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y'la

腐宅

【盾冬】相依没命(下篇,丧尸AU,只甜不虐)

晒豆酱:

目录:


上篇




正文:



23.


巴基从没想过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


胸腔裸露的伤口像一张难看的蜘蛛网,死了好几个月的自己被关在单独的隔离玻璃里层,按照吩咐伸出一支死人的手臂。盯着手腕他又看了片刻,青白的皮肤底下是密密麻麻的淤血,都死成这样了还能活?


“准备注射。”巴基听不清是谁在下令,只求快点儿给个结局。他已经饿到看谁都想咬了。


淡蓝色的血清随着注射器的推入缓缓而下,巴基紧张地盯着自己的胳膊,生怕有什么变异。好莱坞电影里不是经常这么演吗?他可不想死了又死。


 


24.


没了时间的概念他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当指尖猛地抽搐了一下之后,血液重新在血管里流动的感觉又回来了。巴基从没这样认真看过自己的手,他像个婴儿一样好奇地把手指弯来弯去,攥紧再张开,“天……我、我的手能弯了……”


阳光照在皮肤上的温度也回来了,身上的伤迅速愈合,以肉眼可视的速度还原着人类的皮肤。视网膜上的异样感逐渐消退,巴基眨巴着眼睛,重新找回了泪腺分泌的熟悉的感觉。


“等等!我的伤……”他扯开自己的破烂军装,只恨血清还原的速度飞快,胸口像是没经历过任何伤害般自愈了。巴基摸着胸脯的位置,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嗯?他还没把骨头还我!”




“看来你复原的不错,请再将手臂伸出一次。”


终于过来了一位活人,不再是冷冰冰的机器。严密的防护服里的还是位可爱的姑娘。


巴恩斯中士习惯性地撩了一把刘海,迫不及待展示着军营之花般的双目,再把手臂伸出去,“我是巴恩斯中士,请问你是哪支军队的?怎么从前没见过你?”


她垂下漂亮的睫毛抿嘴偷笑了一下,巴基当然明白任何姑娘都喜欢有人搭讪,“……我是跟着罗杰斯将军的部队从俄亥俄州来的,服役后一直为将军效力。”


“哇哦,我就说从前可没见过你这样可爱的女士……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


女孩儿没有直接点头但是弯起了嘴角,“那也要等到最后你通过安全测试。”




“安全测试?”还来不及高兴,巴基的整条手臂就被穿着隔离服的姑娘拎起来了,“……你干、干什么?!”


“请放松,只是最后的安全测试而已。从你和我搭讪的行为上基本也能判断血清起效了,所以不用担心。”说着锋利的手术刀闪着光地划过他的手掌心,伴随锐利痛感的还有带着人类体温的新鲜血液,“这是最常规的判断方式,恭喜你……你还好吗?这……这……这里有人晕倒了!”




先一步通过测试的史蒂夫听闻连忙拨开部下,将他层层围住的部下也跟着慌忙地跑了过来,这倒把给巴基注射血清的姑娘吓得不轻,不知怎么解释,“将军,他……突然就……”


“没事,他会晕血……请问他没什么不妥吧?这个人对我很重要。”


史蒂夫举手示意了一下,看着活过来的巴基又晕过去的侧脸,重新发现了自己复活之后的恶趣味,终于有机会好好看看他瞪圆双眼的模样了,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想象中一样。再听他瞪着又圆又大的眼睛、结结巴巴地叫自己几声将军。


不过史蒂夫一直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他还有事情没搞清楚。“查一下我接手的部队里有没有一个中士军衔又姓巴恩斯的人……布鲁克林区来的。”


 


25.


这有什么啊,这有什么啊,不就是认错个人吗,他还能吃了自己不成?


巴基醒得时候还觉得这几个月真的是场梦。他确实死过了,现在确实又活了。这也不是自己家,他强逼着自己迈开长腿再找机会开溜,走道、长廊、书房和白墙,这十几步走起来比丧尸还僵硬。


当然想法很有气势,他循声遁去,客厅米色沙发上背向自己的肩膀仿佛一份洋洋洒洒、字字血泪的军事法庭起诉书。




“你醒了?”那个人动了动,缓缓地扭过头蹙着眉头看他。他有干净又利落的鬓角和熟悉又陌生的蓝眼珠,五官像是史蒂夫又不像,漫不经心地瞧着他看。


操啊!这家伙声音也这么好听。巴基心里咯噔一下,低声回了一句,“是、是的……罗杰斯将军。”




