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陪你到最後 (下)

TigerLily:

終於寫完啦!我也狗血了一遍。


他們在最後聽的那首歌叫做是Louis Armstrong於1967年發表的歌曲What a Wonderful World




我覺得只要他們是在一起的,就是HE。之後會繼續寫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小甜餅啦,這種文寫一次就夠了QAQ


各位給我的留言我很感謝,也歡迎繼續給我意見讓我有進步的空間喔。希望你們喜歡這個故事。




******




和煦的朝陽照亮了整個房間,Steve和Bucky在彼此的懷抱中醒來。末日倒數第六天,今天是去海邊的好日子。




當他們到公共區域的時候,Coulson已經在那裡了。這位全世界最大秘密機構的特工頭子,手握幾百億預算,掌管上萬員工,左右世界局勢的男人,此刻正戴著眼鏡穿著圍裙,一邊哼歌一邊煮水波蛋,Tony的Dummy小心翼翼地夾著盤子站在他身邊待命。另外幾位留下來的神盾局員工也聚在這裡,大家閒聊著,做三明治和馬鈴薯沙拉,打開烤箱拿出烤好的小餅乾,搖動煎鍋。整個公共區域熱鬧無比,即使災難發生之前,這種景象也很少。大家一般都躲在自己的工作區域裡,操作電腦或做些神神秘秘的工作,維持世界和平。如今世界已經不需要他們了,他們有權力給自己準備一頓豐盛的早餐。




Coulson把撈起來的水波蛋放到盤子上,Dummy發出悉悉嗩嗩的聲音滑向一個正在將食物擺盤的女人,將一盤子的水波蛋交給她。




"嘿,沒想到你們起得那麼早。"Coulson向他們打招呼,其他人也抽空向他們揮了個手。




"好像不該把剩下的時間浪費在睡覺上。"Steve說。他推著Bucky找了兩個位置坐下。和以往不同,Dummy非常機靈,為他們夾了兩杯果汁來。




"謝謝你,Dummy。"Bucky接過果汁說。"Natasha和Clint還沒起床嗎?"




"讓他們賴床吧,上一次他們睡懶覺大概是小時候的事了吧。"Coulson繼續把蛋打進水裡。




沒多久,另一對新婚夫妻就出現了。他們看起來神清氣爽,Steve發現他們有些不一樣了,就好像一直以來綑綁在他們身上的繩索都被剪掉。這兩個曾經忙著拯救世界,和壞人拚搏,生活在陰影裡的特務人員,如今只是穿著T-shirt和短褲,站在廚房伸懶腰的年輕人。Clint的頭髮亂七八糟,Natasha身上的衣服已經因為洗得太多次而退色。Natasha拿著堆滿食物的盤子坐到Steve的旁邊,盯著早餐好一會。




"吃那麼多我會胖的,還有這個培根,多油啊你看看。"她用叉子戳起一片剛剛煎好,香味四溢的培根,"不過管他的,我就是要吃!還要吃三片!"




"還有這個,妳看妳看。"Clint拿著一個巧克力馬芬,像是棒球投手一樣投出一個下墜球給Natasha。




"沒錯,這個我也要吃!"她接住馬芬,大方咬一口。




早餐在熱鬧與吵雜的氣氛中進行,Katy Perry的歌聲在空中快樂地飄浮著,這可是Billboard排行榜成立以來最後一首冠軍單曲了。大家都很期待今天到柯尼島的旅行,興高彩烈地準備等一下要帶到海邊野餐的點心。有人打開電視,在一堆雜訊中找到一個仍在播送的電視頻道,那個平時西裝筆挺不苟言笑,一頭白髮的新聞主播,穿著夏威夷衫在鏡頭前跳來跳去,用超乎尋常的歡快語氣跟大家解說現在世界各地為了迎接世界末日而舉辦的活動。有些人在廣場開起了non-stop派對,上千人齊聚在一起隨著音樂蹦蹦跳跳;有些人發起了狂飲啤酒的比賽,還有最大規模的烤肉會;人們衝向泳池和海邊,跳進溫暖的水裡。昨天紐約的集體結婚也上了新聞,毫無意外的,美國隊長結婚的畫面也被拍進去了,電視台還把Steve從直升機上下來,一路跑向Bucky親吻他的畫面也接上去。Steve有些尷尬地看著自己在碼頭邊幾萬人的注視之下對著Bucky說要陪你到最後,還有他們在總主教面前說我願意的影像,背景配樂是一首催淚的情歌。眾人響起一陣怪叫和口哨聲,”我們要再看一次!美國隊長親冬兵!”




