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盾冬】孽子•10•大结局(狼人盾x吸血鬼冬,伪父子年下攻)

克拉德美索:

“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你啊,爸爸。我从小就想干你了。”


 (1)(2)(3)(4)(5)(6)(7)(8)(9)




站在长老会大厅中央,巴基低头,端详刚刚被塞进手里的那把匕首。


 


匕首小巧锋利,刀刃闪烁着骇人的银光,金属手柄上篆刻着繁复的纹路——那是吸血鬼族裔中最为古老的一种咒语,古老得巴基只听说过,却并不认得上面的文字。


 


巴基抬头,看向刚刚将匕首塞进他手中的那个人——长老会领袖,亚历山大·皮尔斯。


 


“别紧张,我的孩子。”皮尔斯露出虚伪得甜腻的笑容,那使他脸上的褶子堆到了一起,“对于你来说,这个活儿再简单不过了,毕竟他那么爱你,绝不会对你设防不是吗?你就轻轻把这枚匕首对准他的胸口推进去……”


 


“他是谁?你要我刺杀谁?”巴基愕然道。


 


“噢,别装傻了,好孩子。”为了表达亲密,皮尔斯抬起手来,试图帮巴基将额前掉落的一缕头发别到耳后。


 


但巴基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厌恶,动作不小地躲开了他。


 


皮尔斯的手在空中尴尬地停留片刻。


 


“算了,既然如此,我就不多跟你废话了,巴基·巴恩斯。”皮尔斯收回手,笑容消失,目露凶光,“刺杀现任狼王史蒂夫·罗杰斯——这个任务将为你带来吸血鬼族群中的至高荣誉。”


 


“这不可能。”巴基直接松手,价值连城的古董咒语银匕首掉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皮尔斯,你早该知道,我是不可能接受这个任务的。”


 


“可这是我们吸血鬼全族的机会!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事——换句话说吧,这已经不是一件私事了!”


 


“可你应该知道,史蒂夫是狼人中的主和派,而为了救我,主和派狼人出了不少力——我们或许应该趁此机会和狼族好好谈判一下,结束这场跨越千年的无聊争斗!这么多年来,我们两族都付出太多无谓的鲜血和牺牲了,不知道你们这些掌权者还是否记得,在这一切变异发生之前,我们都曾经是人类!”


 


此言一出,大厅中的许多吸血鬼都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肃静!肃静!”皮尔斯用力拍了拍手。


 


大厅重归平静。


 


“噢,我亲爱的孩子,大道理可真多,但你恐怕是忘记了一些事。”皮尔斯嗤笑一声,语气逐渐失去耐心。


 


他纡尊降贵地从地上拾起那把匕首,重新递向巴基,似笑非笑地说道:“巴恩斯,我以为你不是一只新生吸血鬼了,应该知道规矩——难道你忘了吗?你可是被他干了不少次啊……被狼人干是所有吸血鬼的耻辱,如果你不能手刃仇人,你就得自己死。”


 


巴基盯着那枚匕首闪光的刀刃,良久,重新抬起头来直视皮尔斯,咬牙说道:“你说错了,史蒂夫不是我的仇人。他是我的儿子,我的亲人,也是我的爱人……我宁可自己死,也不会伤害他分毫。”


 


皮尔斯逐渐收起脸上讽刺的笑容。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转过身去,挥了挥手,宣判道,“老规矩,自愿和狼人媾和的吸血鬼是肮脏邪恶的,需要接受被献祭的处罚。巴恩斯,既然你非要和一头狼绑在一起……那么你就准备好接受自己灰飞烟灭的命运吧!”


