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盾冬】绮梦(二战背景pwp一发完)

克拉德美索:

武汉盾冬茶话会场刊文,今天解禁了,我来混个更:)


梗来源于座里屋兰丸的漫画《睡梦中的男人》。




事情是从1943年的深秋开始的。


 


彼时,美国队长刚刚完成了孤身一人独闯敌营将整个被俘的107师步兵团从纳粹九头蛇手中救回的壮举,举国上下都在欢庆他们拥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超级英雄”而非那个跳舞卖国债的小丑,但没有人知道,美国队长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


 


只除了他的挚友、他的战友、他的副官——巴基·巴恩斯。


 


那时候,巴恩斯中士刚刚被他摇身一变从瘦弱矮小“激化”得高大威猛的发小从九头蛇的试验台上救回。


 


与他发小的意气风发所相对应的,恰恰是那阵子的中士经常头晕体弱,四肢无力。他的挚友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曾怀疑过这一切是否是由于九头蛇的左拉博士对他进行了某种摧残人体的生物试验——毕竟,除了巴恩斯中士,其他进入过那间实验室的士兵全都死了。


 


但经过反复的查体标明,巴恩斯中士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他严重的睡眠不足,那双大眼睛下方的两团浓烈的黑眼圈似乎足以证明这一点。


 


“为什么睡不好?”在酒馆闲谈的时候,美国队长担忧地抓住了挚友的双臂,“是不是心理问题?PTSD?巴基,你这样下去可不行,用不用我给上头打个报告送你回国……”


 


“噢,得了,快闭嘴吧史蒂维!”他的挚友巴基无奈地挣开了他的束缚,“只是普通的失眠而已,过阵子或许就好了。总之我是不会回去的!当初你那个风一吹就倒的小身板都没能阻止你上战场,何况是如今只是偶尔失眠的我呢?更何况……”


 


他顿了顿。


 


他的朋友仍旧看着他,由上而下,微微俯视。


 


这有点讽刺,是不是?如今是他的朋友总是以担忧关切的眼神自上而下关注着自己,宛如一只老母鸡看护着他的小鸡崽……


 


可是,就在并不久远的之前,他们的关系、他们的视角……那可是要调过来的。


 


“没什么……”他最终还是摇摇头,再度看向他的朋友。


 


“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打起架来都不会跑……我怎么能因为区区失眠就撤退呢?我得看着他……时时刻刻,看着他。”


 


言罢,他举杯一仰头,将自己呼之欲出的、不合时宜的表白混着烈酒吞咽下肚。


 


而也就是在这时,佩吉进来了。


 


佩吉穿着一袭红裙子,耀眼夺目,瞬间吸引走了在场所有男士——当然也包括他的挚友史蒂夫·罗杰斯——倾慕的目光。


 


“是吧,就是这样没错……。”望着史蒂夫和佩吉似乎彼此之间都无法从对方身上挪开的眼神,巴基站在他们旁边,暗暗心想,“无论自己心意如何,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


 


他垂下眼帘,似乎这样就可以将自己内心涌起的巨大失落强压下去。


 


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巴基苦涩的心想。


 


而我成了多余的那一个。


 


那晚是巴基先回的营房。


 


“我终于觉得有点困了。”他对挚友眨了眨眼睛,撒了个谎,“我得趁机回去好好睡一觉,你不用着急,好好玩你的吧——毕竟自从参战后,这种欢乐日子可是不多见。”


 


却没想到自己真的在躺回营房不一会儿后就睡着了。


 


可能是睡了一个多小时,也可能更久。总之,巴基是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而醒来的。


 


深秋奥地利的冷雨夜泛起无法抵御的寒意,巴基一边哆嗦着,一边看向那个撩起了门帘,导致雨声与寒气一同涌入本来还算温暖的帐篷的人。


 


“史蒂夫,你回来了?”他迷迷糊糊问道。


 


“唔……”史蒂夫随口回答,然后直直向他的床铺走了过来。


 


他的身体仍然灵活,眼神却几乎都无法聚焦,而巴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全世界,只有巴基知道这个秘密——美国队长的“怪病”又要犯了。




请点击传送门进入正题




(End)

评论

热度(1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