大家拍著桌子吹口哨鼓譟著。Steve和Bucky一邊笑著一邊站起來,做暖身動作,Bucky轉了轉脖子,Steve甩甩他的手。然後他們在大家的歡呼和鼓掌的聲音中舌吻了一分鐘。




如果此刻有人路過地球,一定會覺得這裡是一個祥和的地方,住著全宇宙最愛好和平的種族。突然間,所有的煩惱與衝突都隨著倒數計時的秒數蒸發了。還不完的卡債,付不出的房貸,討厭的老闆,對立的政治立場,敵對的國家,都在一瞬間成了幼稚的堅持,被拋到一邊。世界陷入一種前所未有的和樂融融之中,就像大家突然決定要手牽著手圍在營火旁唱歌一樣,不打算為了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悲傷。




早餐過後,眾人提著裝滿食物和啤酒的野餐籃,浩浩蕩蕩往柯尼島出發。一路上,垃圾滿地,車子胡亂停在一邊,路燈上掛著彩帶和氣球,許多人舉著啤酒瓶在唱歌,有人在馬路上跳舞,到處都有震天價響的音樂在播放。他們踩上木棧道的時候海邊已經擠滿人了,跟著主人一起來的小狗們到處跑來跑去,海浪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快樂地沖刷著海岸,還有泡在裡面的人們。Natasha換上比基尼泳衣,成為在場每個人的焦點。她美得不可思議,在陽光下像是個女神一樣耀眼,身上兩個因為Bucky而得來的傷疤,看起來就像是花紋。她和Clint一邊尖叫一邊衝進海裡,Steve看見Clint把Natasha扛在肩上,然後扔進水中,他們兩個打打鬧鬧,和別人互相潑水。Steve從未見過他們這樣,不再有偽裝,不需要板起臉,不用二十四小時警戒,他們就像他們的年紀應有的單純和活潑。




Bucky裸露上半身,穿著蓋到膝蓋的短褲,仰著頭感受陽光的熱度。Bucky在他和Steve的房間之外總是將身體一層又一層包裹在衣服下,他對自己的身體有點自卑。但此刻,他再也不在意別人的目光了。那許許多多的疤痕,那些九頭蛇給予他的,身為冬兵在任務裡留下的,還有那條緊嵌在他肩頭的金屬手臂,帶給他醜陋而嚇人的傷疤,蜿蜒在他的身上。Steve曾經緩慢地親吻這些來自過去的痕跡,他無法除去Bucky身體上受過的創痛,但他可以治癒他心裡的傷口。




"一起來吧,我的隊長。"Bucky張開眼睛轉過來對Steve說,要到沙灘上加入正在打排球的人們。Coulson坐在一張海灘椅上,一旁的沙地插著一把巨大的傘撐開在他的頭頂。他捧著一本很厚的書,啤酒擺在手邊。




"我還有大概一百本書沒有讀完吧。"Coulson對著Steve微笑,一手還翻著書頁尋找夾在裡頭的書籤,"我要是沒看到結局,死了都不甘心。"




Steve和Bucky加入一群打排球的陌生人,獲得熱烈歡迎。當然兩個超級士兵和一群中老年人比賽是非常不公平的,但是沒有人抗議。排球在他們的頭上被頂來頂去,不時得要撲倒在沙灘上救球。Bucky雙手互握,用手腕把球擊高到空中,Steve向前跳起來將球用力扣殺到球網的另一面,球落地得分。他們和隊友擊掌拍肩,接受大家的歡呼。自從Steve成了美國隊長,從冰凍中醒來,他就很少出去度假。休假的時候他會畫畫和打拳,更多的時候會待在家裡看書。Bucky回到他的身邊之後,他花了所有任務外的時間來陪伴他度過恢復期,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情出去玩,他們最多就是到公園去走走而已,Bucky曾受到的傷害像一片揮之不去的烏雲壟罩著他們。可是現在,他們總算可以好好休個假,在到達終點之前,真正開始享受人生。




