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盾冬】日蚀(15 end)黑白盾x冬,强强年下

克拉德美索:

双盾夺冬,放飞文慎入!


前文:(1)(2)(3)(4)(5)(6)(7)(8)(9)(10)(11)(12)(13)(14)




史蒂夫和巴基手挽手,走过住院区长长的走廊。巴基的手指上银光闪烁,那是史蒂夫不久前刚刚赠与他的订婚戒指。


 


没有太多浮夸的仪式感,他们之间已经经历了太多事。事到如今,生活重归于温馨平淡,反而是最好的发展。


 


一同推开走廊尽头那间单人病房的门,这对儿未婚夫夫步履和谐地走了进去。此时正值晴朗的上午,阳光正好,病房中却恹恹的缺乏生气。


 


史蒂夫将刚刚买来的新鲜花朵插入花瓶中换下已经有些枯萎的,又拉开窗帘开窗通风。


 


阳光与新鲜清爽的微风一同涌入病房中,先前那令人不舒服的恹恹气息一扫而空。


 


巴基轻轻拉起床上病人的一只手,开始熟练地揉搓起来。


 


病人闭着双眼,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若不是仍有平稳的呼吸,几乎就像是一具毫无知觉的尸体了。


 


揉搓完左手,巴基换了一边开始揉搓右手。史蒂夫也掀起被子,开始帮病人揉搓脚心。


 


“你弟弟现在这副模样看起来倒是乖巧。”看着一动不动的年轻人,巴基轻笑一声,“看看他这张脸吧,跟个男版睡美人似的,难怪护士们抢着照顾他。”


 


“他醒着的时候可真是够能折腾的,从来就没这么老实过。”史蒂夫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沉睡中的史提芬,忽然又微微蹙起眉头,“算算医生说过的日子,他也快该醒了吧。”


 


“别担心,可能也就这几天了吧。”巴基看向自己的爱人,“毕竟已经三个月了,我们也确实等得太久了。”


 


史蒂夫盯着巴基,忽然开了个不合时宜的玩笑:“你那么迫切地希望他醒过来吗?”


 


“你在想什么?”巴基立刻抗议道,“闭嘴史蒂维!不准你那么阴阳怪气地和我说话!”


 


“好吧好吧,巴基,但你真的应该知道,我其实从来没有介意过你们……毕竟那只是误会。”史蒂夫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刻安抚自己的未婚夫,“而且那都怪我,都是我的错……那个时候,我真的无法控制自己,就好像……就好像我都不再是自己了一样,我……”


 


“好了,史蒂夫!”巴基凝视着他,平静地说道,“别再说了……都过去了。而且,那也不是你的错。”


 


史蒂夫垂下眼帘,半晌才说道:“可那些事确实是我做的……我的确是……伤害了你……伤害了你们两个人。”


 


看着这个可怜巴巴站在病床前一脸愧疚的大个子,巴基赶紧站了起来,走过去轻轻拥抱他的爱人:“别再自责了!那分明海德拉的药物所致!班纳医生不是说过吗?那些药物不仅会令你失忆,还会摧毁你的体内的多巴胺和乙酰胆碱分泌,从而导致你情绪失控……总之,那不是你的错!”


 


史蒂夫闭了一会儿眼睛,终于再次睁开。


 


他紧紧回抱住巴基:“谢天谢地,你还愿意原谅我——而这一切,终于都过去了。”


 


是啊,谢天谢地,噩梦都已经过去了——已经过去大半年了。


 


巴基和史蒂夫已不再是洛杉矶警局的成员。半年前,他们遭遇了非常严重的刑事案件,都在精神和肉体上受到很大伤害,同时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


 


但也因为这个案件,他们俩立了大功。


 


事件彻底被解决后,为了恢复记忆和曾经的精神状态,史蒂夫选择服用了班纳博士研制出的一种专门对抗海德拉给他注射的编号为07XT3995的逆向药物。


 


而海德拉07XT3995的配方,在史蒂夫彻底回归后的第二天便由他的弟弟、同时也是彻查海德拉集团案件中重要的污点证人史提芬提供。




班纳博士研制出的逆向药令史蒂夫的记忆和精神逐渐回复,但副作用也是与07XT3995所能带来的肌肉与细胞活力短期内飞速增强的好处所相对应——史蒂夫在短期内掉了很多体重,一度差点变回曾经那个可怜的豆芽菜。


