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盾冬】关于爱与量子纠缠的研究报告(5)(接复联3)

哦买噶我好兴奋啊!!!!

克拉德美索:

接复联3结尾剧情,HE


量子纠缠——两个粒子互相纠缠,无论相隔多远,他们永远影响对方。


如果我变成了量子幽灵,如果我所有存在过的痕迹都被现实抹杀,你还会记得我吗?


前文: (1)(2)(3)(4)




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史蒂夫睁开了双眼。


 


似乎是黄昏的光景,窗户大敞着,从外面传来雨水浸润苔藓的味道,身下是几个被洗得掉了色的沙发垫,它们被并排铺在了古旧起皮却纤尘不染的地板上。


 


史蒂夫愣了愣,这里可绝对不是他在21世纪纽约布鲁克林的公寓,但他却没有慌神。


 


因为,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他好像认得这里。


 


他略略起身,目光向窗外望去——果然,天堂树就在视野范围内,那层叠小伞般的枝叶仿佛正向他伸头试探。


 


在这一瞬间,他既欣慰又酸楚地对自己确认,这只是他的一个梦境罢了。


 


时隔近百年,他终于凭借梦境,再一次回到了真正属于他的那个时空。


 


天堂树是上世纪初期布鲁克林最常见的一种树,因为它们不需要娇贵的环境,哪怕是种子被丢在垃圾堆或是水泥地里,它们也能凭着自己的顽强意志找到出路破土而出,并朝向天空努力生长。


 


“我的小史蒂维啊,你就像一棵树。”那时候,他还在人间的妈妈曾经对他说过,“你就像是扎根在布鲁克林的一棵天堂树,无论条件多么艰难,你总是会挺过去的,最终长成一株参天大树。”


 


小时候的史蒂夫体弱多病,很多人见过他的人都会同情地摇摇头,说上一句:“上帝保佑这孩子啊,他恐怕连成人礼都熬不过去。”


 


但是,他的妈妈说得没错,他后来终究还是长大了。不仅长大了,他甚至比绝大多数人都活得长久得多,也强壮得多。


 


只是这一切,他的妈妈终究还是看不到了。


 


事实上,他的父亲走得很早,妈妈虽努力工作却仍然生活拮据,他们家通常只吃得起三毛钱能买一大整块的那种没滋没味的犹太黑麦面包,偶尔能吃到一顿肉铺里别人挑剩下的猪舌肉都已经算得上是享受了。


 


可就算活得再清贫,至少那时候的他还是能够体会到温馨和幸福的——毕竟无论如何,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妈妈陪在身边。


 


可到了18岁那年,病魔无情地夺走了他的母亲。


 


从那以后,他便一无所有了。


 


思及此处,虽然明知身在梦中,史蒂夫仍然轻声叹了口气,将目光从天堂树的枝叶挪开。


 


等等,那是什么?史蒂夫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他分明看到,在窗台旁边的桌子上,竟然摆放着一整块涂满了蜂蜜的大蛋糕?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种玩意对于他当时的家境来说也太过奢侈了吧?而且他从小就并不嗜好甜食,如果说梦是人类深层欲望的投射,那么他为什么会梦到一个他既消费不起,也压根并不那么想吃的东西无缘无故地出现他少年时期的房间里?


 


“嘿,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给你带来的那玩意看,你就那么馋吗?”忽然,有人轻轻拍了他的后背一下,同时,一个男孩子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开玩笑似的撒着娇,“何不回头看看我呢?史蒂夫?”


 


“是谁?”史蒂夫震惊地向后转过头去。


 


可就在这一瞬间,刺眼的白光伴随着轰鸣炸裂的雷声划破天际,史蒂夫心脏狂跳,猛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什么都没有了——他仍然坐在他21世纪公寓的沙发上大口喘着粗气,窗外正下着暴雨,那电闪雷鸣的动静太大,惊碎了他穿越时空的美梦。


 


少年时期的破旧房间消失了,铺在地上的沙发垫消失了,窗外的天堂树消失了,桌上的蛋糕消失了……


 


那唯一没有消失,却是那个背后的陌生男孩低沉柔软的声音——“何不回头看看我呢?”