柯尼島的遊樂園仍然開放,當他們把自己曬得紅通通之後,決定往遊樂園前進。幾個遊樂園的員工把所有的點心和飲料都搬出來讓大家自由取用,還有人分氣球給每一個路過的遊客。他們先殺進碰碰車,Natasha開著小車子用力和Steve對碰,Bucky繞了一圈之後從車屁股追撞上去,Clint則從側翼進攻,和所有人撞成一團。每個遊樂設施他們都想玩,不管是新蓋好的飛天老鷹和越野障礙賽馬,或是已經存在將近九十年的旋風過山車。Steve現在坐過山車的時候已經不會吐了,他們在列車往下俯衝的時候鬆開手,讓尖叫聲伴他們下墜。Clint倒是被旋轉咖啡杯打敗,吐得兩眼昏花,Natasha在一旁拍著他的背。夕陽西落的時候,摩天輪的燈亮起來了。Steve和Bucky搶進一個無人的車廂,當摩天輪轉動著把車廂帶往空中時他們親吻彼此,就像七十多年前,那兩個無憂無慮的小伙子曾經做過的一樣。




晚上的復仇者大樓依舊熱鬧滾滾,電子舞曲響徹雲霄,厚重的節拍打在空中,還有一群已經喝到爛醉仍在跳舞的人,他們沒人介意美國隊長和冬兵溜回自己的房間找樂子了。和昨晚的激情相較之下,Steve和Bucky今晚顯得不急不徐。Bucky躺在床上,輕撫著Steve的頭髮,讓Steve用他從容不迫的親吻,在自己的身體上留下記號。




"我喜歡親你這裡。"Steve一邊說一邊在Bucky鎖骨中間的小窩烙下一吻。"我也喜歡親你這裡。"然後又移動到他的胸口,"還有這裡。"這次是那敏感的一點,讓Bucky忍不住深吸一口氣。他們花上一整晚,試著找出Steve到底最喜歡親吻Bucky身上的哪個部位。結論是,哪裡都喜歡。不管是Bucky身上的哪個地方,都是能讓Steve流連不去沉溺其中的遊樂場。




******




末日倒數第五日,今天是個讓人特別感到振奮的一日,令這些狂歡一整晚的人們擊退宿醉,瞬間清醒過來。因為剛剛新聞宣布,今日四大職業運動聯盟,要舉行比賽,歡迎美國各地的人們進球場,看人生最後一場球賽。Clint和Natasha選了最一票難求的美式足球,他們已經打算拿出特工人員的看家本領,潛伏進球場;Coulson和好幾個神盾局員工要去看籃球比賽,為了讓更多觀眾都能參與,比賽會移到戶外舉行。要去看冰球的人也很多,但肯定得站在麥迪遜花園廣場外看大螢幕了;Steve和Bucky則決定走老派路線,去看棒球。他們毫無困難地就進入洋基球場了,因為人們為留下來陪著他們的美國隊長和他的丈夫讓開一條道路。上場的比賽的幾乎沒有現役球員,因為他們年輕又健康,理所當然能夠登船。但許多退役的傳奇球星都來了,在大家的掌聲中現身。現場已經沒有穿梭座位間賣點心的小販了,不過大家還是帶著自己準備的點心和溫溫的啤酒。今天播報員的情緒特別激昂,每一次播報都像在怒吼一樣,觀眾也特別激動,就算是失誤也報以掌聲。




"他的卡特球那麼犀利。"Steve和身邊戴著棒球帽的男人談起現在正在投球的投手。




"你該看看他年輕時候的樣子,那個進去的角度才噁心。"男人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我都忘了,他退休的時候你才剛醒咧。"




"那個球員。"Bucky指著現在正準備進打擊區的打者,"他才幾歲,怎麼沒有上船?"