 


但还好,这种损伤并非是永久性的。在他的记忆和精神状态彻底恢复后,他停用了逆向药,并依靠坚持不断的锻炼健身重新将一身肌肉找了回来。


 


但史提芬……可怜的史提芬。


 


那时,因为有了史提芬和史蒂夫两个人的证词,加上弗瑞的努力和巴基卧底期间曾经做过的大量调查,海德拉集团很快就面临土崩瓦解。


 


但就在准备秘密抓捕亚历山大·皮尔斯和约翰·施密特的前夕,尽管已经申请到了证人保护,但千防万防,史蒂夫、巴基和史提芬所乘坐的警车仍然遭遇了海德拉余党制造的人为车祸。


 


作为司机的警员当场眉心中枪死亡,而坐在副驾驶的史提芬在千钧一发之际扭转了方向盘,以车头的惨烈撞击保住了后座上的两位哥哥,自己却成了植物人。


 


面对他器官的不断衰竭,史蒂夫和巴基最终决定对他冒险使用海德拉的“毒药”07XT3995,以此保住他的小命。


 


他们两个赌对了——07XT3995飞快提高了史提芬体内的细胞活力,成功挽回了他的性命。但班纳博士分析,他仍然会受到失忆和情绪不定的影响,并且他体内的细胞和内脏面临着大约三个月的修复期,然后才会苏醒。


 


而现在,已经三个月了。


 


“再帮他揉揉手脚吧,然后我们再回家?”史蒂夫提议道。


 


“好。”


 


巴基坐回床头的椅子上,再一次牵起史提芬的手。


 


而就在此时,史提芬的手指动了动。


 


巴基吓了一跳,本能地想要抽回手指。


 


昏迷了足足三个月的植物人本不该有这么大的力量,但受海德拉07XT3995药物的影响,史提芬的肌肉张力仍然很强——他紧紧抓住了巴基的手,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一段浮木一般。


 


“史蒂夫!”巴基大叫起来,“史蒂夫!你弟弟他……”


 


史蒂夫赶紧从床尾奔了过来。


 


就在这时,紧紧抓住巴基不松手的史提芬,睁开了那双熟悉的蓝眼睛。


 


史蒂夫和巴基都紧张地盯着他的脸瞧,不敢错过他任何一个微表情。


 


而史提芬则是皱着眉头眨了眨眼睛,像是适应了一会儿窗外洒进来的阳光后,才缓缓开口说出了深度昏迷三个月以来的第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话:“噢天哪,我一定是同性恋吧?你们两个一定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了,见到你们真高兴……但请问你们是谁啊?”


 


没过多久,史蒂夫和巴基把史提芬接回了家。


 


奇妙的是,史提芬对一切都接受良好,并且乖巧顺从,并没有展现出07XT3995应该会带来的情绪崩溃等反应——当然,这很可能得益于他与史蒂夫一模一样的长相。


 


当他第一次在镜子中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史蒂夫后,他就立刻接受了自己是这个人亲弟弟的事实。


 


史提芬仍然被安排住在他本来的房间,但其实那个房间的装修风格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这栋老宅在海德拉案件结束之后,就被史蒂夫和巴基彻底翻新了一遍——毕竟,他们需要合理地遗忘一些痛苦的过去,以备开始一段崭新的未来。


 


史提芬对这新鲜的一切都展露出了一种孩子般的好奇与渴望。


 


除了没有记忆之外,他的身体恢复得相当不错,也飞快地接受了两个哥哥为他带来的温馨亲情,并积极地开始了新生活。


 


甚至有时候,巴基甚至觉得他都阳光灿烂得有点不像他本人了。


 


“史蒂夫,我当然希望史提芬越来越好……但07XT3995应该会令人暴躁、抑郁并易怒才对,为何史提芬现在看起来这么……这么单纯快乐?”巴基有些担忧地和史蒂夫讨论过这件事。


 


“这样不好吗?”史蒂夫反问道,“或许是因为史提芬自从大学期间与海德拉勾搭上之后就一直都在慢性服用这种药物,所以他体内有抗体也说不定?”


 


“纵使他有抗体,那他也应该只是没有被药物过多改变本性而已……”巴基疑惑地沉吟,“但你看看他现在……简直像个快乐的小太阳——你的弟弟什么性格你自己还不了解吗?他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这么阳光灿烂过?”