 


“史蒂夫?”


“史蒂夫。”


“史蒂夫……”


 


如咒语般萦绕在他脑海中,久久无法消散。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史蒂夫就出了门。


 


“班纳博士,你前几天不是说,我最近的精神状态和脑电波都不太对劲吗?”他飞快地对班纳说道。


 


刚刚才因为美国队长的到访而被迫在凌晨就起床的布鲁斯·班纳博士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可是你前几天明明拒……”


 


“查吧。”史蒂夫坚定地看着他,“我今天格外不对劲——现在就查吧!”


 


复仇者大厦仪器设备齐全,班纳一边喝着咖啡强迫自己清醒,一边盯着美国队长的身体数据报告发呆。


 


“怎么了?”刚刚才做完全套检查的史蒂夫走了过来,“真的有异常?”


 


“确切地说——比前几天还异样。”班纳皱眉说道,“这么说吧,队长,你的人体磁场信号正在减弱,而且有越来越弱的趋势。”


 


“不会吧?”史蒂夫有点惊讶地挑了挑眉,“磁场?那么,这是一种病吗?我会怎么样?死亡?”


 


“通常来讲,这属于疑难杂症的范畴了,没有人能具体说得清这将意味着什么,但总归不是个好现象。”班纳推了推眼镜,说道,“但是队长你不用担心,你的各项身体指标却表明你仍然十分健康,所以你的磁场应该不是由于你的身体内部出现问题而减弱的……”


 


“那是什么?我应该怎么做?比如……远离辐射源什么的?”


 


班纳笑了笑:“不不,不必那样。只是我总觉得……你的人体磁场好像在向什么东西逐渐偏移……尤其是你的脑磁场和心磁场,你看,这是我为你做的心磁图,我认为它的指数已经不在一个正常的区间范围内了,可是你却仍然健康,所以……”


 


“你还是说英语吧博士。”史蒂夫皱了皱眉毛,“尤其是你的结论。”


 


班纳干咳了一声:“好吧,那么队长,请诚实回答,最近几天以来,你是否越来越感到自己魂不守舍?”


 


史蒂夫的脸色逐渐沉了下去——博士似乎说到点子上了。


 


“是。”他干脆地点头承认,“尤其是喝了索尔的酒之后。我本来以为是心理问题……难道不是吗?”


 


班纳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口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天哪,真不知道托尼听到我的这个唯心主义猜测会说出什么话来——但你的灵魂,好像正在被什么东西牵引。”


 


“什么?灵……灵魂?牵引?”史蒂夫不可思议地看着博士。


 


有那么一瞬间,他产生了强烈的给斯塔克打个电话的冲动——因为同是科学家的班纳博士可能疯了。


 


但班纳看向他的目光却是认真且严谨的,完全找不到一丝发疯的迹象。


 


“所以,灵魂牵引?”他重复着那个莫名其妙的词组,“我……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我不知道。”班纳为难的摊摊手,“这不是我的学术领域,这几乎都有点玄学了,不过……悄悄告诉你吧队长,你并不是我发现的第一个案例,但是第一个案例有点特别,所以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


 


 “我不是第一个?”史蒂夫顿时就觉得更加莫名其妙了,“那么谁是第一个?为什么你不直接告诉他?”


 


“因为他就更加不属于我学术范畴了——他甚至连人类范畴都不属于。”班纳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索尔。”


 


 


史蒂夫几乎是失魂落魄般在下着冷雨的纽约街头游荡,满脑子都是班纳说的那些话。


 


灵魂牵引?索尔?


 


好吧,索尔。


 


可是,除了都是金发蓝眼一身肌肉之后,他和那个外星球的神还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共同点吗?