坐在他們前面的大叔轉過身來,一笑起來臉上都是皺紋,"他說他才不要離開地球,離開家。而且他老婆病了,沒辦法登船,他也不想去。"




Steve和Bucky的手緊緊交握。那個拒絕離開的球員轟出一顆又高又遠的全壘打,全場陷入一陣暴動般的喜悅中。




球賽並沒有一場就結束。過去的大聯盟球員,還有許多小聯盟球員,業餘的球員,只要你想打,歡迎你上來。Steve和過來跟他握手寒暄的人們聊天,合照,在大家的起鬨下和Bucky很快親了一下引起一陣掌聲。他們後來還進到球場裡,和其他人一樣,去踩踩那神聖的草地,站上投手丘,在打擊區揮個棒。這個地方曾經有過許多經典的時刻,最熱血的比賽在這裡舉行過,最後都會隨地球消失在整個宇宙裡,大家都有些感傷。有個頂著啤酒肚的男人從球場撈了一把紅土放進塑膠袋裡,用手背偷偷擦眼淚。




******




那個頑固的新聞台今天仍然持續播送新聞,只不過畫面開始出現雜訊,男主播今天的服裝是不符合他年齡的寬大運動風格,他在攝影棚裡一邊播報各地教堂舉辦的彌撒,還有各種宗教的祈禱儀式,一邊溜滑板。各地的宗教場所都擠滿了人,一開始,人們擠進這些地方是為了向他們信仰的神明們祈求消除這場災難,現在則是祈禱自己能在另一個世界裡獲得安息。不過,某個瘋瘋癲癲的廣播節目主持人在他的節目裡鄭重宣布,今天是國際做愛日,大家都應該趕快去找個伴幹到世界末日來臨的那一天。不用他說,這幾天在路上到處都能見到相擁的人,呻吟聲從許多扇窗後傳來。在末日來臨之前,人們急切地用身體相互取暖,不想在踏上歸途的時候,是孤單一人。




"這真是個超級棒的好主意!"Clint今天頭髮依舊像個鳥窩一樣,他大聲宣布將要積極參與這個性愛馬拉松的活動,Natasha在一旁翻了一個白眼。即使她現在穿著運動衣,臉上的妝仍然完美無瑕,髮型也維持應有的樣子。一個神盾局的職員非常不滿,"去你的性愛馬拉松啦!都要死了還要提醒我是個連世界末日到了找不到伴的阿宅!"




"我哪裡也不去。"Coulson前幾天帶到海邊的書已經看完了,現在換上另外一本,旁邊還堆了一疊,Dummy跟在一旁,隨時準備為他服務的樣子。Coulson現在有點焦慮,"冰與火之歌沒能出完最後一集已經讓我很遺憾了,還有這些死前無論如何一定要看完的書,所以你們別理我,我打算剩下的幾天都不睡了。"




"剩下四天,我在想,應該要去度個蜜月。"Steve捏了捏Bucky的手臂,後者正把頭枕在他的大腿上,十分放鬆地躺在沙發椅上。"我們想去大峽谷。"




"我們可以跟嗎?我也沒去過大峽谷。"Natasha問。




Steve低頭看了一下Bucky,Bucky點點頭,"當然好。"




"那麼你們得坐飛機,飛機在哪裡你們知道,自己動手不用客氣。"Coulson頭抬都沒抬,拼命趕進度中。




"不過,那也要等明天再出發!"Clint站到桌子上大喊,"今天我們要玩性愛馬拉松!"




"威爾剛在哪裡你知道,自己動手不用客氣。"連世界末日到了找不到伴的阿宅語氣酸溜溜的。




"老子才不需要那個東西!"Clint駁斥道。




"總之,明天想一起來的人就來吧。"Steve站起身,把Bucky也從沙發椅上拉起來。"我們也要來響應這個有意義的活動。"




"喔,去你的狗屁馬拉松啦!"阿宅憤怒地對他們比出中指,其他同樣單身的人們紛紛對新婚者發出忌妒的噓聲。




Steve非常有信心,可以和Bucky在這場美妙的比賽中奪冠,這是血清附贈的好處之一。一整天,和Bucky躺在床上,什麼都不用管,只要好好愛著對方就夠了,這在之前根本就是作夢。不過現在,他大可以如此,不用擔心世界是不是在他懶惰偷歡的時候又陷入什麼危難之中,等著他去解救。他們花很長的時間在接吻,讓彼此的嘴唇都紅紅腫腫的;鉅細靡遺的愛撫,舔舐,啃咬,吸吮,這次是強烈快速的律動,下次是溫柔緩慢的節奏,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短暫停歇之後又再繼續另一次行動。他們感覺不到身體的疲憊與痠痛,只有滿滿的愛與依戀。




"我的隊長。"Bucky在Steve親吻他的耳垂與頸項的時候呢喃,這是他今天說過最多次的話。"我的Steve。"