 


史蒂夫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后展眉一笑,安慰道:“算了,别去费心琢磨了,这么一看,或许失去记忆对他来说反倒是好事——而又有可能,这个药物在他体内负负得正了。”


 


“负负得正相当于他吃了氟西汀?别开玩笑了史蒂夫!”巴基无奈地说道,“但是……怎么说呢……或许这样想太过自私了,但是史蒂夫,我真的认为,无论是对于史提芬还是对于我们两个而言,确实是他没有记忆反而更好一些。”


 


史蒂夫报之以一声叹息:“都是命运的安排——顺其自然吧。”


 


又过了一个月,由于史提芬已经健康地回归了,史蒂夫和巴基决定将两人的婚礼提上日程。虽然不准备举办得多么隆重,但毕竟也有一些警队曾经的朋友需要邀请。


 


在一个春光灿烂的午后,史蒂夫和巴基一同出门去查看准备举行婚礼的教堂——那个教堂在洛杉矶郊区,离他们的家有点远,所以他们提前告诉了史提芬,并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晚饭。


 


史提芬如往常一样,在院子里看小说打发时间。


 


几小时后,他的眼睛有点累了,于是决定休息一会儿。史提芬索性将书本丢到一边,躺在自家院子中的天堂树下,看着阳光透过层叠的树叶撒下来,在他身边的草地上,以及他自己身上、脸上形成一块块小小的、美丽的光斑。


 


不知为什么,恍惚之间,他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幅画面——这棵天堂树上被系满了黄丝带,那些丝带迎风摇曳,而树下,坐着一个憔悴绝望的男人。


 


史提芬吓了一跳,他赶紧眨了眨眼,那副画面随之而瞬间消失了。


 


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他的心脏却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巴基·巴恩斯即将成为他哥哥的丈夫,他很喜欢巴基,发自内心地愿意接纳他成为自己哥哥的丈夫,却又一直对他保持着友好又得体的距离,因此,他并不认为自己会有多么地熟悉和了解巴基。


 


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直觉告诉他——刚刚那副宛若幻觉般的画面中,那个曾经绝望地看着一树黄丝带的孤独男人,正是巴基无疑。


 


史提芬猛地想起一个月前,他无疑中听到的史蒂夫和巴基在他们卧室中发生的对话——


 


“或许这样想太过自私了,但是史蒂夫,我真的认为,无论是对于史提芬还是对于我们两个而言,确实是他没有记忆反而更好一些。”他听到巴基这样说道。


 


而他的哥哥一声长叹:“都是命运的安排——顺其自然吧。”


 


他本来是没有在意的。


 


从医院回到家后,虽然他已经不记得任何人和事,但血缘连接着命脉,他能感受到他和史蒂夫之间的血亲关联,而且史蒂夫和巴基对他的关怀绝对不是假装出来的,所以他从没有怀疑过哥哥们的话——可能确实顺其自然就好了,他不必过于纠结、过于焦急地找回记忆。


 


史提芬从树下站了起来。


 


他伸了个懒腰,试图让自己轻松下来,重新回到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拥有的那种平稳安乐的心态。


 


但是他失败了。


 


他做不到——想着那个曾经在树下憔悴忧伤的男人,他的心脏跳得太快太快。


 


史提芬看看表,已经下午四点多了,阳光已经西斜。他收拾好东西,转身走回老宅。


 


他在自己的卧室中闭上眼睛,希望自己能小睡一会儿,重新归于平静。


 


但他刚刚把眼睛闭上,就看到了一张放大的、极为漂亮的笑脸。


 


 “有时候,我以为你们俩喜欢挨揍。”那个笑脸的主人调侃道,然后伸手将护在史提芬身上鼻青脸肿的史蒂夫,和被哥哥保护得很好的史提芬一同拉了起来。


 


“我一会儿就能把他们打倒了!”他看到他瘦小的哥哥冲那个笑脸的主人倔强地说道。


 


他将目光移回那张笑脸。


 


少年时期的巴基·巴恩斯对他的哥哥妥协般安慰道:“当然,我一直都相信你的战斗力,也相信你的弟弟。”


 


他转过头来,冲小小的史提芬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巴基·巴恩斯——他脸上的明媚可以撕裂整片黑夜。


 


“不!!!”史提芬猛地坐了起来。


 


他用力抱住脑袋,头痛欲裂。


 


他的记忆开始恢复了——而这件事为什么会如此恰到好处地发生在哥哥们不在家的时候呢?他究竟该怎么办?