 


角落中传来一声惊呼,巴基没有多费力气进行无谓的反抗,他束手就擒。


 


因为他知道,在长老会的眼皮子底下,他的反抗只会带给自己更多的折磨,搞不好还会连累在场的朋友。


 


在被执法者带走的最后时刻,他悄悄转脸,看向坐在角落中,已经花容失色的娜塔莎。


 


他冲她眨了眨眼睛,娜塔莎深深皱眉,痛苦地点了点头。


 


被判处献祭的吸血鬼,行刑的场所通常会被选定在偏僻的教堂。


 


通常情况下,吸血鬼和狼人都会避免出现在教堂,但为了执行刑罚,吸血鬼长老会的守旧派成员们冒着被圣力和银器灼伤的危险,为即将成为祭品的巴恩斯寻找到了一处合适的教堂。


 


深邃的夜色中,巴基被一路蒙着眼睛拖到了教堂门口,直到皮尔斯粗暴地扯下他的眼罩。


 


“喜欢这里吧?我亲爱的孩子。”他指了指眼前的教堂,拿腔拿调地对巴基说道,“好好最后看一眼这外面的世界吧,这里将会成为你的葬身之所。”


 


而巴基望着眼前的景色,不由得微微一愣。


 


这里果然偏僻,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远方黑压压的树林仍然一如往昔般在月光下竖起不祥的枝梢。巴基陷入一瞬间的恍惚,耳边重新响起二十年前那场雨的淅淅沥沥之声。


 


而就是那个雨夜,就是这所教堂的门口,他遇到了他的命中注定。


 


被牢牢反捆着双手的巴基盯着教堂门口的台阶发呆,仿佛再一次看到那个金发小男孩半昏迷地躺在那里,流着血瑟瑟发抖。


 


巴基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奇异的笑容——在他的幻觉中,那个小男孩向他伸出求救的双手,等待着宿命中的吸血鬼将他抱起,将他铭心刻骨地融入自己的生命里。


 


谁能想得到呢?皮尔斯不经意间为他挑选的葬身之所,竟然就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而当年他将史蒂夫带回家时,曾经以为,这个人类小男孩只不过是自己吸血鬼漫长得无边无垠的生命中一段短暂的陪伴,一个意外的“乐子”,一个令他尝试做“父亲”的机会——尽管他不认为自己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好父亲。


 


而事实证明,他确实不是——他的孽子大逆不道,竟然和自己滚上了床。


 


“看够了吗?”皮尔斯嘲讽道,“还满意在这个地方灰飞烟灭吗?”


 


“怎么说呢,这里挺好的。”巴基冲他吹了声口哨,漫不经心地说道,“就是我一个人上路太孤单了,我看你也活得够久的了,不累吗?不如和我一起吧?”


 


皮尔斯不再理他,用力挥了挥手,几名强壮的吸血鬼刽子手将巴基推得一个趔趄跌进教堂。


 


刚一进入教堂,巴基就觉得自己失去了三分力气。他看看身边的几名吸血鬼,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教堂中十分简陋,几排长椅的尽头,伫立着有一个巨大的木质十字架,而在角落里,有一个窄小的告解室。


 


几名刽子手都小心翼翼地戴着防护手套,他们将巴基恶狠狠地按在了那枚十字架上。


 


身体刚刚接触到十字架的一瞬间,巴基就发出一声惨呼,全身的皮肤都如被灼伤般疼痛起来,紧接着,力气仿佛像是被源源不断地被吸走,若不是那几名刽子手撑着他将他牢牢绑在十字架上,他怕是已经跪倒在地。


 


“还有力气油嘴滑舌吗?”远远看着正在遭受巨大痛苦的巴基,皮尔斯露出险恶的微笑,“别怕,这不会持续太久了——天已经快亮了,到时候,你就再也不会感知到这种钻心剜骨般的痛苦了。”


 


巴基冲他虚弱地笑了笑,虽然浑身都没有了一丁点力气,但他仍然眼神明亮。


 


“你相信奇迹吗?”他慢悠悠问道。


 


“奇迹?天哪,难道你还在盼着那头狼会来救你?”皮尔斯不禁失笑道,“这里可是教堂,这里有的是圣力和银器,还有与他血海深仇的吸血鬼族群,就算他来,他又能撑多久?他手下的其他狼人又能撑多久?而且,说到底他还是一个狼人,难道他会冒被着灭族的风险来救你一只吸血鬼?”


 


“噢天哪,你可真是一只不知变通的老吸血鬼啊……”巴基忍受着浑身骨头几乎散架的疼痛,不耐烦地对皮尔斯说道,“满口吸血鬼狼人狼人吸血鬼,我早就说过了,不是所有吸血鬼和狼人都和你们一样愿意世世代代盲目地继续争斗下去!睁开你的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吧,皮尔斯!多少年过去了,为什么大家不能一同和平安稳地行走在阳光与月光之下?我打赌,恐怕就连人类,都比我们彼此对对方的容忍度高很多……”


 


“你真的相信他会来救你?”