"我的Bucky。"Steve輕聲回應,再一次進入Bucky溫暖、專屬於他的身體。




******




結果願意和他們一起去大峽谷的,就只有Natasha和Clint而已。大家把食物搬上飛機,還有好幾箱不冰的啤酒,夠讓他們四個人喝到世界末日。Steve本來想把盾牌留下,因為他再也不需要用盾牌去抵抗或是攻擊什麼了。不過,盾牌就像他的老戰友,他不會在這時候把它拋下。




"既然是度蜜月,我們就不跟了。"Coulson和其他被留下來的神盾局人員們一起來送他們,連Dummy也在。"今晚我們也有節目,局裡的東西實在太多了,只剩三天一定吃不完,我們要把剩下的食物都拿出來煮掉,和市民分享。我們還有電,要辦一個盛大的烤肉會。"




"一定會很好玩。"現在外面已經停電了,那個新聞台當然也不再播出,倒是廣播節目還有幾個收得到,大概是備用電力。主持人如果已經沒有音樂可以播,就乾脆用唱的。Steve望著大家,這幾天的相處,他們就像他過去沒有的家人一樣。




Coulson拿出一個小盒子,交給Steve。他打開一看,裡面有四個紅色的小藥丸。"為超級士兵特製的,即使是你們兩個,五分鐘之內也能發生效力。讓你們睡個好覺,什麼痛苦都感受不到。"




Steve把小盒子蓋上,收進口袋裡。




大家互相擁抱,道別。Coulson站在Steve面前,臉上仍是一抹不慌不忙的微笑,他跟Steve握了手,"隊長,很榮幸和你奮戰到最後。"




"是我的榮幸。"Steve用力握了握他的手。




飛機飛上天空,四人望著地上的人們越來越小,最後消失看不見。一路上,因為提早到來的分離,他們變得比較沉默。不過當飛機降落在拉斯維加斯的時候,他們又重拾快樂的心情。Steve在空無一人的機場停車場裡找到一輛敞篷跑車,雖然比不上Tony那些精美的收藏,但對他們來說已經夠好了。他們開在寬闊無人的公路上,陽光大得刺眼,所以四個人都戴上墨鏡。車裡有熱鬧的流行音樂,坐在後座的Natasha和Clint一邊喝啤酒一邊隨著音樂大聲唱歌扭動身體。Bucky坐在副駕駛座,把手放在Steve的大腿上。Steve看著Bucky的側臉,覺得他今天真美,頭髮因為呼嘯而過的風飛揚,陽光下的他既明亮又神祕。但Steve知道,不管他們經歷過什麼,又將迎來什麼樣的終局,這始終都是他的Bucky。Steve伸手去摸了摸Bucky的臉,他們看著彼此笑了起來。Steve知道他墨鏡後的大眼睛一定因為笑而彎了起來,眼尾還會有可愛的細紋。




他們開上93公路。路上的風景美麗得令人嘆息。和紐約擁擠灰暗的街景相比,他們眼前的景色開闊得令人屏息。山丘在遠方的地平線上起伏,道路指向遠遠的前方,像一條銀色的緞帶往前伸展,一望無際的沙漠鋪在大地上,紫紅色的天空既詭異又迷人。他們停在胡佛水壩一會兒。這個給拉斯維加斯帶來電力,使她成為一個閃亮不夜城的水壩,現在已經停止運轉。他們站在水壩頂點,看著這個由人類完成的工程界奇蹟。當初Steve和Bucky還小的時候,就聽過這個偉大工程的故事,但直到今天他們才親眼目睹。工程師們將河水分流,注入三百三十三萬立方米的混擬土,造就這個巨大又壯觀的沙漠之鑽。儘管人類有很多缺點,製造了許多暴亂與破壞,但也有化不可能為可能的能力。




他們靜靜看著水壩,Clint往下一探,"所以,我現在可以朝水壩裡尿尿嗎?"