 


史提芬站起身来,忍受着头痛的折磨,暴躁地在房间中走来走去。


 


他气喘吁吁,一股不知从何而起,又无处可以宣泄的愤怒油然而生,这令他像一头被困在房间中无处可逃的受伤的狮子。


 


最终,狮子忍受不了领地的逼仄狭隘,他破门而出。


 


他疯狂地在罗杰斯老宅中走来走去,尽管他自己都不知道目的地何在。


 


片刻之后,当他回过神时,他已经站在了哥哥们的卧室中。


 


因为天气不错,史蒂夫和巴基出门时没有关窗。此刻,微风正从大敞的窗户钻进来,肆意调戏那面浅色的窗帘。


 


史提芬愣愣地站在窗前。


 


过了一会儿,他着魔般张开双臂,闭上眼睛,像是在拥抱一个虚无缥缈的人。


 


史提芬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场似真似假的幻梦——在那场梦中,有个人扑进他的怀抱,紧紧抱住了他的脖子,把脑袋深深埋在他的肩膀,温热的泪水肆意地流淌进他脖颈,无限喜悦地说道:“天哪,我还以为你真的离开我了……太好了!史蒂夫!你回来了……”


 


而在这场幻梦中,史提芬眼睁睁看着那个人终于从他的怀抱中扬起那张熟悉的脸——是巴基!又是巴基!


 


史提芬猛地睁开眼睛。


 


他飞快地在哥哥们的卧室中翻找着,尽管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找些什么。


 


而哥哥们的卧室本该是他的禁地的——他明明早就知道这一点!


 


但他就是控制不住,就像体内有魔鬼在驱赶。


 


最终,尽管他知道这样做有多么卑鄙,但他仍然撬开了巴基床头紧锁的抽屉。


 


巴基的护照摆在最上面,接下来是一叠枯燥无趣的警局原始资料文件,而在这些东西的最底下,他看到了一团被揉得皱皱巴巴的纸。


 


他伸出手去,刚刚触碰到纸团,却又触电般收了回来。


 


恶魔在诱惑他,他心中明白。


 


他叹了口气,关上抽屉,站起身来向外走了几步。


 


几秒后,他猛地回头,重新拉开抽屉,果断地展开了那个皱巴巴的纸团。


 


 


婚礼现场的勘察比想象中快,史蒂夫和巴基对这个教堂十分满意。但签约时才发现,巴基的护照落在了家里。


 


工作人员申明必须要两个人的证件才能受理登记,但时间已经不早了,巴基只好让史蒂夫先在那里拖住工作人员,而自己紧急驱车回家。


 


巴基匆匆走进家门时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天色渐渐暗下来。他本以为此时此刻家里应该灯火通明了——但是没有,楼上楼下一片黯淡无光。


 


“可能是史提芬又睡着了吧……”巴基心想。


 


在傍晚十分莫名其妙睡着,这种事并不是没发生过——似乎曾经成为植物人对史提芬唯一的影响就是令他不分时间的嗜睡。


 


因此,巴基特意轻手轻脚地上楼,希望自己不要打扰到他。


 


护照就放在床头柜里,巴基一把推开他和史蒂夫的卧室的门。


 


窗户仍然大敞着,空气对流令微风变成了狂风,一整面窗帘飞扬而起,一瞬间吸引走了巴基全部的注意力。


 


巴基皱眉向前走了几步,才猛地顿住了脚。


 


窗帘已经回落下去,而在窗帘后面,史提芬站在他的床头,手中拿着一张皱巴巴的“纸”,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史……史提芬……你怎么在这……”才刚刚开了口,巴基又猛地闭上了嘴巴。


 


他看到了,他的床头柜被史提芬撬开了。


 


一瞬间,像是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掐住了喉咙一般,巴基的心跳快若擂鼓,莫名的窒息感油然而生。


 


史提芬沉默地向他走了一步。


 


巴基本能地退后了一步。


 


但他还是看清了——借着夕阳最后一点余晖,他仍然还是看清了史提芬手中的东西。


 


那是一张照片。


 


是那张曾经被撕碎又粘合好,又被再次揉皱的照片。


 


巨大的恐慌感压得巴基喘不过气来,但或许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他心想,毕竟他没有记忆。


 


巴基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自镇定、用一种哄小孩一般的语气对史提芬说道:“史提芬?我亲爱的,你手里的照片……你要知道,那不是你本该看见的东西……快把他给我!或者……或者干脆扔了它!”