 


等等……的确有——他们都喝过被邪神诅咒过的酒,却又都没有死去。


 


“唯有失去过挚爱之人,才能免逃一死。”


 


索尔的确符合条件,他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国家,失去了人民,失去了弟弟……失去了他的一切挚爱……


 


一个大胆的想法跃入史蒂夫的脑海——何不干脆做个假设呢?


 


假如索尔说得是对的呢?


 


假如……他真的也拥有过……并失去过一个什么人?


 


一个特别的人。


 


一个……他此生挚爱的人。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失去挚爱本该是一个令人悲伤的命题,可史蒂夫却忽然感觉,他整个人都因为这个伪命题而亢奋起来。


 


因为失去过的前提,就是拥有过,而史蒂夫的记忆与认知却告诉他,他一直孑然一身,一无所有。


 


漫长的孤独令他甚至都从未敢妄想过这样一个假设——“难道我曾拥有过挚爱之人?”


 


因着这样的一个假设,史蒂夫的步伐愈来愈快,愈来愈快——他的心跳在加速,血液在奔腾,灵魂在燃烧!等他意识到时,他已经飞奔了起来。


 


史蒂夫·罗杰斯在纽约街头疯狂地奔跑——这是他第二次这么干。第一次是在几年前,他的赤足狂奔令他脚上流出了鲜血,可那些肉体的伤痕远远不如当时心头涌上的绝望感更加令他疼痛——那时候他本以为,从今以后,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的奔跑,都再也无法回到那个真正属于他的时代了。


 


可如今却不同了。


 


这一次,他感觉自己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可以一口气跑回到那个真正属于他自己的时空中去!


 


而这一切的区别仅仅在于——假如他真的那样炽热地爱过一个什么人。


 


“假如我拥有过这样一个挚爱之人。”他心想。


 


他一脚一脚重重地踩在雨水中,浑身湿透,却心头热血沸腾。


 


“假如有过那样一个人,曾陪我渡过这漫长孤独的一生……”




那么,在我一无所有时……我就还拥有那个人!


 


一瞬间,无数个曾经想到过,却又被他忽略过的疑问一股脑地涌入了史蒂夫的脑海——


 


史密森尼的美国队长纪念馆中,有一块展板巨大而透明,他曾询问过工作人员那里为什么空着,工作人员却告诉他,那里本就什么都没有。


 


神盾局旧址中,咆哮突击队的照片上,他和杜甘中间空着一块,可是他和杜甘关系不错,又怎么会在照相时故意离得那么远,远到足足隔出了一个人的距离?


 


他从小到大所保留的全部画稿中,总是隔三差五就能看到一张脏兮兮的草稿,那上面颜料模糊,宛若曾经画好过什么东西却又被强行褪了色,可如果那真的只是一张废稿,他为何还要那么宝贝地把它们留下来?


 


还有那些他对过去时代没来由的眷恋,他莫名其妙添置的双人床,他喝下却没被毒死的毒酒,他与索尔一样产生的灵魂牵引……


 


史蒂夫已经穿越了无数个街头巷口,无数个行人惊讶地盯着美国队长在大雨中狂奔的背影。


 


如果这一切的一切的疑惑,真的都是因为,他曾经拥有过那样一个刻骨铭心的挚爱呢?


 


史蒂夫喘着粗气在暴雨中奔跑,既想要大笑,又想要大哭,让笑声消失于隆隆雷声之中,让泪水融入这倾盆大雨之中。


 


他隐约意识到,自己已经无限接近于真相了。


 


所以,如果他史蒂夫·罗杰斯真的拥有过一个刻骨铭心的挚爱,那么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是史密森尼博物馆的那面空白展板,是咆哮突击队照片上他身旁的留白,是他过往无数画稿上缺失的那一抹浓墨重彩……


 


是他过去时代所有眷恋与怀念的缩影,是本该陪伴他躺在双人床上的那另一半,是他饮下毒酒却没死的原因,是他灵魂的强烈牵引……


 


是他胸口的那颗星。


 


是他忘掉的那份爱。


 


是他无法割舍的过去……


 


是他最想要拥有的未来!



评论

热度(1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