 


“他一定会来的。”


 


“如果他没有呢?”


 


“不可能——除非他来晚一步,我已经灰飞烟灭了。但那又能影响什么呢?他照样会来,他会敛聚我的骨灰,将我亲手埋葬在数年之后他将与我一同永眠的地方……但在那之前,皮尔斯,他一定会杀了你,用最令你痛不欲生的手段,为我复仇。”


 


皮尔斯的护卫们纷纷撑开遮光的黑伞,将自己牢牢挡在了即将从彩绘的玻璃窗中透射过来的光线之外。


 


“你还是等着黎明的曙光前来夺取你的性命吧。”在黑伞之后,皮尔斯低声说道。


 


巴基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天光一点点亮起来,他的身体也愈发虚弱。巴基知道,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十字架最顶尖的地方时,他的身体就会分崩瓦解化作尘埃,消散在教堂的圣光之中。


 


死亡的威胁并没有给巴基带来丝毫恐惧,他的心比任何时候都要安宁。


 


当曙光即将洒入教堂中时,皮尔斯说了最后一句话:“还有什么遗言吗巴恩斯?事到如今,你还相信你所谓的奇迹吗?”


 


“你在说什么?我可没说我相信的是奇迹啊。”巴基有气无力地、懒洋洋地回答。


 


忽然,他感觉全身毛发仿佛都竖了起来——他确信自己听到了一声清晰的狼嗥,飞快地由远及近而来。


 


巴基猛地睁开双眼。


 


“我相信的,一直是那个会为我创造奇迹的人。”


 


话音未落,教堂的大门砰地一声被一脚踹开,皮尔斯等人惊愕地向门外看去——天已经蒙蒙亮了,门外站着黑压压的一群人,其中不仅仅只有狼人,还有一些面容熟悉的吸血鬼,其中甚至包括一贯骁勇善战的娜塔莎、克林特,以及以法术见长的旺达、洛基等人。


 


而站在所有人最前方的那个金发蓝眼的大个子,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冲到了十字架前,全然不顾被圣力灼伤的痛苦,两手一挥将整个木质十字架撕碎。


 


“史蒂夫,你的手!”巴基惊呼道。


 


而史蒂夫完全顾不上自己已经被圣力烧焦的掌心,他将巴基紧紧搂在怀里,不断呢喃道:“还好赶上了,还好赶上了……”


 


而在他们身后,狼人与吸血鬼共同组成的主和派联军,已经和皮尔斯所带领的守旧派疯狂地厮打起来。


 


“娜塔莎!克林特!”皮尔斯发出愤怒地嚎叫,“我对你们不薄,你们怎么可以和这些肮脏的疯狗勾结起来背叛族裔?”


 


“闭嘴吧皮尔斯!”娜塔莎不屑地回答道,“当你决定放弃身陷狼窝的詹姆斯的生命时,你就已经不再是我们最尊崇的领袖了!”


 


“真是够了,吸血鬼体内的血液已经够冷的了,我可不再需要一个更加冷冰冰的首领了!”克林特跟着抱怨道,将一支支箭射向对他大打出手的曾经的同族。


 


“什么,皮尔斯,你竟然以为所有吸血鬼都会无条件地听你的话?”洛基不由得冷笑一声,“没人能领导我,以前不会有,以后也不会有。”


 


“你还好吗,巴基?”史蒂夫在一片混乱中扶起他的爱人。


 


“快让大家停下,史蒂夫!”巴基焦急地说道,“抓住皮尔斯就行了,不要再打下去了,天马上就要亮了,到时候如果大家还留在这座教堂里,恐怕所有人都得死!我不能把所有人都害死!”


 


但场面已经失控,吸血鬼和狼人都是嗜血而生的生物,一旦开始以命厮杀,就再难停止下来。


 


“快杀了这些肮脏的东西!”皮尔斯偷偷关上教堂大门,一边躲在角落里苟且偷生,一边仍然不忘煽风点火,“古老的吸血鬼族裔政权决不能被颠覆!”