 


“扔了它?”史提芬仍然低着头,专注地看着那张相片上面那个风光旖旎的巴基,语气平静地说道,“那你倒是说说看,为什么你自己一直没有扔了它?”


 


“我为什么……”


 


宛如飓风降临般,巴基的脑海中猛地掀起了滔天巨浪,一个从来未曾仔细思考过的问题在一瞬间几乎压垮了他——“对啊,为什么我没早点扔了它?”


 


史提芬终于抬起了头。


 


在日头缓缓降落的昏暗光线中,巴基震惊地看着史提芬的眼睛——再也不是这几个月以来他所一直拥有的单纯和阳光,此时此刻,那双熟悉的蓝眼睛紧紧盯着他,情绪晦暗不明。


 


“告诉我,史提芬……”近乎于祈求的,巴基睁大双眼说道,“告诉我,你没想起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史提芬怜悯般看向眼前的男人。


 


“就那么希望我继续当你们小傻瓜一般单纯可爱的弟弟吗?史蒂夫这样想准没错,但是巴基,你真的、真的、也是这样想的吗?还是你在逃避一些……你自己从来都不愿意面对的情感?”


 


“闭嘴吧史提芬!或许你终究还是被07XT3995影响了!”巴基大口呼吸着,他的胸脯上下起伏,无来由的压迫感令他情不自禁又倒退了一步,他冲史提芬大声吼道,“不要再说下去了!今天的事情就当做没发生过!”




史提芬看着巴基已经全然乱无章法的模样,最终笃定地摇了摇头:“问问你的内心吧,巴基·巴恩斯——但不必告诉我,我已经不需要任何答案。”


 


“不,你什么都不记得,也什么都不明白!”巴基惊慌地、地用力摇了摇头,“你不该记起那些,你不该记得我是谁……”


 


史提芬忽然笑了。


 


天边的夕阳太沉,再也没能停留在地平线以上,扑通一下坠了下去。


 


于是最后一点来自太阳的光亮彻底消失在了史提芬此时此刻的蓝眼睛中。


 


没有灯光的老宅中满室漆黑,宛若日蚀降临。


 


“没有人能够真正忘掉挚爱,也没有人能够真正放弃挚爱,相信曾经在天堂树上挂满黄丝带的你能够明白这一点。”史提芬盯着站在门口已经模糊不清的人影,低沉地说道。


 


“你不希望我想起这一切?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啊,巴基……已经来不及了。


 


(全文完)


 


 ——————————


这篇文的首章节主角是黑盾,那么结束章的主角仍然是他。其实在黑白盾这种文里,很容易陷入一个困境,就是黑盾更容易出彩,更容易描写,更容易令人印象深刻。我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这种问题,加上我的剧情中,两个盾全都越来越黑化,而巴基相对的越来越弱化,整篇文看起来越来越ooc……


后来我才醒悟,黑化的不是盾,而是我自己……


以后可能不会再写这么黑的文了,黑了角色又写了黑车,标注ooc并不是免死金牌,这篇文里越来越弱化的巴基和越来越黑的两个盾也并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盾冬该有的模样……但漫威宇宙也是非常多元化的,所以你们就……将就着看吧,捂脸。


因为完结了再无后续情节压力,所以作者现在接受辱骂和殴打了,尽管来吧!


 


在你们殴打我之前,我先进行一下自我反省:


1冬兵过于弱化。


2有的情节为肉而肉不算太合理。


3两个盾太黑,太黑,太他妈黑。


4个性不够固定和鲜明,三个角色都是。


5老是有一种简化主线剧情只想开车的冲动。


6公然开黑车,公然黑角色,我忏悔……


7长度其实可以更长,但我懒得写了。


8得失心太重,为了热度故意设置悬念。


9一直都在放飞,后期有点飞出银河系了。


10,样样想占意味着样样不行,我该思索一下自己的写作追求了。


 


最后的最后……看起来是开放式结局,其实在我心目中不是……


反省是真反省,藏头是真藏头。




另外,这是我的盾冬相关个人产出汇总,如果喜欢我的风格,可以看看别的,比心!

评论

热度(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