的巴基当然并不想死,那时候我们并肩作战意气风发,我们都以为只要拥有彼此看管后背,我们就可以战胜九头蛇,战胜纳粹,战胜一切邪恶……”


 


史蒂夫闭上双眼,泪水从眼角溢出。


 


“原来……那是巴基的坠落……”


 


班纳盯着手中的粒子探测器说道:“队长,请你冷静,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个新问题。”


 


史蒂夫睁开通红的双眼,慢慢转头看向班纳,带着一身还未来得及拆卸掉的导线,这副模样本来还有点可笑。


 


可就连最天不怕地不怕的钢铁侠也没有办法对这个痛苦得如同丢了魂般的美国队长发出哪怕一声嘲笑。


 


“我必须得告诉你这件事。”班纳深吸了一口气,一个字一个字说道,“你的幽灵……他不见了。”


 


“什么?”史蒂夫像是完全没有理解这件事一般看向班纳,仿佛班纳只是嘴唇一张一合,然后吐出了一句没人听得懂的外语。


 


史蒂夫茫然无措地从实验床上站了起来。


 


娜塔莎和克林特赶紧去帮他拿掉了身上的所有导线,但他好像完全没察觉到,死盯着班纳向前走了几步,然后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你说什么不见了?”他颤声问道。比起难以置信,更像是完全不想接受、消化、理解班纳博士的这句话。


 


 “你的量子幽灵消失了。”班纳忍不住躲闪掉美国队长的目光——那目光有点太令人痛彻心扉了——继续说道,“与你发生粒子共振、量子纠缠的那个幽灵,我们在你身边监测不到他的存在了。”



评论

热度(1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