他們繼續上路,找到一個被遺棄的汽車旅館過夜。雖然沒電了,但水塔裡還有水,床鋪也還不是很髒,可以好好洗個澡休息一下。他們在路邊燃起營火,燃燒的木頭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響,他們圍坐在火堆旁,喝著啤酒,吃著從神盾局帶出來的餅乾和軍糧。




"我真不敢相信,我們都要死了,還得吃這玩意。"Clint從罐頭裡舀出一大口食物,"好啦,我會懷念這個難吃的東西的。這地球上所有的東西我都會懷念。"




"但你知道我會特別懷念什麼嗎?熱水澡,當你在南美洲某個叢林裡為了任務潛伏了兩個禮拜以後,回家泡的第一個熱水澡。"Natasha咬了一片巧克力,營火把她的臉照得通紅。這兩天她完全放開拘束,想吃什麼就吃什麼。變胖就變胖吧!




"被選上的人大概要很久很久以後,才能洗得上熱水澡。"Clint笑著同意,"我會想念Lady M Cake Boutique的蛋糕,他們的千層蛋糕,天啊,那是藝術,各位,藝術啊。"




"我會特別懷念,音樂,拳擊,棒球賽。"Steve透過搖晃的火光看著Bucky,"Bucky,我會懷念Bucky。"




Bucky望著Steve,眼裡的溫柔滿溢而出,"我會懷念Steve,只有Steve。"




Clint做出嘔吐的樣子,Natasha不可置信地瞪著他們,"你們兩個有夠煩的。"




******




末日倒數第二天,今天他們很快就能抵達大峽谷的南緣。路邊不再是一望無際的沙漠和草地,巨大的岩石和山壁聳立在周圍。Natasha從車子的iPod裡找到一首歌曲,決定大聲播放,一路伴著他們前進。




"天啊,還能再更應景一點嗎?"Natasha按下播放鍵。




I see trees of green, red roses too


I see them bloom for me and you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這是個美麗的世界!說得好,Louis!"Clint為Louis Armstrong拍拍手。




I see skies of blue and clouds of white


The bright blessed day, the dark sacred night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他們靜靜地聽著歌,讓風吹過他們的臉頰旁。眼前的一草一木就和平常一樣普通,飄著白雲的天空和他們每天醒來時看到的一樣,在此刻卻顯得格外親切,令人不捨。中午的時候他們找了一棵大樹,在樹蔭底下野餐。路上的車多了起來,大家都是往大峽谷的方向前進的。一輛輛車子超過他們,有個人從車裡伸出手,拼命揮舞一塊彩虹旗。




當他們終於抵達大峽谷的時候,都被這樣壯麗的景觀給震撼了。這個由科羅拉多河切割出來的谷地,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代表作。河流在他們腳底奔流發出轟隆巨響,河流的侵蝕與地盤隆起造成一片一望無際,層次分明的峽谷。峭壁多變的顏色,用刀削出般尖銳的岩壁,層層堆疊向遠方展開一大片奇險的景色。他們站在那裡,驚嘆於她的偉大與美麗。他們一直等到日落,看著夕陽點亮峽谷,天空的顏色從紅色、粉紅色,一路變化為橘色,夜晚逐漸降臨,點點繁星隨意灑在他們頭頂。這是Steve和Bucky從那麼久以前就期待來的地方,站在這裡,見到那言語無法形容的風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們後來在露營區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車位,人比他們想像中多得多。人們在空地開營火晚會,唱歌,喝酒,徹夜不眠。Steve和Bucky肩併著肩坐在營火旁,彷彿這不過是另一個夏日夜晚罷了。




******




還有一天,就要世界末日,Steve一群人很早就起來,到Mather Point看日出,這將會是這個地球最後一次日出了。清晨溫度有些涼,還有一片薄霧,大地灰濛濛一片,周圍都是看日出的人。他們看著太陽緩緩升起,將峽谷染成一片金黃色,光芒一路向下漫延,最後將世界照亮,現場響起如雷的掌聲。有人哭了,但更多人是在歌頌這美景的不可思議。




"我這張照片一定會超級棒的。"Clint看著自己的手機,"應該拿去投稿才對。"




"對啊,一定超棒的。"Natasha靠在他的肩上,他們把頭靠在一起,"等我們回家再一起看。"