 


“老东西!你想害死所有人吗?”史蒂夫忍不住大喝一声,“所有人停手!我们的目的是救人,是一起活下去,而不是自相残杀!”


 


但为时已晚,因为身处教堂,本就不断地遭受着圣力的侵袭,所有吸血鬼和狼人都越来越虚弱。渐渐地,大家的动作越来越慢,而窗外,天光终于彻底亮了起来。


 


所有人都发出哀鸣,在曙光照耀的教堂中,无论是吸血鬼还是狼人,都没有任何活路,他们迅速地失去全身的力气,一个接一个地躺倒在地板上。


 


巴基靠在告解室前,看着史蒂夫用最后一点力气爬向自己。


 


“这都是我的错,史蒂夫……”巴基将史蒂夫抱在怀中,低头看着躺在他双腿上的爱人,“你们或许不该来救我……我真的不能害这么多人陪我一起死……”


 


“那不可能。”史蒂夫斩钉截铁地说道,“你以为我出发之前没有问过大家吗?大家都是自愿的——而且这并不只是为了拯救你,巴基……早就该做个了断了,吸血鬼和狼人这两个族群之间的战斗实在漫长得过分了,大家就早已心生厌倦,与其这样无尽地斗争下去,谁不愿意干脆做个了断,以换来一个日后能平静生活的机会?”


 


“以死亡为代价也可以吗?”


 


“如果能换取所有其他吸血鬼和狼人的和平共处,我们这一小部分人以死亡为代价,又有什么不可以?”史蒂夫的蓝眼睛中迸射出明亮的光芒,那令他看起来英俊得惊人。


 


“你是天生的领袖,史蒂夫。”巴基忍不住骄傲地说道,他用最后的力气爱抚那头令人眷恋的金发,“我不是个好父亲,没有教会你什么有用的东西,但你却仍然成长为了最优秀的头狼。”


 


史蒂夫忍不住微笑起来:“正好我也并不需要一个好父亲,巴基,你只需要做一个好爱人就够了……你看,多么凑巧我们正好是在教堂里——你愿意做我的爱人吗?”


 


巴基将嘴唇贴在史蒂夫额头,烙下一个灼热的吻。


 


“当然,史蒂夫,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傻话呢?就算这辈子马上就要结束了,就算我们一起灰飞烟灭,那么下辈子我们仍然……但请你下辈子求婚的时候能不能提前准备个戒指?”


 


第一缕阳光终于射入教堂,所有人都开始痛苦地呻吟起来。史蒂夫和巴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感觉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开始炙热地灼烧起来。


 


“我们就要死了。”巴基低声呢喃,“我们会死在一起,我们就算化作的尘埃也要融化在彼此之中。”


 


“只要和你一起,死亡也不是终结。”史蒂夫温柔说道,“巴基,有你在的任何地方,都是我的归处。”


 


而到了这个生命的尽头,他们又不小心听到了很多勇敢的遗言。


 


“如果能活下去……”克林特终于鼓起勇气大声说道,“能和我约会吗,娜特?”


 


“好吧好吧,但前提是活下去。”娜塔莎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他们又听到索尔用浑厚的嗓音说了一句:“弟弟,我们……”


 


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不耐烦地打断了:“闭嘴,傻子,有那个说话的力气不如用力抱紧我。”


 


而正在这时,教堂的大门忽然被打开了。


 


所有躺着的灵异生物们都吓了一跳,可是当然,谁都不如来者受到的惊吓更多。


 


“怎么回事?”这所古老寒酸的教堂的现任大主教菲尔·寇森不可思议地看着地上这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浑身都在阳光的炙烤下冒着青烟的人形生物,“我觉得我的人生观受到了强烈冲击,你们究竟是一些什么人?或者说——你们究竟是不是人?”