这是个小混蛋,史蒂夫知道。


从他刚刚回归人类就急着和自己部下搭讪的行为来看,这还是个辣得要命的小混蛋。


史蒂夫已经换上了笔挺的军装,见棱见角的将军肩章锃亮,巴基瞟了一眼,真他妈是撞上四星上将了。


“怎么了?现在不昂着你这个欠管教的小下巴了?”他手上劲儿不轻,巴基的下巴红红的肿了起来,史蒂夫哼了一声,嘴角翘着,“这一下是给你的教训。巴恩斯中士你胆子不小,我就猜你伪造了体检报告。晕血晕成这样可真是……”


听到这话巴基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只想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史蒂夫越来越近他就越来越垂头丧气,“将、将军……不……史蒂夫,你不会告发我吧……”


“那倒不至于,我可不会跟着你一起犯浑。”史蒂夫又眨了几下他那双蓝得可以代表美国蓝的眼睛,能看见他这副尴尬的模样真是舒坦。


“哦……那就好。哥们儿你可真是深藏不漏……这血清可能有副作用,我有些失忆症状,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史蒂夫利用体型上的优势把他困在了墙角里,眼睛离得过近几乎就要吻上了,就在巴基咬着下唇、手忙脚乱地认为将要迎接一个窒息的热吻时,史蒂夫只是正经地挑着眉毛,平静地问他,“饿坏了吧?”


“什么?是,那个……有什么吃的?我不吃素,有肉吗?”


巴基很想伸手戳几下他结实的胸肌,可现在是真没有对将军毛手毛脚的这个胆量。况且,他是真的要饿死了。


 


26/27/28/29/30/31/32


图链戳:全是车




33.


宽宽的腮帮一鼓一鼓地动着,地上全是打碎的餐具。


巴基瘪瘪嘴抬起头,目不斜视地瞪了史蒂夫一眼,悄悄地又多拿了一小块松软的面包往嘴里塞。


“操,终于有吃的了……你真的吃素?”


“不是。”史蒂夫小口地喝着水,“我是在掩护部下紧急撤退时受的伤,并且......撤退前我已经听闻了血清的传闻。”


“什么?你知道?你知道不告诉我......”巴基这下是真的噎住了,像盯着的是一个阴谋家,“你告诉我的话,我就不会饿得那么惨,饿着也能忍了。”


“并不是你想的这样,巴基。”史蒂夫把自己的水杯推过去,像在酝酿什么秘密。


“遥遥无期的等待更容易让人绝望,我并不清楚研究血清要用十个月还是十年......不知道反而好一些,像你是因为无法猎食挨饿,我是仅靠自制力不吃,你觉得我们谁比较好过?”




仅靠自制力不吃?巴基琢磨着这句话的分量,反正在他自己是办不到的。那这样说来,史蒂夫可比自己惨多了。


“那......你干嘛不揭穿我......”


“人死了就没有军衔了,我并不在意。到后来听你胡编反而是我唯一的乐趣了,就算绝望地死着十年也不是问题,我怎么舍得揭穿你?”


“噗”地一下,巴基喝得太快呛水了。




“慢点儿,没人抢。”史蒂夫咬了他的鼻尖一下,露出好看的牙齿笑他,“不是我只给你吃面包吃,饿了那么久,当然需要慢慢适应。”


“穷乡巴佬……”巴基再接再厉地嚼着,光着身子披着史蒂夫宽大的四星军装,脸上却泛起一丝羞涩的红晕。


“巴恩斯中士,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是……”说着就感觉胃部有什么顶上来。巴基赶紧用面包将它压下去,试图将这种窘迫的感觉平息。但貌似毫无办法了。


“呃!”巴基接连不断地开始打嗝了。


 


34.


“你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这句话也是你说的?”


“……当、当然不是啊,你再问就把骨头还我!”


“就不还。”


 


35.


“以前总觉得纽约下雪很冷,现在没感觉了。”巴基直挺挺地躺在史蒂夫旁边,任雪花降在脸上,“死了还真是无聊。”史蒂夫听了勉强直起他僵硬的身子,费劲地给巴基把积雪从脸上拂去。


“最起码我陪你一起死着,冷吗?”


“别白费力气了,死人可不怕冷。”巴基盯着史蒂夫,半天也没挤出一个像样的微笑,他有些后悔怎么活着的时候没遇上他,最起码还能用标志性的笑容勾搭一下,“我如果说我冷,你会抱我吗?”


“我会。”史蒂夫没犹豫地说,尽管脸上也结了一层冰花。


巴基颤巍巍把手伸了过去,六角冰晶挂在眼尾摇摇欲坠,“真冷啊。”


 


36.


巴基从没想过自己会是这样的结局。他胡编过许多事情,但最起码有一件成了真。布鲁克林大街最漂亮的房子不是他的,但没几天他还是住了进去,然后……也就一直住下去了。


因为那是罗杰斯将军的,当然最后也就是巴基的。


-------------------全文完--------------------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1250)