他們打消原本想下峽谷健行的念頭,改在邊緣散步。很奇怪,末日即將到來,Steve卻不害怕,他周圍的人看起來也沒有恐懼的樣子,他們呼朋引伴地拍照留念,相擁,總是有抱著吉他唱歌的人,然後會有人加入他們的行列。大家都很平靜地接受即將到來的結局。Steve和Bucky找了一個能夠看到整片峽谷的地方坐下來,他們聊著遠走的過去,悲慘分開的日子,共同的生活,對彼此最真實的感受。Steve就這樣看著Bucky,看著他依舊年輕的容貌,令他沉醉的雙眼,他聽Steve構想他們原本可能有的未來生活時露出的幸福笑容,那令Steve心痛。他們本來可以一起相伴到老,坐在搖椅上叨叨絮絮過去的榮耀,最後一起離開,到更美好的另一個世界去的。Steve說得很詳細,他說他想要買一棟小屋,把屋頂漆成白色,在前廊擺兩張搖椅,在花園裡種下向日葵。他們會養一隻小狗,他會在每個Bucky的生日為他準備驚喜,在每天晚上入睡之前跟他說我愛你。Bucky要他保證每天晚上都會說,Steve許下不變的承諾。




晚上他們回到營區,和Natasha還有Clint碰面。Steve拿出兩顆紅色小藥丸給他們,Natasha笑嘻嘻接下了。營火派對永不停歇,比昨晚更熱鬧,大家又叫又跳,在倒數,又像在祈禱,慶祝毀滅的到來。Natasha找到What A Wonderful World,用最大的音量播出來,現場的每個人都加入合唱。




The colours of the rainbow, so pretty in the sky


Are also on the faces of people going by


I see friends shakin' hands, sayin' 'How do you do?'


They're really saying 'I love you'




"所以我想,我們要永別了。"Steve對著兩個手牽著手的前任特務人員說。




"不,Steve,我們不是永別。"Natasha湊過來,在Steve和Bucky的臉上各親了一下,"我們要說待會見。"




I hear babies cryin', I watch them grow


They'll learn much more than I'll ever know


And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Yes, I think to myself, what a wonderful world




"待會見。"




他們四個人擁抱在一起,然後Steve看著Natasha跳上Clint的背,歡呼著往人群衝去加入他們。




"好了,只剩下我們了。"Steve牽著Bucky找到一塊乾爽的草地,一起坐下來。




"你看,多美啊。"Bucky指著夜空,星星正在天空中閃耀著。"真可惜這景象就要消失了。"




"不,星星不會消失的,會消失的是我們,它們會一直掛在那裡的。"Steve伸手攬住Bucky的肩膀,他們緊緊靠在一起。




"那就好。"Bucky滿意地點點頭,"我累了,Steve。"




遠方傳來一陣悶悶的爆炸聲響,開始了。營火派對的人更大聲地唱著歌,但也有人尖叫。




"那就睡一下。"Steve說。他摸摸Bucky的臉,冰涼涼的。他把小藥丸拿出來,一人吃一顆。Steve最後一次親吻Bucky。更多的爆炸聲傳來了,營火派對的歌聲逐漸夾雜的哭聲與嘶喊。




Steve望著夜空,感覺到Bucky身體的重量逐在壓在他身上,於是他把他抱得更緊一點。曾經他很怨恨命運不公,在他們兩個受盡折磨,終於找到彼此,能夠長相廝守的時候,整個世界卻走向盡頭。不過現在想想,其實他沒有遺憾了。他能為這個世界做的都做了,該盡的責任已盡,現在發生的事不是他所能改變的。他找回了Bucky,找回他曾經失去的一部分,然後在最後的最後,他也守住自己要陪你到最後的承諾。現在他只剩下一個承諾要實踐,而他也感覺到自己很睏了。




爆炸聲越來越近,地表劇烈晃動,一道裂縫出現在不遠的地上,人們在尖叫奔跑,有人仍在唱著歌。無數顆火球從天空落下,就像下起了火一樣,四周的樹燒了起來,到處一片火海。Steve聽見一句清楚而興奮的,




"世界末日快樂!"




這場面其實挺壯觀的,Steve搖了搖Bucky,想讓他也看看,不過Bucky已經睡著了。他看起來很平靜安詳,彷彿從未有任何不幸發生在他的身上。




Steve低頭對他說,"我愛你。",這是他今天在峽谷邊答應Bucky,每晚入睡前都要對他說的話。"待會見。"




火球就快要掉到他們身邊,Steve把Bucky抱在懷裡,讓自己也可以睡去。他其實挺高興的,終於有那麼一天,他可以好好休息了。




-完-




上集在→這裡

评论

热度(240)

  1. T'hy'laTigerLil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