 


但没有人回答他——既不愿意回答,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回答了。


 


为了镇定心神,为了不在自己日常上班的地方丢了面子,寇森回想起传说中那些遭遇灵异生物的办法,然后张开嘴,开始吟唱一段漫长无比的、又跑调又难听的祖传圣诗。


 


这首圣诗令所有非人类们不约而同地想要捂住耳朵——如果他们还有力气捂耳朵的话。


 


 


“你相信奇迹吗,巴基?”两个月后,史蒂夫这样问巴基。


 


“这个问题的标准答案本来是我不相信奇迹但我相信你……”巴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道,“但是,我已经屈服了,从那天之后,我就开始相信奇迹了。”


 


他一把扯开史蒂夫的睡衣,用力捏了捏那对紧实的胸肌。


 


“还好,就算被净化成了人类,你的身材还是没走样。”


 


“你也一样,巴基。”史蒂夫微笑道,“我本来还有点担心你会变成个三百来岁的老头子直接入土为安呢!”


 


“得了,别说了,上帝保佑吧。”


 


“是的,上帝保佑吧,阿门!”


 


说起来有点令人啼笑皆非,但现在,已经身为人类的他们,都不得不信奉了上帝。


 


因为两个月前的那天,当寇森终于吟唱完那首难听的圣诗后,真正的奇迹出现了——在所有非人类生物的呻吟声中,在灿烂的阳光之下,所有非人类们身上都迸发出了神圣的金色光辉,然后,在每个人的眼皮子底下,无论是狼人还是吸血鬼,竟然统统都被净化回了人类。


 


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寇森一脸惊喜地穿过那些不知所措的“人类”们,走向了正一脸愕然的史蒂夫。


 


“嘿!你不就是当年那个小男孩吗?”


 


“小男孩?什,什么小男孩?”史蒂夫有点结巴地看向他,“您……您是哪位?”


 


寇森大主教兴高采烈地说道:“我当年在附近的树林里捡到你时,你不仅很是瘦弱,而且身上有被野兽咬过的痕迹,所以我决定先把你带到教堂门口放下,然后就回家取药品,结果当我折返回来后你就不见了!天哪,你都不知道我当年有多么担心你啊!这二十年以来,我曾经一万次向上帝祈祷你那天晚上挺过来了,而现在,这些祈祷竟然实现了!你不仅活着,还活得这么……这么健康!看看你这身夸张的肌肉吧……这么些年来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奇迹?”


 


“奇迹?”史蒂夫微微一愣,然后摊摊手说道,“不,没什么,我只是……只是被一个冒冒失失地男人捡走并且养大了。”


 


“什么?那你父亲他人呢?他还好吗?既然是你的救命恩人兼养父,那你可一定要好好照顾你父亲的晚年啊。”作为一个仁爱世人的大主教,寇森关切地叮嘱道。


 


史蒂夫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站在他身边的巴基,然后才话里有话地回答道:“他看起来……挺好的。而且,我会让他更好的。放心吧,主教,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我的父亲的。”


 


在巴基无语的白眼中,寇森大主教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知恩图报,你真是个孝顺的好儿子啊,你的父亲一定会以你为傲的。”


 


至于后来的故事?


 


后来,无论狼人还是吸血鬼,最终统统变回人类的幸存者们纷纷握手言和,而几名曾经的吸血鬼们则一同控诉并举证了皮尔斯谋杀巴基未遂,并将他成功地丢进了人类大牢。


 


再然后,变回了人类的大家纷纷决定去找工作,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活了比普通人类更长时间,所以他们大多都拥有丰富的阅历和很好的学识,以及普通人类难以企及的美貌——比如娜塔莎和洛基就决定仗着自己好看去当演员,而克林特和索尔则决定当他们的经纪人,一直陪伴在他们身边。


 


至于史蒂夫的好兄弟山姆,他决定去做一名说唱歌手——不得不说,这份职业真的很适合他,区区两个月而已,他已经飞快地走红了。


 


总之,新生活出乎意料地来临了,大家再也不用躲避着阳光行走在黑暗中了,每个人都觉得,未来希望无限。


 


至于我们的史蒂夫和巴基嘛……因为史蒂夫向上帝的代言人寇森大主教做出过“一定会好好照顾父亲”的承诺,所以他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用人类的躯体好好“照顾”一下巴基,让他充分地感受一下人类的“快乐”。


 


至于他“照顾”得究竟怎么样?那就要问巴基·巴恩斯自己了。




——————————


终于爆肝赶在17年末写完了结局,正好把完整的这篇文送给另一个作者 @不肆穹 ,祝你今天17岁生日快乐!(或者18?你喜欢今年多大来着?)



评论

热度(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